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谁才是剥削者

9(1-7):剥削者和被剥削者:达格尼游荡到了贫民窟的一个小咖啡馆,一个上了岁数的游荡者跟她说:“任何标榜为有价值的那些事,都是灰尘和血。别相信他们灌输给你的那些梦,你就不会受到伤害。人不过是一种低等的动物,而动物只会干两件事:吃和繁殖。人唯一的本领就是为了满足身体需要而使用卑鄙的手段。”达格尼问:“什么是道德?”游荡者说:“分辨是非的判断,看清真理的眼光,以此行动的勇气,对善的奉献,不惜一切恪守善行的正直。可是,这哪里有呢?”


张家卫的解读:国家科学院的波特博士找到汉克,以国家和行业公平的名义要求汉克或者献出技术,或者国家科学院用政府的钱购买里尔登合金的技术,并威胁说,如果他不领这个情,那么后果自己看着办吧!然后警告他:“生意人经常时候可是极其脆弱的。”不过,汉克坚决的拒绝了。



国家科学院通过国家主流广播和报纸发布声明:警告大家不要使用里尔登合金。


达格尼主导的第一条使用里尔登合金修建的新铁路,立即遭到警告面临停工。而另外一家塔格特运输公司的唯一竞争对手凤凰公司因为国家铁路联盟的公平法案打击,已经如鬣狗分食般被四分五裂。而主导国家铁路联盟的塔格特公司吉姆总裁由于精于周旋华盛顿而根本不顾运输线路的更新升级,终于发生了列车相撞的重大事故。


为了修建一条具有时代意义的新铁路,达格尼与他哥哥吉姆达成妥协,以个人名义承担全部后果但是不享受任何利益的条件接手了新铁路的完全修建权,她给铁路命名为“高尔特铁路”。德安孔尼亚没有借钱给她,汉克则以100万美元作为投资并且承诺确保修建铁路的全部合金钢材供应解了达格尼的围,而且他最后凭借技术天才的功底和非凡的创造力为达格尼设计了一个完美的大桥桁架。



当达格尼因为里尔登金属合金的应用愤而前往找寻国家科学院院长斯塔德勒博士理论的时候,这个那个时代最杰出的物理学家说:“只有在纯粹的科学范畴内,事实才是绝对的标准。而面对应用科学,面对技术的时候——我们是和人打交道。而和人打交道的时候,除了事实,还要考虑其他因素。”他首先的身份已经变成了一个官员。


我突然记起了前年与我儿子的一个对话,他是在UBC学习再生能源的。有一天,他非常困惑的问我:“为什么政府已经知道不应该铺设这条通过BC省的石油管道,因为大量的技术论证已经证明了,但是为什么政府和企业还要坚持做呢?”


我的解释与斯塔德勒博士说的基本同理,而且我还告诉他,事实上,特斯拉电动汽车的技术以及很多领域的技术,都已经具备了替代传统技术的能力,但是,如果你从正面理解,那就是传统技术如果太快崩溃,会导致大量的工人失业以及社会动荡,而深层次的原因则是这些传统领域的巨头们包括具有国家垄断意义的政府尚未做好准备,因为巨大的商业利益已经垄断在他们手里,他们不会轻易拱手让出。事实上,这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所谓民众利益和公共利益的说辞,当然,即使是我,我也认为这一说辞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道理的。



当达格尼愤怒的质问:“如果六个月内高尔特铁路因为国家科学院不负责任的禁令导致不能完工,全国最有活力的工业区就会失去交通运输,就会被毁掉,而有人就会趁机抢夺它的财富。”,斯塔德勒博士说:“这就是社会,总有人成为不公平法则的牺牲品。”


此时,我们是不是会浮想起Trump上台后已经或者即将废止的那些包括石油开采、新技术医药、投行限制等诸多原有的禁令,包括叫嚣着要大兴土木的那些个伟大计划。

谁是剥削者?谁是被剥削者?这个主题的答案其实已经有了!(2017/4/4)

【明天继续10】




45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