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2020.11.2第41天)


10月24日,杰克马在上海外滩金融论坛上的21分钟演讲,我当天认真听了,尽管并非完全赞同,但还是觉得讲的挺好。特别是他关于“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管理,我们必须改掉今天金融的当铺思想,要依靠信用体系发展”的观点,深以为然。因为,这不仅仅是金融,整个中国社会都应该如此,首先改的就应该是政府。

不过,他关于“P2P根本不是互联网金融“的观点,我认为说大了。你可以说中国的P2P根本不是互联网金融”,但别把人家P2P全扯上,世界上其他地方的P2P做的依然按部就班,为广大中小投资者和创业者提供着普惠服务,只是人家没那么大的动静。

无论如何,我觉得杰克马说的不错,很有洞见,即使说的让某些人或者官办机构不大愿意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起码可以有吧,如果杰克马也念起了稿子,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听完之后,我心里还是替杰克马捏了把汗,因为“舆论”已经转向了。

一周来,中国传着两大新闻,一个是美国的总统大选,让中国人陷入集体狂欢,不管站在什么样子的立场,突然发现“民主”的本质,就是百姓可以随意骂街,甚至可以威胁拿枪;另一个就是杰克马的“演讲”门,中国人也是陷入了集体狂欢,庆祝着又一个“血汗”资本家即将倒台,至少是要让他闭上“臭嘴”。

读到了一个叫做李广满的自媒体人写的文字《蚂蚁集团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获得点赞无数。他罗列的数据,如果是真的,应该是做了功课,有参考价值。其建言建策,却让我不自觉的想起了杰克马三年前拍的微电影《功守道》,还有那首悠扬的主题歌《风清扬》。

《蚂蚁》文中说:

“蚂蚁集团收入来自于收租、放贷和科技赋能三块业务,收租主要是支付业务和商家服务,占比36%,放贷收入占比达63%,其中小微贷款业务占总收入的39%,蚂蚁贷款业务平均利率为14%,远远高出国家传统银行的基准利率,几乎就是一家民间高利贷放贷公司。

马云大力批判当前传统银行的抵押贷款是当铺思想,四处宣传蚂蚁集团的无抵押信用贷款,以高达14%的利率向中小企业特别是年轻人放贷,不仅使向蚂蚁贷款的中小企业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而且使一大批年轻人特别是学生产生了随意借高利贷的恶习,深深地毒害了年轻人,使他们产生了超前消费的不良习惯。”

读到这里,我就在想几个问题:“那些小微企业如果去跟国家大银行贷款,能贷出来了吗?”“年轻人如果不去向蚂蚁贷款,大银行会搭理他们吗?”“是谁逼着年轻人去向蚂蚁借高利贷?”“14%的利率?是谁逼出来的利率?”

《蚂蚁》文中说:

“要将蚂蚁集团的庞大数据和金融业务进行国有化改造。不仅是针对蚂蚁和阿里巴巴,而且针对所有拥有大众数据和企业数据的互联网公司,将他们所拥有的个人和企业数据先确定数据权属为数据所有者自己,然后将这些数据移交给国有的国家数据管理局统一管理,成为全体大众共有的财富,所得利润归全民共享。

然后再将蚂蚁集团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国有化,这里还要特别强调,国有化并不仅仅针对蚂蚁集团,而且微信支付、京东金融也都将进行统一的国有化改造,通过赎买的政策,将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进行国有化改造之后,由国家成立互联网金融公司统一经营,其所得归全民所有。”

2020年9月份,上海市委党校的丁长艳副教授撰写了一文《资本主义公私合营如何实现“劳资两利”?》。其中写道:“ 到1956年底,全国原有私营工业88000家,职工131万人,总产值72.66亿元,已有99%的户数,98.9%的职工及99%的总资产,以及私营商业82.2%的户数,实现了社会主义所有制改造。”

由此看来,李广满先生的建言建策并非空穴来风,应该是有着相当的官意基础,民意也不差。

“知乎”上,一个叫“老干探”的网友留言说:“李光满的很多时事评论文章发人深醒,具有很强的国家观、历史观、民族观。改革开放30多年来由于各种舆论宣传渠道繁多,声音繁杂,主流舆论导向的声音往往被淹没,主流舆论导向作用发挥不好。而李光满的时事评论文章就一些关乎国家前途,民族大业,社会安定等重大问题旗帜鲜明,问题刨析透彻,具有较深刻的警醒作用。象这样的文章应该广泛转载。为其点赞。”

不过,也有网友在“知乎”上留言非议。

网友“资深空子”说:“身体活在当下,脑子留在六十年代中期的奇特生物!类似生物还有一些,在大专及以下学历的网民群体中,该生物种群很有一些市场!”

网友“薛定谔的猫”说:“极左自干5媒体,察网,一个写手。然后自己又做自媒体,微信号。专骗低文化,低脑龄人士,看似广有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