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财富负效应(第42天)



11月15日上午,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国2021年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表示,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环境,国民经济继续保持恢复态势,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但他又说:“国际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国内经济恢复仍存在制约,企业成本上升压力加大。”

其实,就中国未来经济形势的预测,国家统计局之前将2021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速调低到了4.9%,全世界也都调低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普遍认为中国GDP的增速将回落在3-5%之间,并预计明年的中国经济会或许会更难一些。

影响中国经济的因素比较复杂,有点一言难尽。我个人觉得其中比较难的有两点:

一是中国的负债太高,不仅仅是政府政府负债,企业和百姓个人的负债也很高。由于恒大爆雷引发的房地产销售困难以及对房子降价的预期,还有诸多行业的“一刀切”整顿,企业和百姓个人难免会产生“财富负效应”的恐惧心理,即对企业或者个人资产的减值预期越来越大,与之相对的就是消费难以提振,反会不断下行。


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也难以再通过印钞来解决,也不想,因为负债太高了。如果万一人民币失守,资产价格将会难以把住,楼市和股市就会面临重大危机。因此,银行应该会继续收紧银根,去杠杆,防范风险。

二是随着疫苗注射率的提高以及疫苗研发最新成果的应用,美国、欧盟包括加拿大等其他经济体纷纷开放国境,而中国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继续实施新冠肺炎的清零政策。如果疫情持续或者不间断的爆发,其对中国经济产生的破坏作用真的难以想象。

长此以往,国际供应链以及订单就会流向其他国家,从而使中国的外贸出口面临下行压力。

当然,如果美国、欧盟包括加拿大等其他经济体因为开放国境和实行群体免疫策略而爆发更大规模的疫情,从而导致经济再次熔断,那么就属于高尔夫球场上“比谁打的更烂“的逻辑。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报道: 美联储11月8日发布最新的金融稳定报告表示,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压力,包括负债累累的恒大,如果蔓延到中国的金融系统,有可能影响到美国。


报告说:“鉴于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规模,以及它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广泛贸易联系,中国的金融压力可能通过风险情绪的恶化而使全球金融市场紧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风险,并影响到美国。”


从美联储的报告中可以看出到,美国已经感受到来自太平洋彼岸的中国恒大这只蝴蝶的翅膀震动。我们再换个思维去想,如果美国都在担心这只蝴蝶会影响到它,那么对于中国的影响自然更不容小觑。


也许是意识到过于严格的“打压”行为产生的后果严重,这些天,金融监管部门开始频频吹出暖风,认为各商业银行可以适度放松房地产方面的授信政策。此外,沈阳等地召集主要房企开会,据传要开始放松限购、限售等6项举措,广州等地也在第三批集中供地清单中针对部分地块取消了“限房价”等要求。


受到这些政策暖风的影响,A股市场的房地产板块持续走强,多家房企迎来涨停。乐观的人认为机会又来了,悲观的人认为这是又来虚晃一枪。


我想起了2008年时候温总理的一句话“信心比资金更重要”,也许放在当下也还算是至理名言。


写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回国后的一些见闻和思考,与不同的朋友随心交流,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或雄心,或耐心,或恒心,或灰心,或焦虑,或观望,或不言语......与我而言,学习体会而已,并不构成什么决策建议。


记录下成都百日行走过程中的一些点滴,望望明年,期待着一切安好。

还是【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消息,大家已经不大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11月初的时候,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宣布正式批准了这一协定。意味着这一全球最大的自贸协定非常有可能在明年的1月1日开始生效。


RCEP的签约国包括东盟十国以及东盟自由贸易协定伙伴国中国、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韩国,而这些国家涵盖了全球30%的人口、29%的GDP以及27%的贸易量。

事实上,RCEP是在去年的11月15日完成了签署。目前,已批准RCEP的东盟国家有文莱、柬埔寨、老挝、新加坡、泰国和越南,东盟以外的国家有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中国。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特汉(Dan Teh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目前RCEP生效条件已经满足,所有参与国将努力推动这一协定于明年1月1日生效。如果协议生效,RCEP将取消成员国之间91%货物的关税,并规范投资标准、知识产权保护、电子商务等贸易活动,大大促进自贸区内供应链的优化。

中国作为其中最大的经济体,如果RCEP生效,将会对2022年的中国进出口产生巨大的正面效应。可惜,加拿大并不在里面

10月27日,同样是在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第43届年度大会上,中国驻加拿大使馆的丛培武大使也讲了话。他用两组关系谈了对中加关系的看法,我觉得说的挺好。

关于挑战与机遇,丛大使认为中加两国同为亚太地区重要经济体,是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机制成员,也是现行国际体系的积极参与者,应该创造条件共同回答时代之问。

关于分歧与合作,丛大使认为由于历史文化和社会制度的差异,国与国之间存在分歧和矛盾是难以避免的,但完全可以在相互尊重和平等相待的基础上,通过对话与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并相信中加两国工商界完全有可能打造出新的合作亮点。

丛培武大使还特意提到了“不久前,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事儿,认为这体现了中国持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意愿和决心。

丛大使还是希望加方在处理中加经贸问题时,秉持客观公正的态度,独立自主作出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为中国企业提供公平、公正、开放、非歧视的营商环境,提供便利而不是设置障碍,为释放两国各领域合作潜力,实现互利共赢创造条件。

刚刚,美中两国元首以及诸位大员在线上会晤了三个半小时,各方传出来的消息,看起来还不错,至少是有意愿谈而不是打。

这就好啊,“这个世界会好吗?” 看来,还行。

不过,“财富负效应”的预期,想变“正”,难!

期待……

【未完待续,明天续(五)】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5第42天)【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和挑战(四)】








13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