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第28天/2020)【一个好时代(三)】


我出生在文革那年,因此小时候最熟悉的美术印象就是革命连环画,最雀跃的时刻是春节挂革命年画和贴革命春联,最喜欢唱的歌是革命歌曲。




去电影院是一件好大的事儿,因为算是城里人,我看过那个时代所有的样板戏和《艳阳天》、《青松岭》、《战洪图》等革命电影。因此,好久好久,我以为这就是艺术的全部。印象中音乐老师长的最美,所以天真的认为,艺术的美是因为老师而美。不过,音乐老师的课已经记不起啥时候上过了。

我们常常说艺术的归艺术,但是艺术如果离开了可以自由思想和创作的时代,达.芬奇的画并不见得会好过我们中国的年画。

深圳龙岗有一个名字叫做大芬村的城中村,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这里集聚了一大批不甘寂寞的画家,他们临摹达.芬奇先生的《蒙娜丽莎》和几乎世界上的所有名画。如果说临摹的水平,我买过,真心的不错。2005年有一个统计,欧美市场70%的油画来自中国,而其中的80%则来自大芬,“大芬丽莎”成为世界美术界的大品牌。我查了下,到 2018 年大芬油画村的总产值 是45.5 亿元人民币。

中国人有的是聪明和智慧,只要让中国人自由的思想和创作,不仅仅会有王阳明,也一定会出现中国的达.芬奇,但是要有足够久的时代延续才行,10年、20年、30年不行,至少要50年不变,100年不动摇。


中国的“大芬丽莎”创造出来了,如果再有足够久的时间,“蒙娜丽莎”也会出来,衷心期待着。据说,大芬已经聚集了原创画家近300 人,希望他们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希望他们可以自由的思想和创作,有更多的贵人相助和欣赏,而他们是真正的自由画家。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位画家朋友冯沫先生,四川籍,1969年生人,现在是江西景德镇新大博信陶瓷艺术中心的签约画家,已经在中心画院潜心了十年,画院坐落在据说炉火千年未灭的景德镇古窑边

前年,我随艺术中心的老板荣华先生前往观摩,与冯沫先生深度的交流一二,聆听了他的坎坷故事。简单的说,天赋异禀、误入歧途、贵人相助和“潜龙勿用”,他将全部的心思转到了书法上,画画儿倒成了他练笔的玩意儿。要知道,十年前,他的画儿《巴山粤水情绵绵》就被悬挂在广东省文化厅的大堂,据说是时任省委书记汪先生亲自拍的板。

前些天,应该是10月15日,荣华先生发给了我一个信息,是【江西日报】的,上面写着“10月10日至14日,由江西省美协、四川省美协联合主办的“一艺孤行——冯沫书画作品展”在景德镇举行,展出冯沫近年来创作的书画作品80件。“

【江西日报】引用了著名画家郭汝遇老先生的亲笔撰文,其中一段说:

“前些年正当全国兴起“绘画热”时,身处尤为炽热的景德镇的冯沫却不迎合时尚,不为金钱所动,而是一头扎进书法当中,如醉如痴,正、草、篆、隶、楷诸书体皆有涉猎,似有改行从书之状。其实冯沫清楚,学画当以书入画,之后再以画入书,是很高明的学习方法。今天人们看到的他由书法带来的绘画成果,是不习书的画家不可想象的。”

冯末先生也是十年,看来“十年“这个单位才是长期主义者的时间观。如果说我见到冯末先生的时候,他还是潜龙勿用,那么今天应该算是“见龙在田”了。未来十年的光景,期待着他品味”终日乾乾,或跃在渊“的味道,期待着他可以早日”飞龙在天“,让达.芬奇先生的影子在中国大地也印上一个中国的名字。

忘记说了,冯沫先生的贵人正是荣华先生,一位讲话很少却极有情怀和讲究江湖道义的江西籍企业家。另外一个贵人,应该归属于“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未来十年、二十年……如果中国不改初衷,荣华先生和冯沫先生不改初衷,那么我相信冯沫先生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大师,中国也会涌现出更多真正佩得上“大师”称号的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