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走着走着就散了

作者:张家卫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就起了,睡不着。


无聊中,读了这样一个题目《我还在隔离,公司却要倒闭了》,作者是【真叫卢俊团队】,说的是上海一个叫做阿翔的广告公司小老板终于撑不住要关门的心酸和不舍。


我读的很认真,眼前浮现的是我认识的那些“阿翔”们的身影,也有曾经的我自己。


阿翔的公司其实不算太小,说是有小百来号人,阿翔说虽没什么大野心但公司一直正常运转着。


阿翔的的故事是这样的:


01

阿翔的日常业务有着大量的地产服务,所有的产出都需要一个个项目去看,一个个城市去走。


因为疫情的持续隔离,足不出户,公司也就失去了开拓商务的来源。


阿翔看了下 4 月份的排期表,原本储备的 15 个项目最后全部延期,4 月整个业务量只有 1 个。


而这唯一的一个也是来自 3 月项目的延后。


除了 4 月业绩挂零之外,更加恐怖的是,这不是简单的一个月业绩冲击。


延期项目会在什么时候恢复,没有一家企业可以给一个明确的时间。


或许是五六月,不做了也都有可能。


阿翔说:新闻里说着很多行业解封后会报复性消费,可我作为一个从业者却怎么也看不到。


阿翔说:新闻一边一直在释放可能解封的乐观预期,一边看到持续的数字高攀不下。


阿翔说:解封或许是可以下楼,能不能出小区,能不能去外面,能不能去上班,能不能出差,每一个能不能都意味着闯关的过程,而小概率的多次叠加在数学上就几乎意味着 0。


阿翔说:现在,公司的回款停滞了。


甲方给到所有的暂停回款的理由都是说因为疫情原因,其实鬼知道是不是。


但是回款彻底的消失确实让阿翔始料不及。


疫情之下的房企,本来紧绷的现金流变得越发的紧张,售楼处不再开门,开发商也就没有了收入,在这样的氛围下更加不会有开支。


当应收账款成为了一个数字,告诉这家企业的纸上富贵,也告诉这家企业这一文不值。


回款的消失和业务的延后也就意味着,现在的收入和未来的收入,都要没了。


关键是这个问题,团队都在等答案,作为老板阿翔却给不出答案。


除了每天不停的联系客户老板维系感情,好像也做不到什么。


但是每次睡觉之前阿翔自己也知道,这么做无非是缓解一下自己的焦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


02

伴随着业务的消失,更加令阿翔焦虑的是:


收入没有的同时,开支一样都没有减少,一进一出公司的现金流正以两倍的速度在下滑。


阿翔试图让房东可以减免房租,疫情下似乎政策也支持这点,但是得到的反馈是:不可能,也不会有!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阿翔很郁闷,但想想或许也是正常。你不如意人家也同样,别人为什么要同情你?在经济越来越差,办公楼空置率越来越高的时候,所有的二房东就是抓住现存仅有的客户。如果给他们减免,意味着他们也会颗粒无收。


另一个大头就是人力成本,百来号人意味着一个月就是一百多万的工资。这些人如今产生不了收益但却存在着庞大的开支,当然这个焦虑员工同事也都知道,但是真空的环境让这么个百来人的团队无所适从,试图做点什么,想要做点什么,却不知道做点什么。


永远不要相信居家办公,对于老板来说,团队的居家办公一点价值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本质上是最需要研发,但是团队闲散在家里让这样的产品研发变得异常艰难。这个情绪老板有,员工也有。但是无解的是,老板不知道答案,但是却假装有答案每天给到团队情绪安抚。


疫情期间,阿翔每天起来给自己洗一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让自己兴奋,然后用最好的状态提升团队的气势。但是在睡前躺下的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公司业务和公司现金流自己都无能为力。


疫情之下唯一有改变的就是借钱容易了,各个银行仿佛也接到了明确指示。现在问银行借钱,好像小微企业都能够借到一笔钱,而且利息不高。但是,借到的钱用来发工资之后呢,生意在哪里,收入在哪里,银行好像从来没告诉过我们。


03

这就是每天阿翔经历的过程,每天起来看着上海发布的新增数据,然后去各个团购群盲目的刷着点什么。然后去到自己的书房面对着电脑,却不知道怎么开始一天。


阿翔在疫情期间开始喝起了咖啡,咖啡提神,咖啡扛饿,最重要的是咖啡让居家工作多了点仪式感,手机端的信息是分裂的,分裂信息下人是没办法专注,阿翔描述现在的感觉:


这个疫情仿佛像一只永远在追杀你的蜗牛!


虽然距离你很远,虽然你很有可能躲掉,但是每每想起这只蜗牛就夜不能寐无法安定。


经常看到一个数字,关于上海封城一天损失掉一百多亿的 GDP,阿翔说他对于这个数字一点都不关心,他很好奇这样下去这个城市会有多少失业?因为他的公司就有很多人会因此失业。


阿翔不觉得自己的企业有多差,甚至可以说在行业内都是优秀的,但是面对如此状况依然无以为继。


最近阿翔每天都和财务过各种表格,阿翔问到:不是有很多减税或者扶持政策么?财务的反馈是:因为没有收入,所以减税没有意义。


都说创业者都需要乐观,但听到这句话的阿翔说他有一点想哭。


一直挺牛的蔚来汽车的老板李斌说:因为汽车组装如果少一个零件那么整车就交付不了,蔚来最近要停产。


其实任何企业都是如此。别人或许觉得,不就是影响了半个月么,不是还有很多政策帮扶么,但身在其中你会发现,一个零件如果出现问题可能企业就会有问题。


企业没有想象中的强大,或者说企业比想象中脆弱。


上海作为全国排名第一的一线大城市,当下都需要巨量的援助和帮扶,而且也不过如此,那么渺小如细沙的企业如何抗得过这一关?


阿翔说,现在已经没有了安全感。哪怕今天告诉我们城市解封了一切如故了,阿翔依然没有安全感。行业不会反弹,行业能缓过来就不错了,用半年或者一年的代价,当然这个代价或许就是一个个阿翔这样的企业倒闭。


伴随着一个个企业倒闭,从业者减少,供应稀缺之后,那么硕果仅存的或许才能回过来。


世道就是这样,你的死或许才能成就别人的苟延残喘。


阿翔问了下周围的同行企业,几乎没有哪家公司现在不人人自危,暂缓发工资已经是体面,很多已经被告知疫情之后依然不需要上岗归位。


所有的口号和梦想都变得廉价。


04

此时的阿翔站在阳台上,俯瞰这个城市的空荡。魔幻的是,这路上没有一辆车,但红路灯依然在跳着,路灯依然在亮着。


就像现在的行业一样:规则还在,但企业没有了。


阿翔说这段时间自己想了很多,最近他突然在思考奋斗的意义。或者说此时此刻的奋斗还有没有意义。


这场疫情之下,城市仿佛进入了战备状态,和所有打仗不相关的东西似乎都是不重要的,或者说都是可以被牺牲的。


在这种状态下,每个个体的事业,每个单位的运转都被搁置在了一边,而这一放不知道放到什么时候。


阿翔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板,无非是商业做的还可以之后愿意从员工变成企业,只是这一件普通的事情在 2022年是否还能维持?


本文的作者最后问阿翔:就这么准备放弃了么?阿翔回了一句:尽人事,知天命。


作者感叹道:“这句话在很多时候看上去都是随口一句的敷衍,但是在此时此刻我知道,阿翔的这句话,真诚无比。”


读到这里我由衷的叹道:想来一定比较年轻的阿翔,是一个好老板!我在当年企业就要关门的时候,也说过这句话。


作者说他与阿翔聊了一个夜晚,用文字记录下了一家小公司的故事,他觉得或许这就是当下很多个体的折射。


我在2022年的跨年演讲中,讲了我在中国百日行走中的最深体会,那就是亿万中国百姓的小草精神。


百姓们就如小草一样,好就茁壮的生长,让山川江河更美。不好就“好死不如赖活着”,哆哆嗦嗦的匍匐地下,等待着新的一场雨露阳光。


天快亮了,不由得想起来庄心妍唱的那一首《走着走着就散了》,就找来听。


本来说的是两个人的爱情,却发现爱情也不过如此,人与世界的“散了”才是最让人心酸和不舍的歌唱。


习惯人群中找你的影子

回想那些幸福的日子

但其实我明白 我和从前的我

已经分开很远很远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

有多少无人能懂的不快乐

就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不舍

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

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

才发现从前是我太天真

现实又那么残忍


阿翔说:我的公司可能快撑不住了,大概还有三个月。


这篇10万+的文字《我还在隔离,公司却要倒闭了》,读了让人禁不住的唏嘘,再阅读那些同样让人唏嘘的读者留言,才知道有更多的阿翔们也正在为他们自己“走着走着就散了”而心酸和不舍……


“还有三个月”,衷心的希望阿翔可以挺过去!希望总是有的,虽然说上海这两天又骤降大雨……


我那一年,就是因为相信所以才挺过去的。


天大亮了,我窗外的杜鹃花依然绽放着。

2,55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