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位老船长(第59天/2020)

今天,来到了萨省的首府里贾纳,却并未入住城里,而是入住汉粮集团的老田总家,距离里贾纳市中心东南方向18公里,20分钟车程的小镇—白城(White City)。他们一家开着房车出去溜达加拿大的雪景去了,拍回了好多壮观、秀美的照片,看着就惬意和气定神闲。

好奇于这个小镇好听的名字以及如此之近的里贾纳距离,却并未划入首府的版图,而是选择优雅的一种独立存在,比如,大部分住宅的特点就是地大,整个社区的特征就是更安静、更安详。除了小镇政府之外,还拥有一个图书馆和一个邮局,也有学校,咖啡馆和小餐馆自然都会有的,但是与里贾纳相比,那些大超市或者大广场就难见踪影了。你可以说不方便,人家自己说要的就是不方便,要的是更安静。

我简单攻略了下小镇,阅读了一份2020年4月公开的《白城发展研究报告》(Growth Study Update. Town of White City. April 2020),却读出了孔家庄的前世,抑或阳光海岸我们喜欢的那个小海岛的未来。

1959年以前,白城这地方完全还是私人的领地,顶多称得上是一个像样的庄园,这地方当时属于另外一个距离里贾纳更南面一些的城镇—派勒特.比尤特(Pilot Butte)。1959年4月,土地的拥有者约翰斯顿·利普塞特(Johnston Lipsett)将80英亩(480中国亩)土地组织成了一个小村子(Hamlet),然后1967年3月又通过合并建成了一个较大的村庄(Village),一直到2000年11月终于成为了一个建制镇(Town),历时41年。

白城(WhiteCity)的名字来源是英国伦敦的一个地名。加拿大走的地方多了,仅仅从城市或者地名的称呼上来看,就知道这里除了英国地名,就是法国地名,你说这主流文化如果不是英国和法国的传承,也就奇了怪了。

一些人会说,他们都是从原住民手里抢过来的,是赤裸裸的侵略,然后将自己的文化强加给这片土地。我当然不会反对这样的观点,但是如果我们回望数百年前这片还不叫“加拿大”名字的不毛之地,就会知道幸而那些法国人、英国人在本国混的不好或者总想跑出去冒险为自己多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