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悬崖小屋11/5/2017 (第51日)

硅谷这地方不是个地名,本来就是一个概念上的名字,但是久了便被全世界的人叫顺了口,倒是显得旧金山(San Francisco)这个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城市鼻祖的名字大打折扣,只是知道这里一年四季阳光明媚,丘陵绵延、碧海蓝天,红瓦绿树,再就是整个城市处在历史悠久的加州地震带上,因此成了那些描述世界末日的美国大片中久用不衰的样板城市。


基本蜗居于硅谷这个地界,之前一直觉得这就是旧金山最好的地方,而且觉得这旧金山就应该是光秃秃的山溜着一圈的海,中间夹着一个还算美丽的湾子,因此就叫做湾区。生活在硅谷的人听到我的说法大都也都点头称是,并未太多的反驳,特别是我对于硅谷推崇有加,对于Palo Alto这座拥有斯坦福大学的城市称赞有加,居住于硅谷的人是很有自豪感的,比较统一的回答:"是!" 前些日子,几个朋友相聚晚餐,中间有一位来自旧金山Downtown的新朋友,移民旧金山有20年的历史,她好不容易找到了我们聚餐的中餐馆(自然是位于Palo Alto,名字就不透露了),大概快晚上八点了。她一进门就嚷嚷:"这黑灯瞎火的,怎么人都没有?",接着又说:"这小城市太小了,我这20年除了路过,就没在这里逗留过。"更跟了一句:"房价高?那看跟谁比,跟旧金山市内的House或者公寓比比才看出水平......"这位新朋友倒是爽快人,弄得几位居住于Palo Alto的朋友面色尴尬,倒是我这个外来人圆了圆场:"各有千秋,各得所爱,各寻其所。" 这是一个并不具备代表性的小插曲,没有任何必要和意义去进行这样的对比,更没有必要去驳斥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同观点,但是这其中看似无厘头的话出自于移居旧金山20年的老移民之口,还是给予我很多的思考:一是这个硅谷并不是人人皆认可,或者说并不是人人皆视为浪潮之巅,这些个高科技还有什么乔布斯、扎尔伯格什么的,很多人并不感兴趣;二是有这样一个人群,他们喜欢现代而且城市化的人群生活,或者说喜欢传统的商业氛围,觉得这样的环境才来的真实,那些个高科技属于玩高科技的人,与普通人没啥大关系;三就是旧金山的城市才是真正的大城市和美丽城市的化身,非Palo Alto这样的"小城市"可以相提并论...... 我是比较喜欢换个角度看问题的人,无论这个事情或者观点有多么的不合理,我觉得既然存在就是自有存在的道理。如果我们可以多角度的衡量和反思,也许会更清楚的看明白问题所在,至少明白这个世界还是存在很多非主流的人群或者观点,而这是世界可以保持平衡或者和谐的最基本要素之一。


旧金山的Downtown我是去过几次的,但是实事求是的讲,基本上就属于到此一游,最熟悉的就是那个渔人码头,携程上强力推荐的Crab House吃了好几回,金门大桥也是来来回回的转过好几圈,确实很壮观也很美,其他的除了九曲花街驾车路过之外,便并无再多观光,更谈不上深入了解。前些日子朋友相邀,去了两趟旧金山市东南位置的一个海湾区域,公园很大,景色也很美,但尚处于开发阶段,就投资而言倒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周日的阳光依然灿烂,便就有了兴致再前往旧金山Downtown走走,导航总是不大给力,误打误撞的竟然来到一大片的绿地和红瓦红墙样的大片建筑群,蓦然回首,著名的迪士尼家族博物馆就隐身在这里,又顺着道路走到了金门大桥的下面,体会了旧金山市不一样的"Fort Point"角度的海天一色,还有掩藏在大桥下面的"Fort Point Site",很有历史感和庄严感,这里是19世纪美国人保护城市居民的桥头堡。


突然觉得应该去走走好多人推荐的旧金山的西部,就是沿着西太平洋的沿岸部分,也是著名的101公路的一段,之前总觉得提起101公路就是一条城际公路,比较遥远,没想到,其实从金门大桥一转弯就是了,说明错误的认知是多么的顽固和自以为是。 因为这个转弯,这个邂逅,今天的亮点也就集中在这个充满历史印记而又如此别具一格的悬崖小屋"Cllif House"了,它坐落在美丽西太平洋海滩的一个悬崖高处,白色底调,方方正正,周边再无其他建筑,朴素但是显得落落大方,与周边环境浑然天成。到达时候恰是黄昏时节,恍惚间竟有天外来客的感觉。


悬崖小屋现在的身份是一个餐馆,标签还是著名的米其林品牌,身价不菲。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建筑,起头是1858年,一个来自缅因州的富有前摩门教长老塞缪尔.布兰南用1500美元买了一条船,专门在悬崖下面的海里打捞沉没的木头,并且就用这些木头造出了最早的悬崖小屋。后来也是命运多舛,因为地震、大火,小屋经历过5次重建和改建。1977年,被美国的国家公园以37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后来又投入上千万美元的资金进行整修和延展,成为旧金山金门国家公园的一部分,向游人开放。 我们小时候记忆中的《竞选州长》、《百万英镑》作者、美国作家马克.吐温(Mark Twain)先生以及包括好多位美国总统在内的达官要人都曾光临过这里,留下了他们的美好祝语。非常幸运,走进去竟然可以有一张临窗的桌子看夕阳落日,品尝餐厅的美味,价格公道,历史感和现代感结合的非常完美,没有任何的突兀和纠结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