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英伦再见2018.12.15

来到英国,如果说没有去过伦敦,那么就不算来过英国,因为素有一个说法"英国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伦敦城内,一个是伦敦城外"。


开始时候,我不大以为然,后来体味了下,似乎也有些道理。一说伦敦的地位,比如我们常说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中心什么的,伦敦确实顶了英国的半壁江山;二是繁华和人口密度,伦敦堪称大都市,包括吸毒、醉酒和高峰时期水泄不通的城市地铁等,而出了伦敦,包括剑桥等城市立即就呈现出一幅幅英伦乡村的味道,即使是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城市都是以恬静和古老为主调,与伦敦的熙熙攘攘是万万不在一个大都市城市的层次上。至于哪里才是英国人最喜欢的,其实英国人自己可能都说不清楚,如同今天的中国北漂们,宁愿委身于北京的地下斗室,也不要回到家乡的一栋房里。


中国流传着这样一句励志的话: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宽。我给改改:梦想在哪,城市就在哪里!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们,技术移民、企业家移民还有投资移民的中国人,近十年来在海外越来越多,其中因素很多,但其中一个结果便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群体正在不断改变着海外华人的人口结构、财富结构和知识结构,日益成为海外少数族裔中不可忽视的力量,尽管为此也饱受诟病。但是,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向好的力量而非反向,因为旅居海外的华人越来越懂得融入当地文化,越来越有力量,而且常常更加心系祖国。


每每我读到那些攻击海外华人的网络语言,从中可以读到一种强烈的"中国式焦躁",即盲人摸象般的自大和无知,"窝里斗"的情绪似乎从来就是我们民族的标签,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宁陆涛博士是伦敦玛丽王后大学商学院的教授,是学校的国际事务主任,80后。第一次听说他头衔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一下,因为年轻学子们获得如此海外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与小宁教授的交谈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加上梅教授等人的推荐和背书,他知道我将会从伦敦离开返回温哥华,即与剑桥中国学者论坛的李新教授商量,确定了临行前在伦敦玛丽王后大学做一场讲座。我说,这一次真的是"谢别"了,那就小范围吧 ,以讲座沙龙的形式进行。我先开个头,题目是"管理的哲学",聊一聊世界观和方法论,大家一起讨论。


伦敦王后玛丽大学的历史可追溯到1785年,属于伦敦大学的成员学院之一,是国际上著名的综合性大学,历史上不乏英国皇家学会、英国科学院、英国皇家医学科学院和皇家工程院院士,有8位诺贝尔奖得主 。



我说:"英国是一个大师级经济学家和哲学家荟萃的地方,随便拿出一个都是如雷贯耳,在这里讲哲学真的是班门弄斧"。好在我从来也不拿什么"家"自诩,聊聊心得体会,激荡一下脑力而已。我们的讨论很热烈,涉猎百科,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最后,我给大家朗读了100年前德裔美国人塞缪尔.乌尔曼写的一篇短文《年轻》,与大家共勉: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


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


年轻,意味着甘愿放弃温馨浪漫的爱情去闯荡生活,意味着超越羞涩、怯懦和欲望的胆识与气质。


60岁的男人可能比20岁的小伙子更多地拥有这种胆识与气质。


没有人仅仅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变得衰老,只是随着理想的毁灭,人类才出现了老人。


岁月可以在皮肤上留下皱纹,却无法为灵魂刻上一丝痕迹。


忧虑、恐惧、缺乏自信才使人佝偻于时间尘埃之中。


无论是60岁还是16岁,每个人都会被未来所吸引,都会对人生竞争中的欢乐怀着孩子般无穷无尽的渴望。


在你我心灵的深处,同样有一个无线电台,只要它不停地从人群中,从无限的时间中接受美好、希望、欢欣、勇气和力量的信息,你我就永远年轻。


一旦这无线电台坍塌,你的心便会被玩世不恭和悲观失望的寒冷酷雪所覆盖,你便衰老了即使你只有20岁。】



即将伦敦动身返回温哥华,因此时间便显得更加珍贵。我忙里偷闲去皇后剧院看了一场著名的《悲惨世界》歌剧。特意安排自己居住在伦敦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金融街,顺着泰晤士河和走街串巷,步行四十分钟去到玛丽王后大学,最后感受了一下英伦的多元文化,这一路的穆斯林文化特别明显。




下班时节在金丝雀码头地铁站领教了一下什么叫地铁高峰,金融街旁边的泰晤士河较之圣保罗大教堂附近泰晤士河少了一些英伦的味道,但却凸显了伦敦现代金融大都市的感觉。这也是我一再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一座古老与现代美妙结合的城市,如同剑桥大学王后学院数学桥连接起来的南北两座建筑,一座是古老的红砖筑就,一座是现代的玻璃幕墙。开始的时候会觉得有些突兀,久了便会觉得正应该如此,这才是传统与进步的对立统一。




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法国卢浮宫门外的那个玻璃金字塔,明白了大设计师贝津铭先生为什么会将一座完全不搭调子的现代设计放置在了一个古老不能再古老的卢浮宫外面。进步往往意味着格格不入,意味着包容和相得益彰……


伦敦资深媒体人雪湄女士正在做一档"英伦飞鸿"人物访谈系列节目,她采访过的人物中不乏副首相、国会议员、英中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还包括来自中国体育界丁俊晖等著名选手。与我相识之后,她以敏锐的媒体人眼光觉得张家卫教授的故事挺正能量,因此百忙之中一定要与我做一期人物访谈。


去年,临别硅谷之前,曾经与美国KTSF26台"郑家榆有话要说"栏目做过一期对话,因此我也就愉快的答应了"英伦飞鸿"的专访。访谈是在工作室中完成的,轻松但是也不乏认真,我说真话,但是希望以平和、健康的心态去说。如果不想听,我就闭嘴。



剑桥的新朋友们已经变成了老朋友,"陌生熟人"似乎正在变成"熟人","理念相近,语境相同"已然成为我们大家聊天的主题词,但是往往说完之后我们就会哈哈大笑一通。没那么严肃,就是一个一起玩的借口。开心了,什么都是道理。不开心了,教皇老子不是也被亨利八世给赶下了神坛。


我们找到了一家"天天渔港"中餐厅,中规中矩的吃了一顿,真的挥手道别,我真挚的感谢他们,真挚的感恩遇见。波哥前些天从新加坡补给的两瓶景泰蓝瓶的茅台,被我们喝的空空如也。



明天返程,100天了。明年去哪儿,不知道!随遇而往吧……

11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