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我来了 2018.9.6

今天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天气也骤然冷了下来,风吹得楼下那颗小树一直在瑟瑟发抖,窗外不时的传来“啾啾”的风声……天空也一反上午的阳光普照,暴露出之前常在画面上看到的那种似乎专属于英国,暗淡天空之上的层层叠叠,云是或灰或白的颜色,间歇会透过一些闪亮的光芒出来……



我租住的这间小屋,房东是一位来自土耳其的女性,因此这风格和装饰倒是充满了英伦混合着伊斯坦布尔的味道,说句心里话,很小资、很温馨,对于我这自由学习者来说,这样的环境和文化风格会给我很多灵感,与我此次英国的欧洲之行很混搭。


我这人就是会不时的无厘头,环顾了一下小屋,究竟这是多少面积呢?究竟小到什么程度?我可是住的这套小公寓的大屋啊!12平米?10平米?8平米?没有尺子呢……

突然记起“一个人两条手臂伸开的长度应该与人的身高是一致的”这样一个道理。据说达.芬奇的画作《维特鲁威人》就揭示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维特鲁威定律。

画中描绘了一个男子,摆出了两个明显不同的姿势:一,双脚并拢、双臂伸出的素描,上面写着:“人伸开手臂的宽度等于他的身高”;二,双腿跨开,双臂举高的素描,下面写着:“如果双腿跨开,将人的高度减少十四分之一,双臂伸出并抬高到中指指尖与头部最高处位于同一水平线上,那么伸展开的四肢中心就是男人的肚脐,双腿之间会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不少人拿出了姚明、NBA球员以及那些个诸如曾志伟等大小个子明星来调侃这一定律的胡扯,其实这都是知一说一没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