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让世界充满爱(第14天)


车子的里程计数已经是2000公里,终于看见了曼尼托巴省和安大略省的分界标记!一路上看着“Ontario”(安大略省)的字样,连绵不绝,我一直在想:啥时候会是个头呢!



加拿大的国土面积是998.5万平方公里,除了俄罗斯之外,位列美国和中国之前。加拿大的行政区划由10个省和3个地区构成,陆地面积排在前三名的是努纳武特地区、魁北克省和西北地区,如此跑不到尽头的安大略省才排名第四,最熟悉的卑诗省排名第五。从温哥华往班夫跑的时候,卑诗省的地大物博也常常会让人感慨上帝的偏爱,作为中国人,我禁不住的要埋怨几句上帝的不公。

从分界标记继续往西行驶十多公里,就是我此行一定要再来看看的猎鹰湖(Falcon Lake)。猎鹰湖算是两省的边界处了,也属于曼省白舍尔(Whiteshell)省立公园的一部分,距离首府温尼伯还有150公里的距离。

去年的时候我来到这里,见到了万方教授和她的火星姐妹,还写下了长长的文字《火星灿烂》。关于猎鹰湖的遇见纯属邂逅,我写道:

“今天刚刚离开温尼伯城市不久,因为小憩来到一个湖边餐馆。小餐馆墙上的一幅手绘地图引起了我的好奇,湖的最深处竟然有3000米,再仔细端详和查阅之后,发现这里正是1967年加拿大第一次有目击者观察到UFO的地点。

湖的名字叫做Falcon Lake,中文翻译过来是猎鹰湖。而硅谷钢铁侠埃隆 . 马斯克的火箭名字起得恰恰是 Falcon Rocket(猎鹰火箭)。或许是他因为这个故事而命名的火箭,也或许冥冥之中1967年的UFO之上乘坐的正是马斯克本人,他回到祖父曾经生活过的加拿大土地上空去看看,1971年再以地球人的身份降生到了人类世界。”

连续三年来,马斯克是我一直关注的人物之一,用了不少的笔墨和口舌去谈论他,我觉得他属于未来型的地球人。今年1月4日的环球大讲堂-《行走.真相.三十年》跨年演讲,我用了一节去讲他和他的事业,而且用特斯拉股票的走势去佐证他的事业生态王国。那一天,特斯拉股票是450美元,8月份特斯拉实行了5比1的股票分拆方案,但目前特斯拉股票依然保持在400美元以上,相当于分拆前的2000美元。我不是股票分析师,只是想说明马斯克的事业生态王国不仅仅只是特斯拉,但他只有一个上市公司,那就是特斯拉。

因为疫情,又因为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猎鹰湖显得有些寂寥。去年来过的小餐馆闪着“OPEN”的牌子,却只提供外卖。我稍微有些失望,徘徊了一阵,径直走到湖边,将岸边水里的水草捞出了一束,举起来,透着它的绿色分叉,仰望着太阳,希望可以发现些什么。

岸边游了十几只的水鸥,开始的时候挺安静,也没怎么搭理我。我刚说了句“马斯克先生,我又来了!”它们竟然躁动了起来,脑袋晃了几晃,转身就往深水游去了,身后荡出了一条一条年轮般的水纹。

一颗不大的枫树,长着粉红色的叶子,是我从未见到过的枫叶颜色,她孤零零的站在猎鹰湖小餐馆的院落里,却艳的让人心动不已。脑海中竟然不自主的浮现出“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诗句,白居易老先生的诗果然了得,没想到今日让我在这里体会了一把诗中韵味。

傍晚时分,入住了温尼伯的福克斯酒店(Inn at the Forks)。一路上的风尘仆仆,终于可以歇息到大城市的环境,洗了一个淋漓尽致的热水澡,身体一下子放松了不少。福克斯酒店的名字顾名思义,酒店坐落在温尼伯著名的福克斯国家历史遗迹(The Forks National Historic Site)的范围。

福克斯这地方是众多河流的汇聚点,据说6000年前的原住民就已经生活在这里。沧海桑田了数千年,无论是原住民、欧洲皮毛贸易商、梅蒂族水牛猎人,还是苏格兰移民和铁路拓荒者的集聚地,都选在了这里。而今天,这里早已经因为现代技术和文明的侵染,变身成为一个市民休闲和娱乐的大公园,与历史遗迹交相辉映。

地标式的普罗文大桥(The Provencher Bridge)很漂亮,老远就可以看到它绰约的白色身形。大桥将福克斯历史遗迹区与对岸的St. Boniface法国文化区连接起来,玉带般的红河见证着苏格兰人与法国人的争斗,更见证着族裔间的相融与和谐,是加拿大文化和精神的活教材。

虽然曼省刚刚发布了疫情橙色警示,火星灿烂的姐妹Bowen和男朋友Randy,还有农业部的Cindy听说我来了,还是坚持戴着口罩来到了酒店。我们在一楼的大堂吧里喝了杯当地啤酒,吃了一盘当地的炸鸡,因为正值中秋,我将美蓉送的TWG Tea月饼分享给大家,赢得了啧啧称赞。举杯同贺的时候,才忆起去年的中秋竟然也是温尼伯相聚,巧的很,也是缘分。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6 第14天)【一个人的加拿大(九)】

5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