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个人心理学和塞勒的行为经济学10/14/2017 (第29日)

塞勒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觉得未来一定是经济学领域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其核心的理论基础,挑战了传统经济学理论中"理性人"的假设,而代之以"非理性人"的假设。如果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人的行为并非完全理性,通常而言是非理性的行为占据主要地位,即使是按照大概率行为的统计结果,也是如此。特别是今天高度信息发达和通讯便利的时代,更是使这一"非理性的"行为变得更加显而易见或者说司空见惯,比如我2015年发表在《企业改革和管理》期刊上的"小众行为学的经济学意义"论文中关于"小众现象和行为"的描述便属于此类。 这两天,受邀参加位于硅谷的索菲亚大学举办的一年一度"TRANSTECH Conference"(革新技术大会),很震撼!因为之前一直以为"超个人心理学"这个领域是一个非常小众的领域,而且常被人诟病为"玄学",似乎与信奉科技的硅谷有些格格不入......但是,600多人的会议现场,以及林林总总的聚焦"体验感"的高科技项目和设备展示,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样一个"小众"的领域。 作为索菲亚大学的访问学者,前些天,我与Liz校长就"超个人心理学"在经济学领域的应用进行了讨论,并且就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禅学修为以及"外星人"般的创意进行了比较..... 我们讨论的核心观点是:现代商学院课程的设计缘自于西方经济学,而西方经济学的商学体系设计通常偏重于"技法",而日趋多元的商业实践中,仅仅有技法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实施的人不同则效果趋向不同,甚至是地域不同、行业不同、性别不同等等,都会引起"技法"实施过程中的巨大偏差......因此,以索菲亚大学40余年践行的超个人心理学为"心法"切入点,也许将会成为未来商学院课程设计的新模式。 按照塞勒的"行为经济学"理论,人是非理性的!但是,如果这样一个基本假设的前提是正确的,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更加非理性而无可救药,因为现代科学技术包括未来科学技术的颠覆性发展给了人类如同"上帝之手"般的手段和贪婪,人类已经没有办法克制住自己蕴藏已久的原发性动物冲动.....我们脑海中过去经常浮现的即使不是直线也是波浪形的经济走势曲线,已经逐渐消失了,变成如同一个脑袋有病或者是心脏有病的杂乱无章的脑电图或者是心电图,这不会是危言耸听!即时是按照上帝的逻辑,也是如此:若想要你灭亡,必先要让你疯狂..... 有人说,下一波的金融危机将不会是从华尔街开始,而是从硅谷蔓延......(提示一下:因为传统金融正在被众多的金融科技所取代) 会议中,一位来自"Research for Heartmath"美国研究机构的Rollin McCraty博士的演讲"New Frontiers in Heart Rate Variability &Social Coherence Research "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通过研究认为:个人的心跳速率波动与社群或者说是社会的变化波动具有很强的同步性。(见以下图形比较)


这其中表达了这样一个含义,就是说:人是非理性的,其导致的结果必然是非理性的社群或者社会,这样的例子在今天已经比比皆是,就不一一列举。无疑这不是一个好的结果,即使我们可以为塞勒的"行为经济学"获奖而欢欣鼓舞,但是,经济学的研究是解决问题,而不仅仅是发现问题。那么我们的解决方法会有哪些呢?我以为,索菲亚大学40余年的超个人心理学的研究也许终于派上了用场,因为这个研究的终极目的就是在高度关注个体行为的同时,扩大超个人心理学之精华对于科研、教育、科技和工程、管理人的影响力,致力于培育身心健康的领袖和领导者、教育者、管理者,从而影响更多、更广泛的社会人群。


会议的茶歇过程中有一个小花絮:一位来自硅谷的工程师问:"超个人心理学?除了硅谷这地方会感兴趣,还有其他地方的人会感兴趣吗?"大家都哈哈大笑,既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好,又觉得似乎不那么有道理。我说:"看看这次会议的规模和层次以及参会者的四面八方,特别是除了研究者之外,参会更多的是关注积极心理学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者......这说明,任何领域,不管是高科技领域还是心理学领域,创意和研究必须落地到应用之中,才会有价值,才会创造出生产力,而兴趣包括认同感就来自于此。"

塞勒的"行为经济学"研究是个大课题,相信在不远的将来,索菲亚大学的超个人心理学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探索和应用,或许会为持"理性人假设"观点的传统经济学家们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既可以继续坚持"理性人"的前提假设,又不必太担忧"非理性人"假设会给社会带来更加严重的问题和后果。

索菲亚大学的前身是1975年成立的美国超个人心理学研究所,由哈佛大学毕业的罗伯特.弗雷格尔博士(Dr.Robert Frager)创办。四十二年的超个人心理学的研究积累,近乎禅定的小众人群,或许果然应验我提出的小众理论:小众引领,大众认可,最终小众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