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英国七万人“反脱欧”大游行(二)2018.10.26

一、棘手问题:


1,英国脱欧到期日2019.3.29,如果协议届时依然没有达成怎么办?


2,英国脱欧后,英国变回独立自主的"英国",好还是不好?



二、可能的"脱欧"方案:


1,挪威模式



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不是欧盟(EFTA)成员,但是欧洲经济区(EEA)成员,无限制市场准入权益,代价是必须向欧盟交费并遵循欧盟大部分法律,允许欧盟成员间的人员自由流动;挪威不必遵循欧盟在农业、渔业、司法和内政事务方面的法规;挪威对欧洲单一市场的规则制定没有发言权。



2,瑞士模式



欧盟(EFTA)成员,但不是欧洲经济区(EEA)成员,与欧盟签订双边经贸协议,但并非全部贸易领域,也分担欧盟预算但金额少于挪威。没有义务遵从欧盟法律,但必须实施欧盟的相关规则以便开展贸易;允许欧盟成员间的人员自由流动。



3,土耳其模式



土耳其不是EFTA、EEA成员,但与欧盟有关税同盟,即向欧盟国家出口的工业产品没有关税和配额限制,但必须对从欧盟以外市场进口的商品征收欧盟统一的对外关税,但关税同盟不包括农产品和服务产品。



4,加拿大模式



加拿大不是EFTA、EEA成员,加拿大与欧盟之间的综合性经济贸易协议(Ceta)尚未生效,协议取消了绝大部分商品的关税,但食品和服务排除在外,并规定要证明出口欧洲的商品原产地为加拿大。允许与欧盟之间人员的自由流动。



综合性经济贸易协议(Ceta)谈判持续了7年,现在仍未生效。根据协议,加拿大享有欧洲单一市场优先准入资格,不需承担挪威和瑞士那样的义务,大部分关税取消,但一些"敏感"食品,比如鸡蛋和鸡,关税不免。



Ceta涵盖了服务业的一部分,不是全部。对于英国而言,这种模式无法为英国金融业提供它现在在欧盟享受的地位和权益。



5,新加坡和香港模式



城邦国家,取消一切进出口关税,采用新加坡和香港单边自由贸易政策,只依靠世贸组织框架。



6,默认选项: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


WTO的规则适用于全体成员,不牵涉人员自由流动、分摊预算、采纳欧盟法律等条件,但是进出商品必须达到欧盟标准,需要支付欧盟的部分关税,服务进出口受限制。



如果最后只能"无协议脱欧",那么英国的贸易将遵循作为默认选项的WTO规则。



这意味着英国和欧盟相互征收跟其他国家同等的关税,实施同等的贸易限制。



这是因为WTO规则允许成员国对贸易伙伴采取优惠政策的空间很小,极少的例外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在签订了全方位双边贸易协议的情况下,允许双方相互优惠。



三、概念



1."无协议脱欧"(No deal):英国和欧盟未能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在2019年3月29日最后截止期限前,双方就如何脱离欧盟的具体条款达成正式协议,也没有就未来双边贸易达成协议。在无法延期、没有协议的情况下脱欧,意味着没有过渡期,硬生生停止。



2. 契克斯计划(Chequers):英国首相梅姨提出的脱欧计划,核心内容包括适用于双边商品贸易的"通用规则手册",以及英国脱欧后与世界其他经济体进行贸易谈判期间保证英国和欧盟维持无摩擦贸易往来的海关协议。计划中包括终止人员自由流动条款。但英国政府已经宣布,脱欧后目前在英国生活和工作的欧盟公民权益不受影响。



3. 软脱欧(Soft Brexit):脱离欧盟,但在关键领域尽量贴近欧盟。根据这个粗泛的概念,英国可能留在欧洲单一市场或关税联盟内,或者两个成员资格都保留。为此英国可能需要在人员自由流动方面做出让步,比如允许欧盟公民在英国定居、工作、享受公共服务和福利等。



4. 硬脱欧(Hard Brexit): 英国和欧盟之间现有的绝大部分贸易协定以及安排都停止,随之而来的善后以及无法对接问题将严重导致英国经济受损,着是反脱欧阵营最常引用的论据,也是10月21日七万人伦敦大游行的主要呼声。



四、预期



1. 无协议脱欧:也常被用来指"硬脱欧",即谈不拢就彻底退出欧盟,以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身份与欧盟和世界相处。



2. 有协议脱欧:双方就英国如何退出欧盟的方式和具体条款达成协议,就英国脱欧后双边的各种关系达成框架协议,主要分歧点在于贸易和人员流动。



3. 留在欧盟:英国需要先举行大选换个新首相才有可能。如果英国按第50条规定退出了欧盟,然后立刻重新加入,还需要得到欧盟成员国全体同意。



4. 再次公投:英国政府已经排除这种可能性,但还是有组织在争取再次公投。七万人伦敦大游行就是这一努力。鉴于英国难以就脱欧方式统一立场,因此在野工党提出对"特丽莎.梅与欧盟达成的任何协议"举行公投,希望促使英国提前大选,而不是再次公投。



10.15-10.28这段时间,剑桥举办为期两周的一年一度"剑桥创意节",期间有100多场活动,其中就有关于"欧盟"和"英国脱欧"的论坛,比如:



"地缘政治论坛"指出:人们一直在关注试图削弱欧盟的各种外部力量,但事实上最严重的威胁来自于欧洲人自己,这就是团结的崩溃。



"极端时代的欧洲论坛"担忧:欧盟面临着巨大的内部和外部压力,包括欧洲各种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运动的崛起,无论是欧盟内部还是外部,以及为控制欧洲而进行的权力斗争,对欧盟的未来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我登录查阅了剑桥大学官方网站,专门设置了关于"英国脱欧"的栏目,刊登剑桥大学教授、学者关于此问题的分析评论文章。我简要阅读了一下,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脱欧"……




期间,我阅读了一份剑桥大学法学院的报纸[Principle],里面有一篇文章,题目是《The American Influence》(美国的影响),整整一版的文字。其中核心观点就是美国对于英国的影响越来越大,英国正在滑向美国设计的轨道之中,难以自拔。



前段时间,继2016年3月之后,朋友圈再一次刷屏"英国,澳洲,新西兰,加拿大,四个最具有影响力的英联邦国家,即将成立一个全新的"自由来往四国集团"。这一波的刷屏源自于加拿大最大的在野党—保守党的表态:将把这个议题带入2019年加拿大选举的政策当中。如果,英国脱欧成功,则这一议题估计很快就会成为英国执政党的议题。这事儿越看越靠谱了!



7月份,继日欧签署关税趋于零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之后,特朗普提出美日欧超级自贸区协定,同样打的关税趋于零的牌。如果英国脱欧成功,按照特朗普之前对于英国脱欧表示欢迎的表态,估计英国加入这一超级自贸区协定的概率要大于其他"英国脱欧"选项。如果英国选择加入了这一超级自贸区,与欧盟的关系不也就自然而然的解决了吗?!我觉得这是一张大牌局……



因此,我认为"英国脱欧"这一事实无法改变,内因和外因都是符合这一改变的预期,尽管有七万人伦敦大游行,学术、学生、精英阶层普遍对于"英国脱欧"持反对态度,但就我的观察,除了学生群体是真实表达"反对"之外,学术界和精英阶层水分比较多,"反对脱欧"的表达或许只是一种"政治正确"的作秀。



梅姨首相有一个关于"英国脱欧"的演讲,她是这样说的:我们将与欧盟之间协商全新的伙伴关系。我们想要成为怎样的国家?我们要变得比以前更强大、更公平,更团结,更外向,成为一个安全、繁荣和宽容的国家,成为一个真正全球化的国家,成为我们欧洲伙伴的好邻居好朋友,但是也不限于欧洲,我们要走向世界,与新老朋友加强联系,我希望英国能发挥潜能实现我们的雄心壮志,让英国成为对外是受人尊重的国家贸易大国,对内是强大、自信而团结的国家。



这些话是不是听得耳熟,好像特朗普也经常这语气,我们的"中国梦"语境就更大了!所以,英国政府已经铁了心,而且觉得这是大好事,难得的机会,只能往前走了……



英国作为世界舞台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作为欧洲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作为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同时也是中国意图建立最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之一的国家,"英国脱欧"短期看对于欧盟本身有削弱作用,甚至会引起其他欧洲国家效仿,但对于促进欧盟自身的改革将会产生深远作用,因为欧盟作为一种新型"国家形式",越来越多的表现出"好吃懒做"的大锅饭作风,如果不改革,未来变数就会更大。



距离2019年3月29日,尚有五个月光景,2018年注定是一个颇多重大转折之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