“脑残”与“美狗” 2020.4.1


大学校友美国群,大部分都是居住在美国的校友,换句话说“美国人“多。

从我被拉进去那一天开始,“脑残”派和“美狗”派就一直趴着,不过,还算是不温不火,火力也是平分秋色,实在忍无可忍的校友,愤而退群,是个别,却是有的。

按照我的浅薄理解,所谓“脑残”派,正确的叫法通常被称为“五毛”党,被恨铁不成钢因此送之外号“脑残”。所谓“美狗”派,指的是那些被称为“公知”的文化人以及赞同他们观点的人,因为被恨之咬牙切齿所以称之为“美狗”。中间派的人数属于多数,却通常自觉地禁言闭嘴,按照“同情”指数又分“左中右”,也不是什么好鸟,正义的“五毛”和“公知”们不屑的称这些人是“骑墙派”。就我的观察,还有一小撮人,要不属于闲云野鹤般的隐士,要不属于真的什么都不懂的“傻人”。我觉得我属于“傻人”一族,不属于“派”。


我的记忆和教育中,对“派”有”天然的抵触或者抗拒,远的不说,“走资派”、“当权派”、“投降派”、“顽固派”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至今还朗朗上口,虽然知道后来都平了反,人都是好鸟,词却不是什么好词。


以前的时候,校友群一直是家长里短,含情脉脉,说的是老师同学情谊,你帮我助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话不投机半句多的语气开始多了起来。我想了想,好像是特朗普上台之后,或者说是从中美贸易开始龌龊之后开始的。耳闻着美国大人们的“不依不饶”,伴随着中国的耿大人、华大姐和赵大人的坚决反击,校友群里越来越变得不淡定了。冠状病毒的疫情蔓延,人的情绪似乎也病毒起来。


今天,因为一个《专访美国抗疫专家组成员黄海涛》的帖子,彼此观点不同,言辞越来越犀利,竟然闹到要分群的样子。终究一些校友包括沉默的校友说话了,“爱国之心,可敬可佩。有些用词太重了。爱中国,也爱美国的,可以留在本群。爱美国,也爱中国的,可以转到新群。不提倡退群,更反对骂大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