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阿兰生日快乐!(第30天)

作者:张家卫

以色列百日散记(30)《阿兰生日快乐》(二)



算了一下,老帅哥阿兰已经64岁了,10月正是他生日。


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祝他生日快乐,会听过他的老歌。


想写些更多关于上帝的感悟,却发现无形的“哭墙“比耶路撒冷“哭墙”顶上的圣殿山还要戒备森严。


老帅哥阿兰.杰克逊(Alan Jackson)的一首《年纪越来越大》,让我想起了他的老歌,想起了曾经充满希望的世界。



想起了英国摇滚乐队披头士乐队曾经唱过的一首更老的歌,名字就是《当我六十四岁时》。



也许你并不知道这首歌的创作者麦卡特尼,写这首歌的时候才14 岁,那一年是 1956年 ,这也是他写的第一首歌。


现在他已经90岁了,早已经过了64岁的青葱。



歌曲听起来没有那么悠扬,歌词却一样的动人心房,希望老帅哥阿兰可以听到我送上的这首老歌,祝他生日快乐!

    當我到64歲(When I'm 64) 

   當我老了,頭髮掉了,好多好多年以後, 你還會送我一張華倫丁,生日卡片,酒一瓶? 三點差一刻要是還沒回,你可會把門鎖好? 你還會需要我嗎,還會餵飽我,當我到六十四歲?

When I get older, losing my hair, many years from now Will you still be sending me a valentine, birthday greetings, bottle of wine? If I'd been out 'til quarter to three, would you lock the door? Will you still need me, will you still feed me when I'm sixty-four?  

那時連你也老了,只要你肯開金口,我就願跟你廝守。 我可以幫助,修保險絲,當你的燈不亮時。 你可以在爐邊織毛衣,星期天早上兜風去。 整整花園,除除雜草,要你做更多我也不會。 你還會需要我嗎,還會餵飽我,當我到六十四歲?

You'll be older too Ah, and if you say the word, I could stay with you I could be handy, mending a fuse when your lights have gone You can knit a sweater by the fireside, Sunday mornings, go for a ride Doing the garden, digging the weeds, who could ask for more? Will you still need me, will you still feed me when I'm sixty-four?  

每年夏天我們會租間小屋,在威特島上,只要不太貴。 我們會省吃儉用,看孫兒爬到你懷中,小薇、小醜跟小呆。 寄一張明信片,寫一句話,告訴我有什麼感想, 把心裡的話說個清楚,簽上名字,別再耽誤。 就答應我了吧,填個表,永永遠遠做我的寶貝。 你還會需要我嗎,還會餵飽我,當我到六十四歲?

Every summer we can rent a cottage In the Isle of Wight if it's not too dear We shall scrimp and save Ah, grandchildren on your knee, Vera, Chuck and Dave Send me a postcard, drop me a line stating point of view Indicate precisely what you mean to say, yours sincerely wasting away Give me your answer, fill in a form, mine forever more Will you still need me, will you still feed me when I'm sixty-four?

(Facebook by 晚安诗)



这首歌的译者是余光中。


余光中老先生是江苏人,出生在南京,母亲是常州武进人,妻子也是江苏常州人,他最喜称自己为“江南人”。


2017年的12月14日,余光中逝世,享年89岁。



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结婚61年,两人相知相惜,成为一代佳话。作家张晓风曾这样形容他俩的爱情:余光中是众人汲饮的井,而范我存,就是那位护井人。


余光中老先生写过一首最著名的诗歌,名字也叫做《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他写这首诗的时候是1972年,后来开放了,两岸好了。



现在是2022年,50年过去,可这首《乡愁》再读起来,又有了1972年的味道。

——张家卫以色列百日散记(2022.10.3. 第30天)


【《阿兰生日快乐》(二),续完】


24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