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媒体糟透了

作者:张家卫


10(1-8)约翰.高尔特铁路线:列车在新铺设的金属合金铁轨上以百英里的时速穿过城镇和车站,从站台到屋顶到处都是雕像一般涌动的人群,达格尼看到的是摇晃挥舞的手臂、抛向空中的帽子和向列车投掷过来的花束。眼前的情景就像她小时候从铁路史课本里看到并羡慕的那个时代,人们聚集在一起迎接第一列火车的诞生。

张家卫的解读:达格尼和汉克.里尔顿以最新技术—金属合金钢铁联手打造的约翰.高尔顿铁路线,试车取得了巨大成功。这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大事件,是企业家创造的,因为速度大大提高,就此改变了那个时代铁路运营的全部生态,包括带动其他所有上下游产品的生态,其意义不亚于人类第一列火车的诞生。


巨大的成功背后,如同世界上所有伟大的成功一样,都曾遭遇过无数次的生死劫。安.兰德笔下除了塔格特运输公司的财务危机之外,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国家技术部门以及一边倒的公众舆论的群殴。

沃伦接受发行量最大的《环球》新闻杂志访问说:“不应该为了推出新产品,就把人当成几内亚猪那样去做实验”;

联合钢铁公司的冶金总工程师在电视上说:“我没说那个桥会塌,我只是说如果我有小孩的话,决不允许他们去坐头一趟经过大桥的火车”;

斯库德则在《未来》杂志继续撰文写到:“这个设计会不会跨,也许会,也许不会,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个极度放纵自己而又傲慢、自私、贪婪的人,缺乏大众意识,狂妄的想要证明自己,而去对抗绝大多数著名专家的意见”。

一个自称为“无私公民委员会”的团体征集了签名,请求政府、专家出手制止;而民众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说法的来由,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说法是如此盛行,只是鹦鹉学舌一般的继续传说着,并且捎带上塔格特家族的原始发家史来口诛笔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