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遇到你真好(第57天)

已更新:2023年11月7日



天琦是我在SYLA公司遇到的另外一个神奇的存在,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觉得他是我在日本遇到的一个真正天才。


他的祖籍是中国苏州,出生于1989年,他的父亲是有名的钢琴家。小学的时候他就随父亲来到了日本,不过,他的中文一直没有丢下,虽然有时会像聋子打岔一样领会错了词,可已经说得很好了。


他在SYLA公司的正式头衔是代表取缔役、CAIO,中译过来就是董事、首席人工智能官。CAIO的头衔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相信是SYLA公司为他量身打造的职务,让我们来看看天琦的履历。



由于父亲的缘故,他从小就是与钢琴为伴,虽然觉得枯燥,还是努力坚持,水平自然不在话下。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就是不想学了,为此与父亲差一点反了目。


转而学习数理化的他,竟然成绩优异的像是无师自通,小伙伴们把他当作写作业的机器,可对他而言就像在玩儿一样。


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去了Google -> Microsoft -> DeNA,做的事一直是AI人工智能,他去过世界上的不少国家和大学,演讲他的AI技术,日本有名的打车软件Goタクシー就是他的小组创发的。



2019年,他开始不喜欢那些大公司的工作氛围,就跑出来自己创业,他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是软银(Softbank)的孙正义。


2021年,他认识了SYLA的杉本和汤藤,他们刚好想要上市,需要高科技的支持,于是力邀他的加入。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一个人干了两年,觉得有些寂寞了,而且也比较赞同SYLA的理念,就加入到了他们的团队,担任SYLA公司的董事,同时也成为了SYLA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如果你觉得天琦的创业就像无数曾经成功的创业者一样,那就错了。“一个人”,对,一个人,他的创业公司一直只有一个员工,那就是他自己。


他笑着说:“当时把我的公司以10亿日元的价格卖给他们,其实我的公司也只有我自己与我创造的AI军队。选择卖给SYLA公司,就等于把我自己的人身买卖了。”



SYLA公司买到了一个“宝”!


天琦加入到SYLA公司之后的三年,继续着他一个人工作的习惯,零员工,即使是原来的公司变成了SYLA Brain公司,继续由他担纲,可他还是一个人,既是老板,更是员工。



一个人能够忙活过来吗?听得我真是一头雾水,天琦慢悠悠的解释说:


其实我的理念比较简单,科技代替一切,不需要任何员工。只要人类能做的工作,我都可以造出一个AI,让人工智能来代替人类。


比如我自己开发的AI房地产即时数据分析系统,换在其他的房地产公司,他们需要100个人来工作,而我造了100个AI军队代替人工,搜集数据,分析房地产价格走势,更客观,更务实,更好用,当然成本最低。


应我的要求,天琦给我演示了他的AI房地产即时数据分析系统,算我孤陋寡闻,别的不说,电脑上的房地产买卖数据就像是证券交易所里的数据,实时的在变化,鼠标一点,会立即跳出这一单交易的分析数据,涨了或者跌了一目了然,与市场平均价格的对比,更是一目了然。



我们一起看了他们今年三月份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的视频,问起SYLA的来由,他说SY是杉本和汤藤名字的首字母组合,而LA则是他们以前公司的缩写,为的是致敬过往。不过,当天琦决定接受邀约加入到SYLA公司的时候,汤藤开玩笑说:


“SYLA这四个字母,S = 杉本(Sugimoto);Y = 湯藤(Yuto);L = 李(Li)


李天琦笑着说“按照汤藤的说法,我加入他们竟然是命中注定啊,哈哈。”



天琦的个子很高,也很壮,却长着一张和善的娃娃脸,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说话柔声细语,有苏州人的味道,却充满着自信。


那天离开SYLA公司后,刚回到家里,就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


我目前的状态其实跟张教授您比较像,我在SYLA做大数据分析,做AI的开发,不过,我个人也成立有小规模的基金去做些个人资产的投资。


我还会去日本的各个电视台做嘉宾,还会演讲。


我平时也会讲到些财富跟理念的问题,不过我一般都会从科技的角度去讲,如果AI技术代替了人类的所有工作,那么财富和贫富差距的概念就会消失,我是这样认为的。


今天认识张教授,感觉很有亲近感哈哈。



日本人会面依然有递交名片的习惯,而我早就不用名片了,靠的就是人的推荐以及自己的嘴。今天的会谈,虽有健一的推荐,我还是做了简要的介绍,当然,我的介绍不是背诵名片,而是谈了我行走的理念、方法和对行走的看法。


天琦听进去了,他不仅智商超群,情商也高,他的朋友圈展示了不少他接受电视采访、发表演讲的图片,可他配的简短文字每一个都是有趣的很,像个大孩子。


后来,我们又一起去了他与新婚夫人浪漫时候才会去的意大利餐厅吃饭,去看夜色中的东京湾璀璨,去望灯光下严肃的自由女神像,他的夫人研研也来了,聊起他们的恋爱经过,那些趣事竟然把我这老江湖也笑的前仰后合,真挚的祝福他们,我也受到了不少感染。



天琦和研研还请我和健一去新桥吃了东京最有名的【正泰苑】和牛馆,将黑毛和牛各个好部位品尝了个遍,天琦亲自示范和服务,让我知道了吃和牛不仅仅是大块朵颐,而是一项特别有讲究的餐饮文化,只是点的有点多,吃的我肚子滚圆,在新桥站走了走,又在日本第一台机车的前面拍了个合影留念,才算是稍微轻松了些。




再后来,Steven沈总到了东京,他竟然与天琦的钢琴家父亲是邻居,要约着天琦一起坐坐,可惜我刚刚离开了东京,有些遗憾。我跟他俩说,真的是有缘分,不要丢了。



【今天是《SYLA公司的见闻》(六),明天续(七)】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31,第57天)

26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