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乌托邦

作者:张家卫


 

2:三十五周年再版序言:

安.兰德认为,艺术是一种“艺术家依照自己纯粹的哲学价值观面对现实的再创造”。因此,就其本质来说,小说就像雕塑或者交响乐一样,不需要也不允许有解释性的前言。它本身疏离评论,自成一体,召唤读者走入、感知和回应。


张家卫的解读:上面的这段话,是安.兰德指定的继承人里奥那多.佩克夫1991年9月为《阿特拉斯耸耸肩》三十五周年再版时候,写的这个不是序言的序言中的第一段。挺难懂的一段话,但是却恰好是本书的最好写照,即无需隐藏和遮遮掩掩,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一切华丽的辞藻或者粉饰都是谎言和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