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裸泳者(第27天)



今天是十月一日,九月终于熬过去了。


日本的九月除了那几天台风带来的凉爽,余下的日子都是骄阳似火,日本人称九月为长月。


七月孟秋、八月仲秋、九月季秋,所谓三秋说的是中国的农历,月份牌上的公历九月仲秋还没过完呢,两天前才是农历八月十五,象征团圆的日子,可是天下总有让人悲情的事儿发生,让人不得不去悲吟秋的萧条、秋的凄凉。



这一天,一个叫关善祥的三十八岁年轻人跳楼了。


推了推,他应该是1985年生人,在我固执的印象之中,他们还是一群刚走出校门的学生。



当然,他们早已经长大了,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的骨干力量。


他的跳楼,网传是由于他管理的四只私募基金,有70%已经亏掉了,换句话说,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失败,宣告了他的投资人即使不会血本无归,能拿回去的钱已经寥寥无几了。


最近几年,他重仓的银行地产股,尤其是恒大地产,成为了他生命的“滑铁卢”。


几乎所有人都把这一悲剧归罪于许家印,正是因为他的被抓才成了压垮这位号称是“中国巴菲特”的三十八岁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他一直坚信恒大是他最可以信赖的企业。


如果你觉得关善祥是一个不入流的暴发户,那还真是小看了他,公开的资料上说:


他有着丰富的个人股票投资经历,12岁就开始随着炒股的父亲时常出入交易大厅,自此迷上股票复利投资,并将股票和价值投资作为一生的事业,他以30万元人民币的本金博到了上亿的十年百倍收益,在28岁那年就实现了财务自由。


他在2019年创立了全球传世基金,还出书立传,誓言要实现万亿财富,他也是深圳灏四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2019年,好神奇的一个年份,回头望去,这一年被坊间认为是最好的一年,他选择“因为相信而发现”的马云金句。


可是,他熬过了三年疫情,却没有熬过恒大的宿命。


不知道从何时起,这样的悲情新闻,已经见怪不怪,甚至已经懒得去听、去看,因为这样的新闻还会继续发生,还会以“天”为单位继续上演,事实上早已经发生了,这一切的原因并非是这些贪婪的资本家的嗜血成性,而是因为“解放了”。


陈毅市长听说有不少资本家接连跳楼的时候就会要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


这位三十八岁天才投资人的个人励志宣言至今还挂在网上,上面写着:


关善祥先生拥有多年股票市场的投资经验,是一位长期践行价值投资理念的实战派。价值投资理念认为,买股票就是买公司,就是拥有上市公司的生意的一部分。通过买入中国优秀公司的股票,相当于拥有了一盘优秀的生意,比靠自己去打造更简单更高效。通过长期投资中国核心资产上市公司,从而分享中国伟大复兴的经济成果。


关善祥还说过,投资不过是一场游戏,把人性看透了,把规律掌握了,就能把财富赚到,就能把功业传承下去,就能跨越百年,成就梦想。



可惜的是,他看懂的是一般人的人性,却没有看懂社会人的人性,没有看懂伟大复兴的复兴逻辑。


有的人说他是骗子,有的人说他遇人不淑,更有人说他不知进退,少年轻狂,其实,事后诸葛亮的人过过嘴瘾也就罢了。


大潮退去的时候,满沙滩上的人都在裸泳,如果你觉得你的泳裤还在,那是因为退去的潮水还不够快、不够大、不够远,除非你不在海里。


据说关善祥虽然年少,却比我要精致太多,人家长期吃素,对空气质量要求也很高,有三个孩子,与新的国家鼓励生育的政策不谋而合。


地铁上听的这则新闻,有一种如梗刺喉的感觉,地铁上的日本人与中国人有些像,镜头下的他们笑容不多,除了秩序井然之外,也是一幅幅疲惫的样子,不过,要安静好多。


日本人的骨子里,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儿,可是如果真的撞到了南墙,而且头破血流,他们会回头或者绕弯,他们不会再去撞这样的南墙。


而中国人最大的一个优点是善忘,因为善忘才会甩掉包袱,忘记苦痛,继续向前。可中国人最大的一个弱点也是善忘,因为善忘才会不断的原地打转,我们喜欢将其描绘为螺旋式上升,一代人螺旋过,下一代人还要继续螺旋。


如果让我去拍一部1840年以来的中国近代史,第一个镜头,我一定会选一个陀螺打旋的场景,每当陀螺歪歪扭扭快要倒下的时候,就会有一根细长的鞭子很凌厉的抽它一下,带着鞭哨的声音,陀螺就这样转着……



2017年硅谷百日的时候,我在写满历史沧桑的旧金山大桥的桥底小店,买了一个手转的小陀螺,红色的,木头做的,每年的百日行走,我都会带着它,好像它有玄机,无聊的时候,我就会拿起来玩一会,总是会让我看到不少眼睛看不到的东西。


不管怎样说,未曾谋过面的关姓大佬年轻人天堂走好。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1,第27天)



53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