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这就是以色列(第13天)

作者:张家卫

【印象特拉维夫】(三)





一位骑着单车的黑人小伙子停在面前,活泼的寒暄数句后,介绍自己是一个诗人,他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光盘,说是自己写的诗,也是自己朗诵的。光盘的袋子里还印了二维码,说是购买的人也可以用手机扫码听。


恐我不信任他的话,便拿出手机相册,展示他的孩子们。再一问,他竟然有12个兄弟姊妹,父辈早就来到了这里,他在这里出生。当然,他说他就是当地的犹太人。



这就是以色列!


74%的犹太人不仅仅是大家印象中的犹太人模样,而是五湖四海。


前些天问Gaby院长这个问题,他说尽管肤色不一样,但是犹太人的基因检测是一样的。换句话说,犹太种族以基因论同胞,听起来挺靠谱。


不过,我就想,如果这样论,华夏民族的基因是个啥情况呢?


去查了一下,按照复旦大学遗传学家金力院士的研究观点,汉族人的基因构成中O3型基因占据了压倒性的比例。


今天中国各地的汉族,从东北到广东,从东南客家到西北兰州,其主体和5000年前的中原人无异。按照这个观点,当下的中国人全都是古代中原人的直系后代。


1980年,特拉维夫大学医学院的塔米尔(Bat Sheva Bonné-Tamir)写了一篇论文《重新审视犹太人的遗传学》(“A New Look at the Genetics of the Jews”),发表在以色列的科学月刊《科学》(Mada)杂志上。


她写道“一项重要的发现表明了北非、伊拉克的犹太人与德国犹太人之间在基因上的同源关系。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构成了独特的一组,而非犹太人(阿拉伯人、亚美尼亚人、撒玛利亚人和欧洲人)在血统上明显地与他们相距遥远。”


当然,反对她观点的人也大有人在,认为这是犹太复国主义者把种族观念异化为为一门体面的生命科学的说辞。有一位叫做施罗德.桑德的以色列历史学家在2017年就出版了一本书《虚构的犹太民族》,抨击的正是“犹太基因研究”的不靠谱性。




话题扯得有点远了,这事儿于我而言,确实是个疑问,不过,这世界上的疑问太多了,我们权当这样信着。


《圣经》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可是这些信同一个上帝的人,却也不是一个“信”法,各说各的理。


犹太人觉得他们的犹太教最正宗,基督徒们不这样认为,穆斯林人也不这样认为,至于那些大大小小的“以上帝名义”的教派就更不这样认为了。


无论如何,就我与黑人小伙子的交流而言,我感觉到了他在为自己是犹太人而骄傲,这就是种族的力量。


当然,希望他不是因为想兜售光盘而说了假话,如同他不是诗人,却以诗人的名义卖了光盘给我,掏走了我兜里的30新谢克尔,还冒昧的加了我的以色列电话。


我是信他的,如同相信犹太人真的是同族同宗,以基因为证。


因为没有CD机,回来后,我就扫了他的码,果然在Youtube上有他的频道,看的人不是很多,但他的这首《Within》我听了几遍,写的真好。




他出生在1990年,名字叫Nadav Ben。


“信”的力量,有时候就是“爱人”的力量。


雅法老城也是艺术家们的聚集区,他们在这里建工作室,打理着小门面,沉醉于自我的艺术世界,让古老的雅法焕发出现代的气息。



太阳马上就要落了,雅法老城亮起了灯光,老灯塔的灯也亮了,特拉维夫那边的城市也璀璨起来。



沙滩上游泳的人不少,狗也撒欢,欢笑声不时的传入耳畔,观景小广场上欣赏日落的人越聚越多,美女吉他手的歌声很好听,不紧不慢的唱着,海鸟飞,云低垂,老城唱晚。




三个当地人靠着沙滩上的堤坝坐着,呼噜呼噜的抽着水烟。


这东西我见过,美国和加拿大都有,温哥华就有不少的水烟馆,是一种中东风情的休闲酒吧,名字叫做SHISHA Bar,听说中国地界上也有了。


温哥华的SHISHA Bar水烟

太阳完全落了海,老城就入了灯的光芒,大道上的钟楼显得金碧辉煌,老城也变得有些浪漫起来,餐馆的座位开始坐满了人,我们点的土耳其风味的晚餐也就开始了。


有故事的雅法老城,有故事的特拉维夫,一面是古老,一面是现代,并无太大的违和感,也许只有亲临,才会有更深刻的体味。



这就是今天的以色列,一个笃信上帝、笃信自己才是上帝选民的民族,一样的选择了民主政体,让不同信仰、不同宗教的人至少在制度层面实现了平等、和谐,也才有了以“世俗”为标签的特拉维夫城市群的迅速崛起。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9.16 13天)


(【印象特拉维夫】(三),明天续(四))

28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