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誓言(第32天)

作者:张家卫

以色列百日散记(32)

赎罪日里说誓言》(一)




今天是10月5日,周三,犹太历的七月初十,犹太人的赎罪日。


这一天,信奉犹太教的人全天都不会吃一点东西,也不喝水,只有祷告。不许做任何与赎罪无关的事情,当然也不能动任何的电子产品,甚至是电灯的开关也不能去动。如果没有教外人的帮助,那就只有黑着灯忏悔了。


当天,除救护车和警车等特种车辆之外,街道上也是不允许任何车辆通行。


因为【圣经】中有关于赎罪日的明确规定,并且一再强调:“你们要永远遵守下列律例。” “这些条例必须永远遵守。”(利未记第16章29-34节)


犹太教认为赎罪日是人与神交流的日子,他们信奉通过这一天可以赎清他过去一年的罪而保持纯洁。


除了信守上帝的圣谕之外,赎罪日对于犹太人来说,还有哪些意义呢?


犹太人尽管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但是他们也首先承认自己是人,而且是“有罪”的人。


既然是人,那一年之中他(她)一定会说很多许诺、应允、保证啥的话,甚至还会立契约、发誓言等等。犹太人觉得只要他记得,他就一定会履行,因为如不履行,他就有罪。


但是,总会有些“约”,确因遗忘而未践,或者反悔了而未践,或者其他啥原因未践,那么他们怎样才能得到上帝的赦免而保持自己的纯洁呢?


他们信奉赎罪日的Kol Nidrei祈祷,不吃不喝地祈祷了,上帝就可以一次性地解除他们所有未完成的“约”,还他们无辜。


耶路撒冷雅克尔犹太教堂(参考)



赎罪日,我没去犹太教堂,觉得我这教外人,还是别去沾光,况且上帝老人家也不会大度到把我这教外人没完成的“约“也赦免了。


更何况,我觉得立约凭的是心,我也没对上帝老人家立约,比如“以上帝的名义”,“上帝作证”啥的,这种话从来没有说过。“以人民的名义”更不敢说了,因为“人民”这词太大了,像极了另外一个上帝的“借口”。


据说,见过犹太人做Kol Nildrei祈祷的人,都能感到祈祷者的情绪深沉感人,震撼灵魂,催人泪下。


我就在想,这是不是有点自欺欺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拿着上帝老人家来说事岂不是自图安慰。


事实上,Kol Nidrei 的祈祷,是源起于589 - 1038年,当时犹太人遭到迫害并被强迫转化为其他宗教, Kol Nidrei祈祷使得这些人有机会取消他们的转换誓言,有点像当年地下党被抓,不得已签署一个《脱党声明》类的形式。


当然,人家犹太教的教义,可不像我解释的这样肤浅,关于Kol Nodrei的解读以及与法律的关系,一大堆的说法,有兴趣的尽可以去查。


我想说的是,誓言这东西,就是誓言,别坏了誓言的名声,无论以谁的名义。




所谓誓言,也叫宣誓,也称起誓,就是用最郑重的形式,在誓言接受者面前表明自己,并让接受誓言者来监督。


古代的时候,宣誓起到了约束人心自觉守法的作用,同时也被当作民事诉讼审判中的重要证据,誓言的本质认为这是宣誓者真实意思的表示,当然要作数。


对证人宣誓最为重视的要数罗马帝国。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誓言’在罗马人中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没有比‘立誓’更能使他们遵守法律了。他们为着遵守誓言常常是不畏一切困难的。”


有的人会对此论断不以为然,我也不以为然,但是如果追溯法律的起源,好像是这个理。


当然,信奉上帝的人说,法律只不过是上帝的影子,如果你信法律,为什么不信上帝呢?


说得真好,如果法律是上帝的影子,信法律就是第一步。


回到犹太民族来说,说犹太民族是一个契约民族大概没有多少人会反对,他们所言的契约是与上帝有“契约”关系,而且按着他们的教义来讲,这一契约是永远不能废除的。


《圣经》上说,上帝是通过犹太教的创始人摩西与犹太民族立的盟约,最著名的就是摩西《十诫》。



立约的一方——犹太(以色列)人要遵守“十诫”。立约的另一方——上帝则答应把犹太民族作为自己的“选民”,并将迦南地赐给犹太人永为基业。


结果呢,犹太人屡屡背约,不断犯罪,遭到上帝的严厉惩罚,甚至饱受亡国之痛。

按照犹太人的语境,再后来,犹太人痛定思痛,洗心革面,严格遵守上帝的教导,虽历经二千年的颠沛流离,却终于得到上帝的救赎,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复国和繁荣。

犹太民族对于誓言的解读和行动,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我称之为“上帝视角”。



回到现代社会里,誓言已经几乎无处不在,有形或者无形地展现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我们悲观的看到,这个在古代极具法律约束力的“宣誓”概念,如今被弱化为只需要道德和良心的约束,而道德和良心实在是因人而异,又会在利益和权力之下扭曲再扭曲,已经不是誓言的概念,而是“真话”和“假话”的区别。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那些当下甚为流行的宣誓场面,就会发现排场以及仪式越来越隆重,宣传更是如雷贯耳,百姓们像在看演出,宣誓者们像是在演戏,也许在演戏的时候真的进入了角色,会哭、会笑、会感动,但离开了舞台,还是回归了道德和良心,就是以道德和良心来拷问自己“究竟你宣的誓是真话还是假话?”。


心口不一的人太多了,以至于人们因为无法预期誓言所能起到的真实作用,也就变得越来越不再相信誓言,常常像听酒桌上的酒话,或许是真的,但千万别较真。



话说到这里,也许向上帝起誓要比相信自己的道德良心来的要严肃很多,不过,就我的观察来看,不少曾经向上帝起誓的人,其作为常常与他们说的并不一致,而且表现得更功利些。


因此,信上帝,用嘴说,用仪式去让人看,是一种宣誓的模式。用心念,依着上帝的好教导去做,行人的正念,说真话,说心里话,是好人的模式。


我不喜欢起誓,因为誓言已经被人变了味,尽量说真话就好了。我喜欢做平凡的好人,因为尽量做好人好事,上帝总是会欢喜的。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0.5, 第32天)


【《赎罪日里说誓言》(一),明天续(二)】

26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