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这不是乌托邦

作者:张家卫


 

2:三十五周年再版序言:

安.兰德认为,艺术是一种“艺术家依照自己纯粹的哲学价值观面对现实的再创造”。因此,就其本质来说,小说就像雕塑或者交响乐一样,不需要也不允许有解释性的前言。它本身疏离评论,自成一体,召唤读者走入、感知和回应。


张家卫的解读:上面的这段话,是安.兰德指定的继承人里奥那多.佩克夫1991年9月为《阿特拉斯耸耸肩》三十五周年再版时候,写的这个不是序言的序言中的第一段。挺难懂的一段话,但是却恰好是本书的最好写照,即无需隐藏和遮遮掩掩,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一切华丽的辞藻或者粉饰都是谎言和虚伪…….


兰德在纽约中央车站的楼厅上眺望中央大厅,图为Theo Westernberger为1979年的《展望》杂志所拍。

读这本书之前,首先认真的读完这个不是序言的序言,真的非常有助于理解本书,至少我是这样的,我在阅读后面章节的时候曾经无数次的翻阅到这个序言,去回望他45年前留下的笔记,了解安.兰德曾经的内心世界和写作动机,包括她笔下的人物来龙去脉。


这个序言主要是展现了安.兰德曾经为了写作本书而留下的四篇有代表性的笔记—核心就是通过《Atlas Shrugged》“我必须用实在的、具体的方式来表明这个世界是被创造者推动的,而寄生者们是如何依赖创造者们在生存!”读到这里,你一定以为安.兰德也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恰恰相反,这里的创造者和寄生者的定义与你的认知和想象完全相反。未来30天的晨读也许会给你一个答案或者给你一个另类的视角,当然你可以无情的批判它!



有一个贯穿全书的人物名字叫约翰.高尔特(John Galt),他并非仅仅如前言所描述的坚定如一、完整和完美的个人,按照我的理解,这是一个谜一样神的化身,经历了人般的修炼最终化茧成蝶,其实安.兰德已经给他披上了神的外衣,扯起宗教的大旗:客观自由主义的宗教,即极端的个人主义和理性的利己主义,赋予一个宏伟的乌托邦梦想,只是这个乌托邦不是我们理解意义上的乌托邦,而是英雄主义的乌托邦。


当然,安.兰德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世界才会更秩序和源源不断的持续动力,才可以使得普罗大众的乌托邦不是空想,而是实实在在的理想和现实,因为这个宗教还有一个别称:美元宗教(我相信所有正常人的表面反应一定是嗤之以鼻,但是狡猾自私的心理却是无限的向往和遐想)


安.兰德理解的优秀文学,就是创造一种全新的、独特的抽象,并通过新的独特的手法来写作,最终转化成作者具体的观点,这才是一种文学创造!她自嘲的说:如果这是错误的自负,那就请上帝宽恕我吧(这是隐喻,因为她并不信上帝)。这种自信和自嘲,来自于上世纪1946年她的笔记,而2017年的今天,我们这些现代人类们却以如饥似渴的心态继续阅读她的“自负”,尤瓦尔.赫拉利呢?



“阿特拉斯”(Atlas)是希腊神话中以双肩支撑天空的擎天神,如果他不高兴了,或者体力不支了,如果……..耸耸肩膀,那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呢?天空会塌吗?而谁才是书中的阿特拉斯呢?(2017/3/28)

【明天待续3】



42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