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再见2018.12.15

来到英国,如果说没有去过伦敦,那么就不算来过英国,因为素有一个说法"英国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伦敦城内,一个是伦敦城外"。


开始时候,我不大以为然,后来体味了下,似乎也有些道理。一说伦敦的地位,比如我们常说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中心什么的,伦敦确实顶了英国的半壁江山;二是繁华和人口密度,伦敦堪称大都市,包括吸毒、醉酒和高峰时期水泄不通的城市地铁等,而出了伦敦,包括剑桥等城市立即就呈现出一幅幅英伦乡村的味道,即使是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城市都是以恬静和古老为主调,与伦敦的熙熙攘攘是万万不在一个大都市城市的层次上。至于哪里才是英国人最喜欢的,其实英国人自己可能都说不清楚,如同今天的中国北漂们,宁愿委身于北京的地下斗室,也不要回到家乡的一栋房里。


中国流传着这样一句励志的话: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宽。我给改改:梦想在哪,城市就在哪里!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们,技术移民、企业家移民还有投资移民的中国人,近十年来在海外越来越多,其中因素很多,但其中一个结果便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群体正在不断改变着海外华人的人口结构、财富结构和知识结构,日益成为海外少数族裔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尽管为此也饱受诟病。但是,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向好的力量而非反向,因为旅居海外的华人越来越懂得融入当地文化,越来越有力量,而且常常更加心系祖国。


每每我读到那些攻击海外华人的网络语言,从中可以读到一种强烈的"中国式焦躁",即盲人摸象般的自大和无知,"窝里斗"的情绪似乎从来就是我们民族的标签,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宁陆涛博士是伦敦玛丽王后大学商学院的教授,是学校的国际事务主任,80后。第一次听说他头衔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一下,因为年轻学子们获得如此海外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与小宁教授的交谈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加上梅教授等人的推荐和背书,他知道我将会从伦敦离开返回温哥华,即与剑桥中国学者论坛的李新教授商量,确定了临行前在伦敦玛丽王后大学做一场讲座。我说,这一次真的是"谢别"了,那就小范围吧 ,以讲座沙龙的形式进行。我先开个头,题目是"管理的哲学",聊一聊世界观和方法论,大家一起讨论。


伦敦王后玛丽大学的历史可追溯到1785年,属于伦敦大学的成员学院之一,是国际上著名的综合性大学,历史上不乏英国皇家学会、英国科学院、英国皇家医学科学院和皇家工程院院士,有8位诺贝尔奖得主 。



我说:"英国是一个大师级经济学家和哲学家荟萃的地方,随便拿出一个都是如雷贯耳,在这里讲哲学真的是班门弄斧"。好在我从来也不拿什么"家"自诩,聊聊心得体会,激荡一下脑力而已。我们的讨论很热烈,涉猎百科,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最后,我给大家朗读了100年前德裔美国人塞缪尔.乌尔曼写的一篇短文《年轻》,与大家共勉: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


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


年轻,意味着甘愿放弃温馨浪漫的爱情去闯荡生活,意味着超越羞涩、怯懦和欲望的胆识与气质。


60岁的男人可能比20岁的小伙子更多地拥有这种胆识与气质。


没有人仅仅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衰老,只是随着理想的毁灭,人类才出现了老人。


岁月可以在皮肤上留下皱纹,却无法为灵魂刻上一丝痕迹。


忧虑、恐惧、缺乏自信才使人佝偻于时间尘埃之中。


无论是60岁还是16岁,每个人都会被未来所吸引,都会对人生竞争中的欢乐怀着孩子般无穷无尽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