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被遗忘的真相需要还原(第44天)



10月底,我与Lynette去了一趟重庆,见到了加拿大驻重庆总领馆的商务和教育专员廖忠博士,所谈甚欢。他在领馆先后工作23年,是加拿大的资深外交官,为加中友谊和友好交往做了非常多的事儿,也见证了中加关系的苦辣酸甜。


加拿大驻重庆总领馆的领区是云贵川渝四个地方,也就是大西南的地界儿。总领馆网站【加中两国关系】一栏中写道:

强大的民间关系将加拿大和中国联系在一起:加拿大有180多万居民来自中国;2018年,超过14万中国学生就读于加拿大各类教育机构。中文是加拿大仅次于英语和法语的第三大语言,中国(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出生的移民是加拿大移民人口中最大的群体之一。不断增长的游客流量和持续的文化交流丰富了双边联系。

廖忠博士对我的成都百日行走非常赞赏,因此跟我讲起了加拿大人与川渝的渊源,并说中加关系可不是从白求恩大夫开始,而是从120年前的加拿大传教士开始的。

西医入川路线图

阅读桑宜川教授的文字,他对这段历史的一些考证也非常具体,我就借来一用:

早在126年前,受加拿大联合教会差遣,第一批加拿大传教士医生就已前往中国,在内陆诸省开门行医,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例如天津妇婴医院创始人,利奥诺拉.郝维德(Leonora Howard King),她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利兹镇,曾为李鸿章家眷及故宫诸臣看病。

1894年甲午战争期间,她大义凛然,毅然开放医院,收治的病人包括中国士兵和普通民众。 这个身材修长的加拿大女医生,以其精湛的医术和卓越贡献,及英勇无畏气概,战后获得慈禧太后颁发的大清“帝国双龙勋章”,是中国近代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位西方女人。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批加拿大传教士医生甫抵上海后,除了少数前往河南,河北,山东等中原地区,大多经长江水路的夔门入蜀,先后创建16家仁济医院,遍布巴蜀各地。

如今的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以及华西医院,如果追根寻源,血脉传承,她们的前身应为创建于1892年,坐落在成都四圣祠的四川第一家西医院—福音医院(后改名为仁济医院),这不仅是西医入川的最早历史记载,也是西医入华的历史故事,其中的林则博士(Dr. Ashley W. Lindsay 1884~1968)被后世公认为是现代中国牙科口腔医学的首创人与拓荒者。

1892年,福音堂西医诊所开业

我又去查了一下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网站,网站上显示在1908年,林则博士在西圣祠医院开设了牙科诊疗室。

1908年,林则在西圣祠医院开设牙科诊疗室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网站首页将医院的起始时间确定为1892年,写道:晚清时期的中国,积贫积弱,,巴蜀大地,封闭落后。十九世纪中期,西方国家基督教会的传教士溯长江而上来到四川;在传教过程中,传教士们把西医引入到了四川,在成都建立起最早的西医诊所-福音堂诊所,这就是华西医院的起源。

另据考证,现今的华西医科大学之前身,是1905年由加拿大、美国和英国的五个教会联合筹办的,当时的名字叫华西协合大学,也称华西联合大学。美国人毕启(Joseph Beech,1867-1954,神学博士)担任了第一任校长。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网站上还特别介绍了加拿大的启氏一族,收藏有好多珍贵的老照片。

启尔德(Omar Kilbom)先生正是华西协和大学的主要创办人之一。1914年,他主导创建医科,并教授化学、生理学、眼科学及其它课程,因在华西医学创建过程中的卓越贡献而闻名遐迩。

启希贤(Retta Gifford.Kilbom)女士是启尔德先生的夫人,她是在华西工作的第一位受过 专门训练的女医生,并参与创办华西协和大学医科,担任医科教师,讲授药理学和病毒学。

他们二人育有四个子女,均出生在中国的华西坝,启真道(L.L.Kilbron)是长子,他们兄妹四人均长期在华西协和大学工作。

启尔德家族1932年合影,但启尔德已于1920年去世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网站上写道:从1892-1963年,启氏一门三代十余人为中国医学和高等教育做出了突出贡献。正如怀德尔.裴恩菲尔德博士所评,他们通过多种形式帮助中国于危难之际,给一个七亿人口的大国人民带来了健康和幸福,他们的成就令人肃然起敬!

华西协合大学在1952年被拆分,上世纪80年代更名为现在的华西医科大学,归属四川大学。

桑宜川教授写道:加拿大传教士医生惠泽华夏子民,救死扶伤,源远流长,因此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应该从这一篇章写起,被遗忘的真相需要还原。

再看今年的《2021年全球国家综合排行榜》排名,加拿大是以满分问鼎全球最佳国家。其中,在生活质量以及社会宗旨两个单项评分中,加拿大也以满分拿下了世界第一,实属不易。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说:根据各项评分结果,加拿大被视为拥有稳定、安全、开放、公平、公正的社会,人们可以在这里获得繁荣的发展。

傅尧乐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在中国有很多朋友,有很多联系,他的新作中采访了包括外交部官员在内的很多中国人士。


他说:我就是个学者,对中国感兴趣,我热爱中国,中国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我希望了解中国,向学生介绍中国,描述中国。但我不能确定,是否还会再回去。

他说起2019年11月份最近一次在北京,当他打开酒店的窗户,发现有摄像头对着他的房间。傅尧乐先生说,那一刻自己忽然意识到,尽管五十年过去,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一部分。

无论如何,中国会视他为一个外人,因为他带去了外面的价值观 —— 这对控制中国的人来说,是值得怀疑的事情。

“这令我觉得非常失望,但这就是现实。”他说道。

天下事,分分合合,打打闹闹,总是会好的。

加拿大这个国家,真的是很轴,守着“价值观”正确,原则立场很难撼动。又与美国的关系实在是太近,其他的就不讲了,仅仅是贸易,那简直就是一家人。我这有一组2020年的数据:

加拿大出口前五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中国、英国、日本、德国,贸易额分别是2870.8457亿、187.7940亿、149.5424亿、92.1103亿、47.5349亿美元。其中出口到美国2870.845亿美元,占其出口额的73.47%。

加拿大进口的前五主要来源国是美国、中国、墨西哥、德国、日本,进口额分别是, 1974.7483亿、571.6901亿、223.3949亿、129.0038亿、101.4666亿美元。美国是第一进口国,占48.76%,比起出口额少了近900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是加拿大第一顺差来源国。


加拿大的资源和好东西源源不断的运往美国,而且是免税,至多低税,加拿大与美国的贸易是加拿大经济运行的基础。

不过,这又能怎样呢?忘记了是哪位大人物曾经说过“中国人不是好惹的,惹火了也是很不好办的”。很提气!

我相信,很“轴”的加拿大,一定会有老特鲁多再次下凡,而不“轴”的中国,更是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全文续完,合计16000字】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7第44天)


【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和挑战(六)】








32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