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校长 (一)| 2019.10.12. 第35天 (张家卫多伦多百日散记)


首席合作伙伴


10月12日,数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同盟的前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委员长,北京大学第二十六任(1984—1989)校长丁Shi sun先生走了,享年93岁。中央电视台和北大官方以及百姓朋友圈一时间又刷了屏。


 我不认识丁校长,耳闻他的一些事迹,却并不详实,但知道他是一位好校长。

1983年,丁校长正在美国的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北京大学忽然通知他 “  你已经被全校教职员工投票选为校长  ”。由北大教职员工投票选校长,这在北大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以后也再没有出现。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好时代。

丁校长曾在采访中评价自己,最得意的是学校里没人认为自己是校长,没人把自己看成重要人物。他65岁生日的时候,拟了一个公开的遗嘱,写道:“对于世界来说,我的死是很小的事情……若有现款,请把我的一份(按照法律)捐给北大数学系。”

中国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北大100周年校庆时说:“北大历史上有两位校长值得铭记,一位是蔡元培,另一位是丁石孙。” 丁校长辞世,一位网友留贴说:“一位极其有风骨的老先生。(一直以为丁先生是院士)”

1917年1月4日,北大的教职员工和学生们依惯例排队在门口恭候新校长。蔡元培先生从车上下来,众人纷纷行礼,他脱下礼帽,郑重的向大家回鞠一躬。一百年过去,无论是中国的官还是百姓都认为这一躬不但改变了北大,也就此拉开了中国现代大学的帷幕。因为,以前的校长都是老爷气派,要有颐气指使的模样才会显得有官威和有学问。

北京深冬的一天,蔡校长从东城东堂子胡同的住所早早赶到前门外,对陈独秀说:“来北京吧,我请你当北大文科系长。” 陈独秀其时正在上海办《新青年》,谢绝了邀请:“我得回上海”!

此后,蔡校长又几次登门,有时因为来得太早,陈独秀还没起床,年近五旬的蔡校长便叫人不要打扰,自己搬只板凳坐在房门口等候,以“三顾茅庐”的态度诚意恳请。半个月后,陈独秀终于被打动:“那我留下来吧!但是我没有学位头衔。” 

民国时候也是有教育部的,破规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用心良苦的蔡校长竟然为陈独秀编造了“东京日本大学毕业”的假学历和“曾任安徽高等学校校长”的假履历。陈独秀进了北大,《新青年》迁到了北京。北大因此才成为无数正统大家津津乐道的新文化运动的核心。

刚刚过去的10月9日,是陈独秀先生诞辰140周年。最大领导2013年10月21日的时候,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上说:“历史不会忘记,陈独秀、李大钊等一批具有留学经历的先进知识分子……”

那时期的民国教育部可能也不大作为,也因此才造就了蔡校长可以对教授的选聘不拘一格。只要有真才实学,不在乎政治立场、资历和年龄,一时间北大可谓群星璀璨、百家争鸣,大师林立。有陈独秀、胡适、钱玄同等思想激进的分子,有留着辫子的前清遗老辜鸿铭、国学大师刘师培,也有“除了替释迦、孔子发挥外,不做旁事”的梁漱溟……

后人感叹:“北大虽诞生于维新,但真正的北大,是在蔡元培先生到来之后才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