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说走就走(第79天)



那天去东京上野公园,见到西乡隆盛的雕像,才知道鹿儿岛才是他的故乡。



有一部日本电影《最后的武士》,主角的原型就是西乡隆盛。



看着他的雕像,便想着应该去他的故乡鹿儿岛看看,看看伫立在那里的他的雕像,会有何不同,或者说会有何不同的体味。


鹿儿岛在日本的最南端,无论从东京还是从大阪过去,都不是一个很近的里程。



鹿儿岛中央站是九州新干线的终点站,意味着到这里就到头了。


从东京到鹿儿岛有1350公里,新干线行驶需要七个小时,从大阪到鹿儿岛有846公里,新干线行驶需要4个半小时。


当然,飞机要好些,一直盘算着这些,却一直没能动身。


从冲绳回去东京的原本计划,是搭乘飞机直接返回,大概是2200公里,飞行时间2小时二十分,经济舱票价7000日元左右,合计70加元,人民币也就是350块,很便宜。


那天在冲绳,去恩纳村海景房附近的海边公园溜达,抚摸着被海浪冲刷的千疮百孔的火山岩石,听着海浪永不疲倦的哗啦哗啦声,突然觉得为什么不乘坐轮渡先到鹿儿岛,满足一下对西乡隆盛的仰望和好奇,也可以体验下好久没有再体验的长距离海上航程。



从鹿儿岛上岸探望完西乡隆盛之后,可以一路向上向右(北、东),去三大古城之一的熊本走一走,再去福冈、下关、神户停一下看看,然后去名古屋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位大英雄碰个面,最后回到东京。


鹿儿岛十八年前去过,与日本人合资的奥林汽船公司那一年的董事会就是在那儿开的,还在那打了一场高尔夫球,印象中天气很热,景色不错,与三亚差不多。


说走就走的旅行,有时候很神奇,一旦确定了,就觉得一切像是理所当然,很多过去的画面会一下子涌现出来,好像是在赴约一个好早以前就定下的约定。


从冲绳的那霸码头到鹿儿岛新港,运营的船公司是MARIX LINE,海上距离800公里左右,渡轮需要航行25个小时,因为沿途要经停不少的岛,其中最有名气,也是被称为最漂亮的大岛应该就是唵美大岛了,说是这里的沙滩和海水比冲绳本岛要漂亮的多。



渡轮启航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去到那霸码头的时候,天还没完全放亮,船离开码头一会儿,太阳就升起来了,冲绳岛被笼罩在霞光里,静谧、祥和,像世界上无数美丽的城市一样。




渡轮的吨位不算大,应该有8000载重吨,船上的设施有餐厅、小卖部,也有儿童娱乐的空间,谈不上豪华,不过保养的非常好,干净整洁,公共区域的安排也很人性化。







日本人在航线介绍上说是游轮,容易产生歧义,载人又载车(或者是货柜)的渡船一般被称为客滚船,是一种特殊的船型。这种船型在中国的渤海湾最多,主要来往大连与烟台.24年前发生的那场被称为“中国泰坦尼克号”的11.24特大海难事故,沉没的“大舜号”就是客滚船。这艘船是从日本买回来的二手船,不过,在当时的中国,已经是非常好的船了。


我也就是那时临危受命,被派往涉事公司接替被撤职的主要负责人,一方面善后,一方面恢复运营,这家公司后来成功重组而且在A股上了市,代码是603167,名称是渤海轮渡。


坐在渡轮的一等舱室里,窗外的景色很美,从小小的舷窗望出去,对于碧海蓝天下的景色会有一种幻象,禁不住就会去想那些过往的日子,有喜悦,有伤感,有无数的记忆片段,庆幸的是,这些片段中的悲伤和不堪大部分都被我过滤到自嘲的风中,而不断念叨、歌唱的旋律只有美好了。



25个小时的航程,对于渡轮来说,不是一个很近的旅程,却别有一种用脚丈量大海的感觉。


我在船上读书、写字和瞎想,还去吃了一顿挺正宗的日式午餐,去看了夕阳西下,夜里去小卖部买了六罐啤酒,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着回忆喝了个精光。




闹钟在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前响了,我跑到后甲板,虽是朝霞满天,就是不见那轮太阳,我与一个高高瘦瘦的老外小伙子,顶着有些凌冽的晨风,等了不少的时候,终于望见太阳从远处的山背面升起来了,红彤彤一片,万丈霞光,海面成了金色,我也被涂上了金色,像是被神沐浴了一样。







天亮了,鹿儿岛就要到了,突然看到了远处有一座正在冒烟的山,原来这就是那座被称为鹿儿岛标志的活火山—“樱岛”。




【今天是《瞎行和瞎想》(一),明天续(二)】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1.22,第79天)



9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