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酒庄的门道 | 2019.10.26. 第49天 【邂逅弗洛伊德(十)】



延伸阅读了一份由加拿大外交事务、国际贸易和发展部提供相关支持,由安大略葡萄酒理事会(Wine Council of Ontario)  2015年发布的报告,普及了一下我的知识:在加拿大,符合VQA(加拿大酒商质量联盟)等级葡萄酒的产区只有安大略省和BC省。安大略省最大的葡萄酒产区就是尼亚加拉半岛(Niagara Peninsula),这个半岛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适合生产冰酒的地方。如果说尼亚加拉半岛是全世界冰酒产区中的皇冠,那么尼亚加拉滨湖小镇无疑就是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



加拿大的葡萄酒产区地处北纬 30 到 50 度,是业内公认的适合葡萄生长的地域,欧洲很多寒凉气候条件下的葡萄酒产区也处在这一纬度范围。加拿大的葡萄酒产区主要集中在南安大略省的尼亚加拉半岛和南BC省的奥肯那根谷,魁北克省和新斯科舍省也有一些较小规模的葡萄酒产区。另外,毗邻BC省奥肯那根谷旁边的西密卡米恩谷、伊利湖北岸和安大略省的爱德华王子县,目前也被认为是优质葡萄酒的产地。目前,加拿大的葡萄酒产区总占地面积达 30,000 英亩(12,150 公顷),拥有酒庄 548 家。加拿大的第一批冰酒是英属哥伦比亚省的沃特·海恩勒(Walter Hainle)葡萄酒厂生产的1974年雷司令冰酒。而安大略省首次生产冰酒则在1982年,但是现在安大略一个省的冰酒产量占到了总冰酒产量的90%以上。


前些天,我们从飞鹤乳业加拿大工厂所在地金斯顿回来多伦多的路上,专门拐弯去了趟爱德华王子县的一家酒庄 “ Norman Hardie Winery and Vineyard ”,不仅品尝了酒,还在二老板的指引下,去了葡萄园子孩童般摘了葡萄,随便吃,也是一种体验,都说自己家的产品是“最好”的。

我姥姥家是中国山东蓬莱,也是我成长的地方,人间仙境和海市蜃楼说的都是这里,最著名的当属八仙过海的地方—蓬莱阁。其实,蓬莱的酒庄和葡萄酒也是鼎鼎有名,说是拥有自然赐予的3S法则,即阳光Sun、沙砾Sand和海洋Sea。蓬莱的这三样确实是名副其实,空气质量也很好,没有啥工业,旅游业占了当地财政的大半个江山,应该是中国少有的宜居好地方。1962年,叶剑英老帅去蓬莱,曾经在蓬莱阁上题词:“蓬莱仕女勤劳动,繁荣生活即神仙。” 我一直戏称蓬莱人“半仙”便是引经据典于此。蓬莱小面和蓬莱“当地生”小嘴偏口鱼一直是我的最爱,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永远是童年的记忆,即弗洛伊德“前意识”的反映,我是相信的。




蓬莱的地理位置也在北纬37°附近,土壤、光照和温度都非常适合葡萄生长,中国蓬莱南王山谷葡萄海岸被称为“世界七大葡萄海岸之一”。其他六个是法国波尔多梅多克、意大利托斯卡纳、美国加州纳帕山谷、智利卡萨布兰卡谷、澳大利亚布鲁萨谷和南非的开普敦。

蓬莱君顶酒庄的起步最早,起点很高,气势很恢弘,坐落在酒庄内的高尔夫球场非常棒,但是中国八项规定的系列整治之后,这地方也就低调起来了。

国宾酒庄距离城里很近,老父亲八十五大寿的时候特意安排在这里,显示了“中国梦,盛唐风”的感觉。主体建筑是中国园林的样子,与蓬莱阁、蓬莱仙境的画风保持了一致。当时,老父亲顺着步行道转了半圈,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国宾酒庄还专门送来了“盛唐”系列品牌葡萄酒表达了祝寿心意。老父亲当时铿锵有力的答谢词犹在耳边,如今却已经是天上人间了。



前些天,拉菲集团瓏岱酒庄在山东蓬莱正式开庄。作为罗斯柴尔德男爵集团八大葡萄酒品牌中最年轻的兄弟,“瓏岱”将于今年11月推出第一款年份酒。这也意味着,经过罗斯柴尔德家族十余年的考察和建设,蓬莱成为继阿根廷、智利之后,是全球第三家,自然是亚洲第一家的拉菲集团生产基地。以后,我们餐桌上再喝的拉菲葡萄酒或许贴的标签就是“Made in Penglai, China”。

中国新京报新闻:9月17日—19日,世界七大葡萄海岸产区发展国际研讨会在山东蓬莱举行。会议期间成立了“世界七大葡萄海岸产区联盟”,并签署《蓬莱宣言》,倡议共同打造海岸葡萄酒品牌。蓬莱“一带三谷”还获得了中国葡萄酒小产区认证。



加拿大除了葡萄酒庄之外,果酒庄也是一支重要力量。温哥华董事汇的创始人之一苑涛先生,耕耘果酒行业多年,我们交流不是非常多,却对彼此理念很认可。他的果莓酒庄距离温哥华机场也就是10分钟的车程,酒庄的主题建筑是用雪松搭建的。说是世界上第一瓶干性、无添加、养生保健的蓝莓酒就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酿酒工艺一直沿用至今,是加拿大蓝莓酒业的首选品牌。正在打造的果莓有机功效型液体产品,聚焦药食同源,越来越往大健康的领域进发,挺好的创意。两年前,一位中国企业家朋友来温,想带些加拿大的特产回去中国,我说 “ 果莓酒庄的蓝莓酒很有代表性,酒庄还可以帮助客人物流回中国,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品牌就是在这样口口相传的过程中慢慢沉淀,因为坚持有了故事,也因此成就了品牌。

温哥华这地方,属于好山好水好地方的典范,酒庄、农场、咖啡馆是中国人喜欢的生意,赋予了很多孩童或者青年时期的一种情怀,一种小资的调调或者“地主”的踏实感和成就感。多伦多属于大都市,与温哥华相比,缺乏一点点的淡然和惬意,生意的气氛更浓一些,而尼亚加拉小镇却不同。无所谓孰是孰非,无非是“本我”、“自我”和“超我”之间的博弈和取舍。尼亚加拉小镇上的白先生和Jacky让我领略了一种原生态的回归 “自我” 的状态,Bella与苑涛先生看起来也是在 “自我” 的天平上让酒庄做的更好、更成功。阳明老轨属于打工族,不是王阳明却有着阳明先生的些许派头,倒是更容易归于平静,不追不求。


弗洛伊德,是一位精神病医生,他终其一生都在用一把手术刀进行哲学思考。他将人类心理结构解剖为意识层和潜意识层。如果将心理总体比作为大海中的一座冰山,那么意识只是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巨大的水下部分便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潜意识。

9—12月份,我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选择全世界顶尖水平的机械与工程系做访问学者,希望从技术的角度再验证一下两件事:1,媒体上爆出来的智能机器人黑科技是否真的已经实现?2,多大包括世界上正在进行的AI和智能机器人研究的前沿到了什么阶段?



在我看来科学就像是哲学沉思、艺术表达和宗教信仰一样,从一个特定视角窥探到真理的一个方面,科学能够带给我们一些关于世界关于人自身的确定性的东西,但它不能否定有其他形式的真理的存在。比如,人的“本我”、“自我” 和“超我” 永远在人性的“天平”之上,永远的不会达到再不会改变的平衡,这就是人性。人性趋于向善,人类就有福了。人性趋于向恶,人类就真的没救了……

【全文完,2.2万字】



8 次查看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