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疫情好时光(2020.11.23第62天)


我喜欢冬天,首先就是宁静,少了大自然的灿烂和繁华,心底的灿烂和繁华倒是会因为满目的宁静而升腾起来。

升腾起来的灿烂和繁华是什么呢?满世界的一切,藏于内心的一切,快乐、美好、幸福、善良、美丽、温柔、成功、情谊......一切美好的词汇都有可能升腾起来,就像巨大广场上竖起了一个巨大的电子屏幕,一个又一个美好的词汇,在屏幕上由下往上的升腾,再升腾,像飘舞的泡泡圈,也像甜蜜棒棒糖的模样。

一阵冷风吹过,扫过脸颊的滋味会有点刀割的疼痛,也会打一个寒颤,知道藏于内心的不仅仅有那么多的美好词汇,哀伤、失意、背叛、恶语、小人、阴谋......一堆的负能量会一直的如影相随,像鬼魂附了体一样,让巨大电子屏幕的片刻会出现乱码,甚至是黑屏。

满目冬天的雪白之中,凝神盯着那些个林子,特别是那些个灌木林,矮矮的,乱乱的,细细的,不起眼,却是满目皆是,露出青筋的枝条上会挂着几片已经枯黄,甚至是褐色的小叶子,却顽强的挂着,使劲的让灌木丛显得生机一些。

灌木丛伴着的一定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树,有的高大,有的粗壮,有的弱小些,但冬天来了时候的状态比灌木丛好不了多少。只是因为挺拔,会让人总有高看一眼的感觉,因为镜头里的它们总是让人幻想自己的模样。

其实,芸芸众生的人们又有几人会是大树,灌木丛才是人生的一种常态,能够幸运或者不幸的就是你匍匐的地方,是山间、林子、湖边还是某一个富家或者穷家的院落围墙.......那些数不清的地方,甚至不知晓名字的地方,顽强的活着,让自己灿烂再繁华些,但终究敌不过岁月的更替,敌不过刀割它们的人类。



今天,里贾纳的午间温度是零下6度,太阳却是高高挂着。来了萨省已经有些时日了,大概明白了一些这里的天气,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

萨省冬日的阴天与雨城温哥华相比,要少的太多了。如果乌云上来,那就一定是降雪的预告,不大会打诳语,如同这里的农民,直的很。乌云散了,天气也就一下子晴朗起来,太阳绝不吝啬于它的光芒。但是,气温却并不见得会升高多少,原因就是这里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一片大平原,冷风因为缺少类似落基山脉的的遮挡,又没有海水的帮助,寒冷就找到了栖身的好地儿。因为,决定气温的因素,光照非常重要,风很重要,海水也很重要,当然,上帝的拣选最重要。

因此,萨省的冬天虽然气温在零下的时间长,却是加拿大日照时间最长的地方,全年90%以上的时间都会沐浴在阳光之下。如果一定要拿一个地方对比下,可以将中国内蒙古的呼和浩特拿来比对比对。

今天的里贾纳,就是这样一幅模样。一直的零下温度环境,阳光也一直的普照着大地,满目的白雪依旧,以宁静的方式存在。大路上的雪早已经被市政清理的干干净净,居民区里的雪因为“各扫门前雪”的规定,雪将家家户户分割成了雪格子的棋盘模样。

我驾车来到了瓦斯卡纳(Wascana )湖,这是我最喜欢的里贾纳景观。它位于市中心的南面,绕湖的大片区域是市中心商业区的8倍,包括省议员大厦、博物馆、美术馆和里贾纳大学等。我查了下,这一区域的占地竟然达到了 2300 英亩(1.4万中国亩),定位也是大型城市公园,面积竟然超过了纽约市的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和温哥华的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

瓦斯卡纳湖(Wascana Lake)的历史可不算短,见证了里贾纳的建市。当年,应该是1903年,比萨省成为省的年份还要早一点。里贾纳的规划,就是绕着这瓦斯卡纳湖,不过,那个时候,叫瓦斯卡纳小溪,后来才通过不断的筑坝拦水的方法让溪成湖。

一个世纪的沧桑,面积300英亩(1800中国亩)的瓦斯卡纳人工湖,确实是完全看不出人工的痕迹。

就比如绕湖的一片一片灌木丛吧,与并不横平竖直的大树、小树们一起站着,好像真的已经存在了一个世纪,即使是白雪覆盖,却完全可以想象出它们肆意生长时候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