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模样(第82天)




骑着单车在校园里骑行,与学生们上下课的车流汇在一起,是一个散发着青春味道的场景。
印象最深的自然是剑桥大学的骑行。因为剑桥大学与小小的剑桥市完全是融合在了一起,没有那些便捷的现代交通,除了步量,余下的就是单车了。

那时候,我先是骑摩拜单车,骑ofo单车,再后来干脆买了一辆二手的单车。
后来有些后悔,如果继续骑摩拜或者ofo,也许他们就不会消失了。
康河边上的步行道、古老建筑间的小街小巷、郊区的乡村羊肠小路,我无数次的骑行其间。

杨柳的柳丝荡漾,秋天的落叶纷飞,天鹅的美和骄横,牛的惬意和旁若无人,都是我眼睛里的画面,看久了,拍照的兴趣会都没了。
当然,最多的时候,是夹杂在五颜六色的学生们中间,戴上那条红黑暗格的围巾,再扣上一顶大红色的毛线帽,冒充年轻人,让自己变得真是青春。
西南交大的犀浦校区,位于成都市的西南面,坐落在郫都区的犀浦镇,是三所校区的新校区,也是当下的主校区。

校园里,种了好多银杏树,冬初的季节,几场雨下来,满地的金黄。
单车骑行在上面,像压过了一层软软的浪漫,叶子也会飞起来,偶尔积水的地方也会飞溅起一些水花,溅在裤脚和鞋面,不脏,湿湿的……

校园里清净的很,没有喧闹。
老师和学生们一定正在课堂上,这一点,我从那些一座座露着和蔼笑容的前辈铜像上就看得出来,因为我端详他们的时候,风声似乎都去了。
我慢悠悠的骑,也会突然的加速,让风舞起来,感受着头发飘起来的感觉。
我还会使劲的甩甩头,试试脑袋有没有嗡嗡作响的沧桑。有,我也会说没有!
那天,我还去了成都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的品学楼,听刘进教授讲美国文学。

课毕后,我们沿着一地碎黄的银杏树林逛逛校园,聊着艾伦.金斯伯格(Alen Ginsberg)写的《Hawl》(嚎叫),聊着上世纪六十年代垮掉一代(Beat generation)的意义 ,聊着当下网络上的戾气和愤愤不平……
我说“好像望到了秋日剑桥的一角”,也好像听到了那首好听的英国歌曲《斯卡布罗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