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难忘1999 | 2019.11.25 第79天 【印象纽芬兰(二)】


泰坦尼克号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记得同名电影是1998年4月份开始在中国上映,我去影院看的。2012年4月份,3D版的《泰坦尼克号》又在中国重映,我也去看了。这部影片最早是1997年12月19日在美国首先公映的,获评一系列大奖。


泰坦尼克号的故事在中国人的认知中,应该就是电影里的镜头:风光旖旎的大西洋航行,豪华的邮轮设施,贵族气派的海上派对,上流社会与底层人士的冲突,巨大海难来临之时的恐怖场景,惊恐万分的人们瞬间暴露出来的人性之恶以及人性之美……


穷画家杰克和贵小姐露丝的“一见钟情”贯穿始终,却让每一个人突然懂得爱情的真谛来源于真实而非简单的门当户对,丘比特之箭射出来的距离往往就在一瞬间。杰克和露丝的故事,后来的人们众说纷纭,考证的版本也是五花八门,是真是假或者说半真半假,我倒是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常常会设身处地的去还原这样的场景,比如把自己代入进去,便会认可电影中的逻辑,而非故事的本身。


世界上因为泰坦尼克号而建立的纪念馆据称约为10座,主要分布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境内。最气派的应该是位于英国北爱尔兰,2012年才开馆的贝尔法斯特泰坦尼克号(TitanicBelfast)纪念馆,这地方是108年前泰坦尼克建成下水的船厂原址。加拿大最大的纪念馆应该是位于哈利法克斯大西洋海洋博物馆(Maritime Museum of the Atlantic)内,最小的我觉得应该属于纽芬兰北岸一个叫做Long point lighthouse的灯塔,这里也藏着一个小小的泰坦尼克博物馆。


原本的纽芬兰行程是十天,计划前五天在纽芬兰的首府也是最大城市圣约翰斯(St. John's)逗留,先是参加纽芬兰纪念大学的一个会议,间隙寻根圣约翰斯城的几个历史典故,后半程便是去纽芬兰的其他几个岛屿瞧瞧。纽芬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岛省,从地图上看恰如一个分开五指的大手,岛与岛之间并不直接相连,岛与岛之间的交通往来需要先返回手掌,才能再去下一个目的地岛。因此,一次性完成所有岛屿的旅程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当然,顺着手指来来回回的跑,两边是岛屿与岛屿天然相隔而形成的风景如画的大西洋,映入眼帘的是辽阔之后的小鸟依人或者是你侬我侬的暖语荡漾,是不是也会别有一番趣味和美的图画萦绕呢。



温哥华的Lily早就跟我念叨她家在其中的Elilston岛上有一个别墅屋,计划未来也可以做做Airbnb,期望我可以前往体验体验。大冬天的纽芬兰季节,能行吗?Li ling倒是认真,说了不少的方法,我也就确定前往了。临行前两周,再次确认,才知道因为是网上下单买的屋子,不仅仅冬天的取暖停了,水电也停了,Wifi信号更是没有,换句话说,天寒地冻的季节里是不适合居住的。Lily不停的抱歉,我倒是觉得挺好,相信人家是真心实意的邀请,再也说明太太在家确实不用做工,打理房子的事是先生在做,自己浑然不知也是情理之中。


因为购买的是往返不能退签的机票,因此想通过Airbnb再定其他的小岛房屋,圆一圆冰冻的体验,却遭到亲友们的一致阻击:气象变化无常,交通路况不熟,天寒地冻属实,已经没了前往的理由,为什么还一意孤行?我想了想,也是,行走的意义在于心平气和,而非一意孤行!纽芬兰最好的季节是每年的七八月份,留点念想,再来!机票是没办法退签了,只能再重新买一张,多伦多与纽芬兰的航线属于国内垄断航线,真的很贵,单程也要500多加元。


当地最著名的信号山,海拔并不是很高,却是圣约翰斯登高望顶的地方。半山腰上,坐落着一个叫做 Johnson Geo Centre的博物馆,翻译过来应该是地理中心,里面展览着地球上不同时期的一些岩石,还有纽省支柱产业海上石油的钻井平台模型展示。但是我最向往的是其中关于泰坦尼克号的展览区。展区不大,实物很少,主要是以海报和模型的方式回顾了泰坦尼克号从建造到首航的历史,展示了泰塔尼克号首航过程中发生的一切,特别是在纽芬兰附近海域撞到冰山之后发生的一些细节,包括船上与岸上的通讯往来记录和值得记忆的船员和乘客,也展示了海难发生之后大大小小的动人或者悲情的故事。



一定要来看看圣约翰斯“泰坦尼克号”展览的心情,首先是因为《泰坦尼克号》电影的凄美和震撼,太深刻的印入了脑海,我觉得只有站在距离当年亡灵们最近的地方,去聆听真实的泰坦尼克号故事,才会将影片中的凄美和震撼还原。再就是我自身的经历,每一年的11月24号,我都不会忘记这个特殊的日子。被称为“中国泰坦尼克号”的“大舜号”特大海难事故,发生的日期是1999年11月24日,至今整整是20年了。中国的土地上早已经悄无声息,如同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故一样,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讲政治”的画外音就是“选择性遗忘”,一切都是以“稳定”的名义,中国大地上不会竖起任何一座纪念馆,甚至是相关的文字也是凤毛麟角,如烟散去。


百度百科记载:1999年11月24日,山东烟大汽车轮渡股份有限公司“大舜号”滚装船,旅客船员合计312人,汽车61辆,由烟台出发赴大连,途中遇大风浪于15时30分返航。调整航向时船舶横风横浪行驶,船体大角度横摇。由于船载车辆系固不良,产生移位、碰撞,致使甲板起火,船机失灵,经多方施救无效,于23时38分翻沉,造成285人死亡,5人失踪,生还者仅为22人。



我算是中国版“泰坦尼克号”的见证者和亲历者。事故发生后,即以公司整顿工作组副组长的身份进驻公司,接替已经被调查的肇事公司主要负责人一职,全力以赴处理善后和整顿公司以恢复运营,因为活着的上千号员工也还要有饭吃不是。期间也正是寒冬腊月的季节,颇多艰辛,最痛心的还是海难的残酷,至今无法忘怀。11月24日的深夜,寒风刺骨,巨浪滔天,大多数遇难者亡命在冰冷的海水里,坚持爬到沙滩的如果没有站起来,就是以匍匐的身形卧着永远的不再醒来……

【未完待续,明天继续(三)】


40 次查看

Opmerkingen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