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还有一位老船长(第59天/2020)

今天,来到了萨省的首府里贾纳,却并未入住城里,而是入住汉粮集团的老田总家,距离里贾纳市中心东南方向18公里,20分钟车程的小镇—白城(White City)。他们一家开着房车出去溜达加拿大的雪景去了,拍回了好多壮观、秀美的照片,看着就惬意和气定神闲。

好奇于这个小镇好听的名字以及如此之近的里贾纳距离,却并未划入首府的版图,而是选择优雅的一种独立存在,比如,大部分住宅的特点就是地大,整个社区的特征就是更安静、更安详。除了小镇政府之外,还拥有一个图书馆和一个邮局,也有学校,咖啡馆和小餐馆自然都会有的,但是与里贾纳相比,那些大超市或者大广场就难见踪影了。你可以说不方便,人家自己说要的就是不方便,要的是更安静。


我简单攻略了下小镇,阅读了一份2020年4月公开的《白城发展研究报告》(Growth Study Update. Town of White City. April 2020),却读出了孔家庄的前世,抑或阳光海岸我们喜欢的那个小海岛的未来。

1959年以前,白城这地方完全还是私人的领地,顶多称得上是一个像样的庄园,这地方当时属于另外一个距离里贾纳更南面一些的城镇—派勒特.比尤特(Pilot Butte)。1959年4月,土地的拥有者约翰斯顿·利普塞特(Johnston Lipsett)将80英亩(480中国亩)土地组织成了一个小村子(Hamlet),然后1967年3月又通过合并建成了一个较大的村庄(Village),一直到2000年11月终于成为了一个建制镇(Town),历时41年。

白城(WhiteCity)的名字来源是英国伦敦的一个地名。加拿大走的地方多了,仅仅从城市或者地名的称呼上来看,就知道这里除了英国地名,就是法国地名,你说这主流文化如果不是英国和法国的传承,也就奇了怪了。

一些人会说,他们都是从原住民手里抢过来的,是赤裸裸的侵略,然后将自己的文化强加给这片土地。我当然不会反对这样的观点,但是如果我们回望数百年前这片还不叫“加拿大”名字的不毛之地,就会知道幸而那些法国人、英国人在本国混的不好或者总想跑出去冒险为自己多捞些银子,顺便也让自己的女王或者国王荣耀多一些,才有了今天富饶、民主的加拿大。

因为,至少是华人族裔,150年以前来到加拿大,也是为了淘金或者挣钱回家,可不是想着来奉献社会的。至于客观上的奉献,我们自然无需讨论,我始终认为人的高尚之一并非一定出于高尚的目的,但是高尚的结果却是货真价实。比如我们的华人先辈无论是来淘金还是来修筑太平洋铁路,无论是苦力的工人,还是赚钱的商人,加拿大的华人华侨史,如果没了他们,我们现在可喊不出什么太象样的华裔加拿大人历史。

但是,我们的华人先辈们,除了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抱团取暖而建了一个又一个唐人街之外,称得上中国文化的地方,似乎凤毛麟角。我是到现在也没发现,大温地区的列治文市(Richmond)算吗?大多伦多区的士嘉堡市(Scarborough)和万锦市(Markham)算吗?应该不算。更何况,至今尚且存在的唐人街已经非常少了,而且用“苟延残喘”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么为什么法国人和英国人会来到不毛之地,把他们的文化根植于这里,其他地方的人,比如欧洲人,甚至印度人、中东人、日本人和韩国人也会有意识的将文化标签醒目的写在这片土地,而我们泱泱大国的华人族裔却始终难以将文化标签根植于这里呢?

说来话长,我这段时间认真阅读了黎全恩、丁果和贾葆蘅三位作者写作的《华人华侨史》(1858-1966),其中给出了一些答案。如果让我来说,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便是中国人骨子里的急功近利,过去,即使是现在也甚少有人会把加拿大这片土地作为自己“生根”的地方。这里算是“驿站”或者说是“狡兔三窟”的“一窟”而已。至于所谓的传播中国文化,那都是基于“利益”的考量,而非真的觉得“中国文化”落地与自己会有啥直接关系。“嘴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放到这里也是合适的。

因此,我在常常骄傲于中国人的高大之时,也常常为自己的“小算盘”而羞愧不已。因此,每当与人讨论中国人的担当之时,我是不敢拍胸脯的。因为,回头看看那些英国人、法国人将大英帝国和法兰西的名字写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发现他们还真没有太多豪言壮语,就是一些农民,充其量就是我们中国人语境中的“地主”而已。

我查了下白城的人口史,让我们来看一看:

人口史(1961–2016)±%

1961年 91

1966年93人 + 2.2%

1971 年129人 +38.7%

1976 年340人 +163.6%

1981年 602 人+ 77.1%

1986 年783人 +30.1%

1991 年862人 +10.1%

1996 年905人 +5.0%

2001 年1013人 +11.9%

2006年 1113人 +9.9%

2011 年1894 人+ 70.2%

2016 年3099人 +63.6%

资料来源:加拿大统计局

白城的人口史发展,可以看出一个无名小村镇的变迁,即只要坚持,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又因为发展,而吸引更多的人原意成为这里的居民。如今,这里已经没有了昔日蛮荒的影子,而是一个充满诱惑力、价格不菲的首府里贾纳的卫星城。


白城给自己的定位是 "Your Way of Life"(您的生活方式)。



另据加拿大统计局的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白城记录了1099套私人住宅,其中998套有人居住,人口是3099人,与2011年的1899名人口相比,增加了63.2%。根据2020年白城发展报告,录得的2017年人口数据是3671人,较之2016年增长18%。如果据此估算,2020年的人口数字应该是超过了5000人。

2016年,白城土地面积是412.4平方公里(159.2平方英里),人口密度是7.5 /平方公里(19.5 /平方英里)。

萨省孔家庄的方案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认可,我却一直觉得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最大的不容易,就是让我们的小众朋友们认可以“十年”为单位的时间观念,以及“中国文化”词太大,我们不要去管它,我们为自己建一个“中国村”行吗?以“十年”为目标,我们会不会也建一个像白城(White City)当年一样的小村庄呢?或者,在阳光海岸那一个美丽的小海岛,做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小社区呢?我们或者唱《在希望的田野上》,也或者唱:

澎湖湾 澎湖湾 外婆的澎湖湾

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阳光 沙滩 海浪 仙人掌

还有一位老船长

今天,小助理Eris过来白城接我,我抱着猫咪“娃娃”,仅仅开车十五分钟,去了里贾纳的一家宠物医院,为“娃娃”打了预防针。医生交给我一张她亲笔签名的纸,这只从农场一大堆猫中抱回来的“娃娃”,算是有了正式户口。我写作今天的散记,它就一直趴在电脑旁边,睡得稀里糊涂,现在还没醒呢。未来,我也想做一只猫。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11.20第59天)

5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