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罗素与徐志摩(五)2018.11.19

徐志摩的墓碑上刻着这样的表述,诗人是他一生最重要的身份,但在来剑桥之前他的专业和文学毫无关系,也从不写诗。某种程度上,剑桥是他作为诗人生命的开始。就像他自己说的:"我的眼是康桥教我睁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的自我意识是康桥给我胚胎的。"



我想问的是:徐志摩算是罗素教育理想中的好学生吗?徐志摩那个大师迭出的中国年代为什么再无踪影?是那个时代错了吗?林徽因的出现成就了诗人徐志摩还是泯灭了真实的徐志摩?罗素和徐志摩的故事为什么都发生在剑桥?……



林徽因在《悼志摩》中说:志摩认真的诗情,绝不含有任何矫伪,他那种痴,那种孩子似的天真实能令人惊讶。他在狂风大雨中奔到桥上浑身湿透,只为等雨后的彩虹,这孩子般诗人的天真啊。别人问他怎会知一定会有虹,他得意地笑答:"完全诗意的信仰!"



徐志摩的诗和文字写的确实非常好,天马行空的文笔对于那个年代的中国人来说,应该是一种开眼的笔法和景致。初来剑桥的时候,温习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觉得林徽因的影响是唯一的内在。当我后来不小心将罗素纳入到这一段"诗意的信仰"之中的时候,我发现罗素的影响却是另外一个真实的存在。或者说,仅仅有林徽因,或许只会存在一个1922年的《康桥再会吧》,而不会再有六年之后的《再别康桥》传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