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青春的模样(第82天)




骑着单车在校园里骑行,与学生们上下课的车流汇在一起,是一个散发着青春味道的场景。

印象最深的自然是剑桥大学的骑行。因为剑桥大学与小小的剑桥市完全是融合在了一起,没有那些便捷的现代交通,除了步量,余下的就是单车了。


那时候,我先是骑摩拜单车,骑ofo单车,再后来干脆买了一辆二手的单车。

后来有些后悔,如果继续骑摩拜或者ofo,也许他们就不会消失了。

康河边上的步行道、古老建筑间的小街小巷、郊区的乡村羊肠小路,我无数次的骑行其间。


杨柳的柳丝荡漾,秋天的落叶纷飞,天鹅的美和骄横,牛的惬意和旁若无人,都是我眼睛里的画面,看久了,拍照的兴趣会都没了。

当然,最多的时候,是夹杂在五颜六色的学生们中间,戴上那条红黑暗格的围巾,再扣上一顶大红色的毛线帽,冒充年轻人,让自己变得真是青春。

西南交大的犀浦校区,位于成都市的西南面,坐落在郫都区的犀浦镇,是三所校区的新校区,也是当下的主校区。


校园里,种了好多银杏树,冬初的季节,几场雨下来,满地的金黄。

单车骑行在上面,像压过了一层软软的浪漫,叶子也会飞起来,偶尔积水的地方也会飞溅起一些水花,溅在裤脚和鞋面,不脏,湿湿的……


校园里清净的很,没有喧闹。

老师和学生们一定正在课堂上,这一点,我从那些一座座露着和蔼笑容的前辈铜像上就看得出来,因为我端详他们的时候,风声似乎都去了。

我慢悠悠的骑,也会突然的加速,让风舞起来,感受着头发飘起来的感觉。

我还会使劲的甩甩头,试试脑袋有没有嗡嗡作响的沧桑。有,我也会说没有!

那天,我还去了成都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的品学楼,听刘进教授讲美国文学。


课毕后,我们沿着一地碎黄的银杏树林逛逛校园,聊着艾伦.金斯伯格(Alen Ginsberg)写的《Hawl》(嚎叫),聊着上世纪六十年代垮掉一代(Beat generation)的意义 ,聊着当下网络上的戾气和愤愤不平……

我说“好像望到了秋日剑桥的一角”,也好像听到了那首好听的英国歌曲《斯卡布罗集市》。

成都电子科大的校园里,也是满眼的共享单车。去食堂的路上,我们熟练的用手机开了单车的锁,将风景甩在脑后,竟然有一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记得刚从大学毕业那年,我用半年积攒的薪水买了一辆凤凰牌的紫红色单车,愣是从大连香炉礁码头骑到了远在陵水桥的母校-大连海运学院。

天色还蒙蒙亮,施行半军事化管理的学生们却已经在跑早操了。

金保同学留校当了中队指导员,正在操场边上威严的站着。我将单车停在路边,欣赏着他威严的训斥学生,想着当年我们是怎样被中队长训斥的模样。

早操结束了,我笑着迎上前去说“你忘记我们当年是怎么在背后抱怨中队长的了吗?” 他赶紧用手比划着捂住嘴,不让我再言,怕学生们听见而没了面子。

看到我的单车,眼睛立即放出了光,赶紧也试着骑了骑车,那羡慕的眼神让我早就忘记了一路骑行的辛苦。

金保同学早就是相当级别的国家干部了,我想他一定不会忘记那个清晨的单车场景。

西南交大的建校史可以追溯到1896年,孙中山先生的铜像和题写的字“天下为公”以及“努力学习,建设救国”就立在5号教学楼的前面。

犀浦校区以沱江为依托,还真有些“青草岸阔,曲水飞桥,青竹吐翠,灵毓吉祥”的生态校园样子。尽管我骑行的时节主要是在深秋,还有些秋凉,但依然可以透过校园在沱江水中的倒影,想象出来它们妩媚时候的模样。


那一天,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偶遇了校园内的机车博物园,机车博物园里有一个学生办的机车咖啡馆,当值的服务员有大四的张安,大二的一扬,后来还来了一位大一的王瑞。


我喝了一杯咖啡,喝了一杯奶茶,与他们侃了半天的山,还拍了一张像是老友的照片。


说起了我在大连海事大学捐建的心海沙龙咖啡馆,竟然已经十又一年。不知道从这里走出多少像他们一样的学生,我只知道他们回首母校的时候,一定会记得学校也有一个好有格调、好温馨的咖啡馆。

如果他们在这里恋爱,哪怕是失恋,也会记得曾经有一个难以忘怀的校园地方—心海湖畔,因为格调真的很高。

我让秦玲店长拍了几张照片给我,十三年前为学校栽种的那片银杏树林,还在夕阳下站着。


秦玲店长留言道:

树长得还不是很粗,碑石上的字已模糊不清了,也没人给描一描。

我数了数原来的树木数是43棵,看现在存活下来的只剩下40棵了,另外那三棵只剩下伐掉的矮树桩子。

今天就要离开北京了,斌哥一再推荐去看看夕阳下的故宫伴着护城河的景色,还有一家据他所言是全北京最有格调、最有景色、最北京的餐馆-【四季民福】。


他临时有点家事,我就邀上勤习教授前往。

因为疫情,游故宫的人自然少的很,倒也是难得故宫的真实。


导游小伙子的讲解有些水,却也是道出了24朝皇帝的天国黄昏。

我与太和殿门口的大狮子合了张影,想起了儿童时与妹妹一起在天安门前的那张合影,也是威武、好看的雄狮,她却已经寻了天上的白云吉祥。


我与勤习教授也骑上单车,骑得飞快,好像只有这样,才会找回青春的模样。

骑的太快了,竟然没有留下一张骑车的照片,如同当年。

去往天津的城际列车上,窗外的城市灯光有些鬼魅,一句诗歌涌进脑海:

啊,卡尔,你不安稳时我也不安稳,而你如今可真正困入了时代的杂烩汤……”

这正是艾伦.金斯伯格的诗句。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2.29第82天)



14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i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