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论投票(第21天)



作者:张家卫


一、投票的是是非非


法国思想家卢梭1762年写了一本书叫《社会契约论》,后世的评价认为这本书中关于主权在民的思想,是现代民主制度的基石。其中,第四卷中的第二章,题目就是《论投票》


其中有一段话,“当人们在人民大会上提议制定一项法律时,他们向人民所提问的,精确地说,并不是人民究竟是赞成这个提议还是反对这个提议,而是它是不是符合公意;而这个公意也就是他们自己的意志。每个人在投票时都说出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意见,于是从票数的计算里就可以得出公意的宣告。因此,与我相反的意见若是占了上风,那并不证明别的,只是证明我错了,只是证明我所估计是公意的并不是公意。”

其核心要义是说,我们去投票,完全的表达自己的意见,如果结果与我们的投票结果相悖,说明我们的个人意见并不是公意的意见。而公意就是以选票的计票结果来说话。

什么是公意?政治哲学给出的定义说:公共意志是人们作为一个整体时的意志。正是卢梭让这个概念闻名于世。

如此,如果我们认为投票也并不能改变所谓公意的结果,因此而采取不去投票,或者隔山观火,那么你就永远徘徊在公意之外,将我们自己本来就是公意一份子的那份权力丢失了。因为,我们不去投票,公意就永远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或者说我们永远都是跟随着对方或者随机的公意而随波逐流。

随波逐流不好吗?就中国人而言,自秦皇以来,除了朝代更迭之时,百姓会以生灵涂炭换来短暂的话语权之外,我们的权力就是烧香拜佛,祈祷着真命天子下凡,将我们的身家性命和美好愿望托付于皇帝大人的大爱无疆。我们的唯一选择,只有随波逐流,我们不需要选票,或者说选票的定义与卢梭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

又有一个疑惑,投票就一定会选出好的公意结果吗?回答是不一定!

多数票规则中存在一个明显的投票悖论。这一悖论由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孔多塞在18世纪80年代发现,所以又称孔多塞悖论。大概的意思如下:

假设甲乙丙三人,面对ABC三个备选方案,有如下图的偏好排序:

甲A>B>C

乙B>C>A

丙C>A>B

由于甲乙都认为B好于C,根据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社会也应认为B好于C;同样乙丙都认为C好于A,社会也应认为C好于A。所以社会认为B好于A。但是,甲丙都认为A好于B,所以出现矛盾。投票悖论反映了直观上良好的民主机制潜在的不协调。

197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肯尼思·阿罗,在他的《社会选择与个人价值》(1951)中,证明了著名的阿罗不可能性定理,把这个投票悖论形式化了。因此,这一“投票悖论” 后来更多的被称为 “阿罗悖论”(Arrow Paradox)。

“阿罗悖论”的核心观点是:根本不存在一种能保证效率、尊重个人偏好、并且不依赖程序的多数规则的投票方案。

因此,程序就成为投票的最关键词汇之一。西方社会中有一个耳熟能详的词,叫做“程序合法”。最有名的案例,当属特朗普先生赢得2016年11月份的总统大选,他的总选票数低于希拉里,但是选举人团票数则高于希拉里。按照美国总统选举的规则,特朗普先生的胜出名正言顺。

西方社会关于“投票”的研究和实践已历经200余年,中国关于“投票”的研究论文也不少,因为涉及“妄议”我就忽略不谈了。今天文字说的“投票”仅仅是源于疫情之下即将到来的加拿大西部卑诗省的省选(10月24日)和中部萨斯喀彻温省(10月26日)的省选,当然,11月份的美国总统大选,对于华人积极投票而言,意义更加重大。

关于投票的是是非非,并不是今天我想讨论的问题,因为就普世而言,包括中国也认为让人民拥有投票的权力是对的。其中争论的焦点在于投票的程序是否公正和透明,是否真正体现投票人的真实意思表达。就加拿大和美国以及大多施行投票民主的国家而言,我挺信奉一本书的名字,叫做《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本书是2006年出版的。如果你记得曾经火了一段时日的“女博士门”的那位男主角俞可平先生,就是他写的,当时的职务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当年和次年,《北京日报》、《人民网》、《新华网》以及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第367期,先后以《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辨正》为题登载该文,足见其影响力以及当时中国的政治气氛。

二、我们为什么要去投票?



据加拿大CBC News的消息,刚刚过去的9月14日,加拿大东部新不伦瑞克省在疫情之下提前两年举行的省选中,原有的少数执政党获得大胜,由少数党变成多数党政府。相信,卑诗省决定提前进行省选以及萨斯喀彻温省按期进行省选的举动,应该是受第一个“吃螃蟹”赢得政治博弈大胜的新不伦瑞克省保守党的鼓舞。

对于加拿大政治虽然经过去年多伦多之行的学习,以及与丁果先生、国任教授、孔庆存先生和联邦参议员胡子修先生、联邦国会议员董晗鹏先生等的交流,懂得了一些,但无疑尚属于“菜鸟”的水平。

即使是与丁果先生等12位创始理事发起成立“加拿大华人传承和未来基金会”,我个人的最直接动因和诉求,就是希望加拿大可以继续保持《加拿大权力与自由宪章》不变,保持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观不变,保持加拿大是一个好社会的“政治正确”不变,而非政党政纲诉求。我一直认为:无论哪一个党上台,他们的宗旨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因为,如若不然,人民一定会用选票把他选下去的。


因此,我觉得,拥有投票权的华人,无论你的想法如何,欢喜或者讨厌,都应该去投票,这不仅仅是一种作为加拿大公民的权力,即作为公意形成的法定一票的权力,尚有一份公民,特别是华人公民的责任。董晗鹏国会议员曾经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加拿大权力与自由宪章》的签署,是无数前辈们,包括华人前辈们的努力换来的加拿大国策,并不是铁板一块,我们后辈有责任去维护它。

作为华人,Covid-19疫情以来,美国社会包括加拿大社会的排华辱华事件明显增多,原因多元,各方评述。作为华人,除了以言语和文字上的反击之外,用投票来表达意愿,或者干脆就是用投票来表达你的存在,应是一种最有意义和最有价值的责任体现。华人的名词里不存在长相例外的华人面孔,想象着那些无意于去投票的旁观者,我想起了鲁迅笔下抢食人血馒头或者那些个冷漠的站客们。

1票、2票、3票…… 100票、1000票、10000票、10万票……省选或者美国大选之后统计的票数中,什么时候华人的投票数和投票率可以真正的与拥有投票权的华人数字相匹配,则我们才有资格说“华人团结” 四个字,否则我们不仅仅是少数族裔,还是一个不得不让别人鄙视为 “烂泥扶不上墙的少数族裔” 。

华人是不是要投华人的票?我以为,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投票的对象当然面对的是所有的参选人,孤立的说“华人要投华人”,属于不分是非的弱智,甚至连“黑白不分”都谈不上。但是,“华人要投优秀华人”却是千真万确。同等优秀和努力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就是选不出“优秀华人”,岂不是华人整体的无能和悲哀

写到这里,我想摘取2018年剑桥百日时候和2019年多伦多百日时候的观点来表达我的一贯观点:

“温哥华著名的时政评论人丁果先生曾经说了一句话:‘华人应当选优秀华人!’我深以为然。

当然,优秀不优秀?谁优秀谁不优秀?这个标准来源于华人平日里的积极观察,以及靠谱华人圈层的积极推荐。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但是有章可循,是一个沉淀和积累的过程。

无论如何,其实只要是华人,肯站出来,代表华人参与竞选,这就是勇气,值得赞赏,应该给予一万个赞,还有经久不息的掌声。从华人到优秀华人的认知,不仅仅来自于参选者,还来自于华人社群。一味地品头论足参选者而不作为,属于丑陋中国人的一个缩影。”

——以上摘自剑桥百日散记的《致敬华人》

“中国人除了自己不出头,还是完美主义者,只是他们的完美主义仅针对其他同胞而不是自己,他们的理由是:你是代表人物,自然是最完美的中国人,还有一个理由是:你出头,一定有你功利的目的,俗话说‘无利不起早’等等中国谚语..... 因此,我觉得,我们除了呼吁华人走出来去投票,呼吁华人积极的站出来参政议政,也要给予他们更多的鲜花和掌声,不要站在‘丑陋中国人’的视角,嘲笑参选人的不完美。”

——以上摘自多伦多百日散记的《上帝的子民》

如果,在“华人要投优秀华人”的理念下,优秀的华人被选了出来,翘楚们又应当如何作为呢?加拿大联邦国会议员董晗鹏先生说:“华人议员如果拿到了华人投你票的红利,就一定要回报自己的承诺,守护自己对华人的承诺!

三、我们怎样去投票?

因为刚刚来到加拿大中部的萨省,对于萨斯喀彻温省的选举不熟悉,据悉参选的华人极个别,以后另文叙述。卑诗省尽管因为时任省长贺瑾(John Horgan)先生公布提前省选的日子有些突然,但因为程序合法,因此卑诗省自由党以及不少选民虽然甚感不悦,还是迅速投入到参选和助选的逐项准备之中,积极表达施政纲领,最大限度的去赢得民意支持。

关于如何选举,这一段时间的消息和评述不少,我觉得中文媒体中的乐活【高度见闻】《卑诗省选在即,关于省选你应该了解这些》、凤凰卫视加拿大之【天天话题】-《疫情下的卑诗省选,您这一票如何投?》,以及丁果先生《加拿大华人前景真的很好吗?》、北美曹先生《BC省选开始了,这些问题看一看》的文章非常有借鉴意义,推荐大家找来阅读。

此外,温渡传媒的【加拿大壹号站】短视频、汉加风的【加拿大之声】、人在温哥华的【环球中文网】等自媒体非常活跃,提供了不少时事资讯,值得关注。英文媒体的报道,更加符合所谓主流的公意走向,华人应该予以重视,汲取以往“微信公意”的片面和尴尬。




我与孔庆存先生等七人去年一起自驾完成了“联邦大选前华人参政议政考察”的东西部穿越之旅,受教颇多。作为孔子第73代传人,他是我们正在筹建的萨省孔家庄缘起的核心发起人之一,也是意为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添砖加瓦的加拿大华人传承和未来基金会的创始理事之一,并担任筹款委员会负责人。

9月21日,原定来年十月份的省选正式公布为提前到今年10月24日之后,作为加拿大华人参政议政促进投票联盟(CCSFPE,简称华人投票联盟)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和他的志愿者团队又忙活了起来。

其实,即使是在华人社区,也有不少人存有质疑,认为是不是有哗众取宠之嫌。关于这样的质疑,孔先生往往一笑了之,我的观点在前也有表述。就我的交往而言,孔先生属于华人中身份责任感极其强烈的一个人,他非常简单的一个理念就是:身居海外,华人的投票率不上来,就永远不会赢得主流社会的真正尊重。

他最喜欢说的一句投票口号是:“政治关系你我他,积极投票靠大家!”因为他说的多,我现在都可以背诵下来了。

去年与孔先生一行考察,方知道华人投票联盟不仅仅是在大温地区、卑诗省赫赫有名,加拿大不少的联邦国会议员和参议员们也报以相当的赞许和肯定。

最近,华人投票联盟的网站建立了,信息更新的很快。我注意到本周日(10月18日)下午,他们将举办一场《2020卑诗省选华语论坛》,主题和时间等信息请见下面海报。


我相信这会为你如何投出你的选票,或者怎样投出你的选票,给出客观和中肯的建议。拥有萨省和美国选票的华人,听了一定会有所启发。而没有选票的吃瓜群众,听听也非常好,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会拥有这一张选票的,无论是在加拿大还是美国,在世界各地,包括伟大的中国。

写到这里,应该搁笔了。但是我突然觉得,应该将华裔参选人的名字列上来。实事求是的讲,我知道的很少,仅仅有屈洁冰女士、李耀华先生和周炯华先生三位参选人。



去年为中桥百万行捐款,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获得了团体募捐第二名的成绩,屈洁冰女士和李耀华先生均在现场,他们与我热情的交流并合拍了照片。周炯华先生因为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的奉献,赢得了华人社区的赞许,我与丁果先生为此进行了一场张家卫工作室的“三点半咖啡对话时间”,原来的对话嘉宾也有他,因为临时公务未能亲临,也捎来了温暖寄语。

卑诗三政党省选华裔候选人名单:

卑诗新民主党

Burnaby-Deer-Lake 康安礼(Anne Kang)*

Burnaby-Lougheed 陈苇蓁(Katrina Chen)*

North Vancouver-Lonsdale 马博文(Bowinn Ma) *

Richmond South Centre 姚君宪(Henry Yao)

Vancouver Fraserview 周炯华(George Chow)*

Vancouver Langara 张慈樱(Tesicca Truong)

卑诗自由党

Vancouver-Langara 李耀华(Michael Lee)*

Richmond-North Centre 屈洁冰(Teresa Wat)*

Burnaby-Deer Lake 陈开心(Glynnis Chan)

Richmond South Centre 卢仙泳(Alexa Loo)

Mid Island-Pacific Rim 潘文舜(Helen Poon)

Burnaby North 邓国威(Raymond Dong)

卑诗绿党

Kelowna-Mission Amanda Poon

Richmond North Centre 王韦融(Vernon Wang)

注:星号*标注为寻求连任者;以上名单信息来源于环球中文网。

中国是门关着,你不敢进;加拿大的门是开着的,但是你也不敢进。“北美曹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至今牢记。作为今天的结尾,希望此话并不当真。

四、附录:卑诗省投票最实用指南


华人投票联盟2020年卑诗省选指南


2020BC省选大温地区候选人全名单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0.13 第21天)


伙伴支持者







556 次查看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