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赠人玫瑰 | 2019.12.13. 第95天 【可爱的多伦多人(三)】


10月份联邦大选脱颖而出的董晗鹏国会议员,是地地道道来自中国的上海人,70后。我不认识他,与他的相识却是充满戏剧性。我刚来多伦多小屋住下的时候,正是大选白热化的时期。有一天,我在门口报箱下面捡到了一张飘落地上的竞选卡片,是保守党竞选人发的。一面是代表着保守党的蓝色,印着竞选人“Sarah Fischer”的照片和保守党竞选的口号,另一面是代表着自由党的红色,印着董晗鹏先生与一位西人老人家合影的照片。文字上写着 “Han Dong will help Justin Trudeau take more money away from your family” ,表达的意思是“如果投了自由党的他,就意味着你口袋里的钱会被他们掏走。” 因为董晗鹏先生是华人的面孔,我因此特别留意,上网查了他的背景,也从其他朋友嘴里了解了一些情况,知道他正是代替另一位被迫辞职的大陆背景国会议员谭耕先生,代表自由党参加10月21日举行的国会议员联邦大选。


因为9月初从温哥华随曹先生、孔先生等一行自驾来多伦多停留蒙特利尔的时候,遇到了保守党全国委员会的常务委员Jimmy 余先生,又因为他大选期间来到多伦多拜票,我们一起又见了面,聚了餐,互动较多。渥太华时候更是与保守党的胡子修参议员深度交流,因此对于保守党我也是多了一份留意和关切。


联邦大选的结果,自由党赢了,却也是输掉了20个选区,保守党没能赢,却是新增了26个国会议员席位。魁北克人党夺得32个席位,比上届增加了22个。绿党多了一个席位,共3个席位。新民主党成为最大输家,失去了15个席位。不遗余力鼓吹反移民的人民党失去了唯一的1个席位,再一次彰显了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主流民意。其他少数党派一共失去了8个席位。


联邦大选的另一结果,有8位,也有人说是7位半的华裔参选人成功胜选连任或者胜选新任。他们是关慧贞、黄陈小萍、赵锦荣、庄文浩、董晗鹏、叶嘉丽、伍凤仪、陈圣源。庄文浩因为有一半的华裔血统也常常被称为半个,但华裔社群好像对于庄文浩先生颇为支持,他也常常为华裔社群奔走发声。


董晗鹏先生是胜选新任的国会议员,我挺高兴的,还通过电脑看了他和他的家庭、义工团队们在国会山接受议员勋章的视频,也看了他参加的支持者答谢宴视频。说句心里话,关于大选,我查阅了不少的资料,因为我本能的不大喜欢去研究加拿大政治,除了呼吁“华人投票”和“华人参政议政”之外,并不是太有与加拿大政治人物交往的动力。但是,温哥华本拿比市议员王白进先生却是例外,我很喜欢他,我觉得他很性情,支持张家卫跨年演讲不遗余力,坚持自己的风格,很亲民。


加联国际教育的创始人于丹(Grace)是年轻的80后,典型的先加拿大留学,后移民创业打拼的励志故事。我和著名的RivePay公司的CEO Simon先生一起去了她的公司,认真聆听了她的PPT之后,我给出了几点建议,Grace说“颠覆了她原来的思维。”我说:“其实,你一直在做,只是缺了一个角度。” 我见了非常多的公司、项目和人,他们不缺乏经验,甚至不缺乏教训,只是缺乏角度,或者说多维度观察的视角。点到了,一点就通。



聪明人,往往是谦虚的人;半聪明的人,往往是一听就觉得自己真的会了的人,我称之为半仙;不聪明的人,是自己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成功的人,是最喜欢别人喊他大佬或者其他各种闪亮头衔的人。


加联国际教育的办公室位于北约克市中心最好的写字楼里,红白相间的色系之间,点缀着看似不经意却极其用心的创意,大到多幅宣传墙的设计,小到桌子上摆放的小小玩具熊,员工的面貌清新,年轻人朝气的同时会让人有一种信任的踏实。他们的主营业务是留学,面对的最广大客户是留学生,公司的氛围中便到处弥漫着“留学生”们喜欢的气息。我问Grace:“办公空间是设计师设计的吗?” Grace略微有些羞涩的说:“都是我自己弄的。” 我觉得,这是我来海外之后,见到的最有企业文化的一家华人背景公司,真的很值得点赞,显示了多伦多创业公司的水平。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上帝或者佛祖一直是这样教育我们,并且常常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回声。



推开加联国际教育的玻璃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侧墙上放置的一块电视屏幕,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公司对董晗鹏国会议员的以前采访。我问Grace认识他吗?Grace说是好朋友来着。我讲了我邂逅董晗鹏先生的故事,Grace觉得好有缘,立即就向他推荐了我。于是我就又见到了他,而且是两次相见。


与董晗鹏先生的第一次相见是在参加摄影师张祖平先生获得两项大奖的多伦多国际摄影节上。



祖平先生十五年前移民到了多伦多,从此摄影便伴随着他生活的全部,也因此连续获得多项国际大奖,是圈内颇有名望的摄影大师。他是温哥华摄影师Lilian的朋友,与我相见后便一见如故,主动充当Lilian的摄影助理,忙前忙后,还不失时机的为我抓拍取景。颁奖仪式上,我一直坐在后排的嘉宾席,看着他端着相机跑前跑后,完全没有大师的模样,不,真正的摄影大师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祖平先生送给了我一本他刚刚出版的摄影作品专辑,专辑的名字叫《枫正红》,凝聚了他四十余年摄影创作的心血和汗水,是他从百万张照片中精选出来,铸就而成。祖平先生的人物照片从来不摆拍,也从来不修片,全部为灵光闪现的一瞬间自然光抓取,因此非常传神,简单的画面中刻画出了人物的真实和场景的主次交替,直击人心。祖平先生跟我说,希望我可以从专辑中挑选一张最能让我心动的照片。说句心里话,这是一个比较难的选择,因为每一张照片都让我端详了良久。最后我还是选了这张女人与马的照片,理性人的选择永远是自己的内心而不是一刻的心动。



董晗鹏先生作为联邦国会议员,自然是国际摄影节的座上宾。因为已经相约,因此简短的寒暄之后,我们说好周五再见。


周五办公室见面的时候,Joy助理安排的计划时间是一小时,最后我们整整聊了两个小时。年轻的董晗鹏先生说:“华人议员如果拿到了华人投你票的红利,就一定要回报自己的承诺,守护自己对华人的承诺!” 我闻之动容,真挚的感谢这些勇于站出来,积极参政,而且可以守护自己的承诺,为华人积极发声的华裔议员们!



听说我要离开多伦多,胡子修参议员因为渥太华公务没有办法出席即将举办的17号谢别会,便连续发了三条信息,希望可以周日晚上一起共进晚餐。但非常遗憾的是,我早就应允了一个年轻的创业者团队,爽约他们实在觉得对不住,因为我觉得他们似乎更需要我,哪怕是一个信守承诺的行为,会让他们更加坚定的前行。终于,临行前我未能再与胡参议员会上面,是一个遗憾,但是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选择,因为他也是常常这样做的。

【未完待续,明天继续(四)】


42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