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说话的声音太大了(2020.9.26 第4天)


庚子年百日行走的开场从多伦多开始,我觉得挺好的,好像视频剪辑中的那个平滑过渡画面。去年的百日多伦多,今年用它作为萨省百日开始的启程点,与已经是老朋友的多伦多大家见面,叙叙去年的旧,讲讲今年的新,真的有好久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Covid-19改变了太多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此时此刻来到多伦多,与人见面真的是需要点勇气和交情。我跟Bob主席说:“做一次线上见面沙龙吧,与老朋友们在线上打个招呼,也算是礼节到了。”今天下午两点,大家如约上线,我将电脑摄像头面对着downtown的高楼大厦以及国旗,让大家看到熟悉的多伦多场景,立即就有了点面对面的仪式感。我们笑称:尽管也是云端,却感觉真的近在咫尺。

中行的kevin行长、珠宝专家艾姐、资本管理人David、农场主Hyde、LOVEONLY钻石的创始人中杰、摄影师祖哥、区块链的Alice、主持人Sandy、跨界人Sue、新华网的Catarina、为跨年演讲PPT提出好建议的Linda和小众俱乐部的Judy、Peter、William、Tony、Sophia、Amy等近三十人先后上线招呼。

火花国际的Blur是我钦佩的专业媒体人,我去年离开多伦多的时候,他帮我做了一个非常棒的短视频,让我很感动。今年五四青年节,一首《后浪》火遍了网络,我与之对应的写了一个《前浪》,反响不错,然后我和他商量,把这首《前浪》也做成了短视频。当时,特意请了多伦多知名主持人Patrick担纲朗诵,虽然疫情正盛,他还是带着摄影师亲自去现场拍摄朗诵场景,之后又奋战好几天,工作室的美嘉和Lilian也跟着忙活了好些天,终于大功告成。现在回想起来,算是疫情之下的一段开心花絮,Blur说:“算是大家一起玩了一把。”


Blur是音乐人,我喜欢他的洒脱和总是独辟蹊径的超牛创意。他说正在筹划一场以超智能场景为技术实现手段的全球云上大型演出,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仅仅会成功,而且一定会做的很精彩。

Jason Yang是小众群里的群友,也是一位企业家,并未谋过面,但是交流下来,竟然悄悄的参加了不少场的TWG Tea 线上读书会。我说:“今天的线上见面沙龙好,算是对上号了。”

我今天特意穿着Jessie去年送的T恤出镜,因为今年入夏以来我最喜欢穿的就是她送的这几件T恤。Jessie专营面料进出口业务,是这一行业里的资深从业者,T恤、夹克衫等则是她的衍生品,其最大特色就是面料货真价实。我穿的这款不仅仅吸汗,而且具有很强的杀菌功能。我最喜欢的是领子一直保持挺阔,因为不管什么品牌的T恤,洗过几次,领子就会卷了边,俗不可耐,哪怕胸口绣着的Logo是巴宝莉(Burberry)也难看不是。

丁总的原上面是我去年看中的一个品牌,他们还作为联合主办方专程前往温哥华去聆听跨年演讲。这次来,知道他们在士嘉堡Woodside Square商场food court里面新开的店面刚刚恢复营业,抽出时间去了一趟,又品尝了一顿最经典的牛肉原上面,还有韩国炸鸡等新品种,味道果然不错,说是将大多伦多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厨师拉进了合作伙伴的队伍,让原上面系列产品的品味又上了一个台阶。

Thomas是我在多伦多百日期间相识的另外一位好朋友,他的语言天赋让人惊叹,与温哥华的好朋友查理兄有一拼。他的学识很渊博,对在加拿大创业模式的研究颇有功力。疫情期间,我与他打过很长的电话,请教他关于后疫情时代的看法,他观察的角度往往不同,尽管我不是完全赞同他的结论,却对于其抽丝剥茧讲出来的逻辑,钦佩的很。他一直说待疫情过后要去温哥华找我,结果我这先来了。见了面,酒是一定要喝的。地点就选在他自己的会所,Maggie去买来了一些小菜,如同去年一样,山南海北的一边瞎聊,一边神喝,他把自己给喝多了,我也喝的走路都晃了,说是疫情之后喝的最大一场酒。不过,沈教授现场清唱的一曲京剧,我们是听进去了,京味十足。

钢琴和瑜伽老师Nancy一直坚持参加TWG Tea的线上读书会,虽然从未谋过面,但是却也好像是老朋友了。Nancy的钢琴学生就在温哥华,知道我要来多伦多,就商量我能不能帮她带几件演出服过来,问清确实衣服很薄之后,也就顺手之劳了。取东西之时,顺便请她客串了一天驾驶员。当我表示感谢之时,Nancy倒是连称谢我,说是给了她一个机会,得以聆听了不少的金玉良言。看来,这知识也真的是生产力,读书、写字和行走,并不完全是虚的东西,沉淀下来的积累与人分享,与人玫瑰也会手有余香。

中加创新中心SCI是我尊敬的一家多伦多企业,董事长Jenny是一位成功的职业女性。去年我离开多伦多的谢别会上,她送我的纪念装饰盘一直放在我的书架。当时我带着温哥华来的小众朋友去拜访了她的企业,获得了大家一致的赞许。因为美国硅谷的关系,我们最近交流颇多,此次见面便是坦诚交流,希望在加美中科技投资领域可以有所作为。



多伦多小众俱乐部的存在确实为我增加了不少的家人感,知道我要来这里,他们早早的就预备上了,协助我安排日程,让我充满了回家的感觉。当然,我也将唯一的一次餐馆聚会留给了小众俱乐部的股东,地点依然选在了老地方——快乐小羊的包间。宋扬说:“这地方有纪念意义,小众俱乐部发起的提议就是在这里说起的!”

我与大家讲了不少的小众故事,也用大白话说了小众的理念,分享了“无为”和”有为“的辩证关系。大家也给我分享了多伦多的小众历程,即使是新股东,也像老朋友一样的亲切。大家都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小众俱乐部这个集体里有家人的感觉,与其他的平台真的不同。” 我说:“模式的力量!”



快乐小羊的前身是著名的小肥羊火锅,如今这名字起得更好,看着就欢乐。我们也是一晚上的快乐朵颐,话说的也多,Vivian带着三岁半的儿子小诺诺来的。当我们大笑不止的时候,小诺诺捂着耳朵说:“你们说话的声音太大啦!”我们面面相觑,忍俊不禁。可是小声一会之后,声音不自觉的又高了起来,小诺诺捂着耳朵又大声的说:“你们说话的声音太大啦!”

明天启程,看GPS地图上显示,到达萨省首府里贾纳城市的距离是2800公里,哪一天会到?一路走一边看吧……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9.26 第4天)

13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