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同天 ——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9.24 第2天)


去年,我随着北美曹先生、孔先生一行驾车从西到东,9月19号到的多伦多。当我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北约克那间红砖墙面的三楼小屋,望着窗外的小枫树,多伦多认识的人很少很少,是完全陌生的一座城市。


不过,这样的陌生和安静正是我想要的环境。因为,于我而言,这里像极了一张白纸,我可以自由的涂抹色彩,以无为的心态遇到人、遇见事和天马行空的去想一切无厘头的东西,而我的法宝就是相信无知、相信缘分和相信人的真心可贵。

去年的12月17日,张家卫多伦多百日谢别会,来了七八十号多伦多的新朋友,一些朋友感觉相见恨晚,一些朋友已经如老朋友一般,大家恋恋不舍。从温哥华专程飞过来的二十一位老朋友,迅速的融入到多伦多的新朋友堆里,毫无违和感,好像早就是一家人一样。

经常有人问我小众的魅力究竟是什么?我常常也是语塞,难以回答,因为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发生,而非谁设定或者追求的结果。如果一定要问,我只能抛出“感恩和奉献”的理念,我一直以来言传或者身教的就是这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大道理。其实,我自己也没有做的那么好。


因为多伦多与温哥华的三小时时差,我一直到凌晨的三点才睡。

今天,我去了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看晓健的学校。一年来,晓健的学校与我在温哥华的小众朋友联络颇多,就差协议签署的份了。却因为疫情的持续日久,协议的前提条件变得模糊和棘手,不得不慢下脚步,但是我一直记挂着晓健,因为我知道他一直在努力的打拼着。我喜欢坚持和执着的人!

王慧是多伦多小众俱乐部的股东,一位很职业的女性,却不乏古道柔肠,她昨天和崔院士一起去机场接的我。他们7月份专程去了趟温哥华,喝了两瓶2011年的茅台,品了TWG Tea的茶和牛排,与同是多伦多小众俱乐部股东的美蓉老板达成了共谋大计的意向。我看着,也听着他们的每一次兴奋和纠结,从心里祝福他们可以风月同天。


姚大师对于易经八卦的研究颇深,身边也是簇拥着一批拥趸者,他的易明堂在多伦多也是有些名气。我与他的缘分和交流倒是不少,他也给予我诸多鼓励,希望我可以更好的大展宏图。无奈我也是佛系惯了,嘻嘻哈哈的总是没个正经。闻知我要来多伦多逗留,姚大师早早的就与我招呼,他对孔家庄的名字和思路赞赏有加,于是相约一起去晓健的学校看看,寻寻卦象上的风水宝地。去年,我在尼亚加拉小镇住了四天,留下不少的心得体会,我喜欢这地儿,属于有灵气、有味道的地方。

Bob主席注重于养老事业的拓展。去年的多伦多期间,我与他走的并不很近,但是从他被推举为多伦多小众俱乐部的主席之后,表现出来的有板有眼、沉稳之下的激情洋溢,特别是对小众理念的认可和坚守,常常让我刮目相看。

因为去年的多伦多百日,我与老友宋扬成了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们的理念和行事风格颇为相近,我多伦多回去之后的跨年演讲,他坚持以联合主办方的标准匿名赞助,又亲自飞去温哥华现场聆听,再叙情谊,让我深受感动,更加慨叹于人间正道,理念为先的现实道理和意义。

今天,果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们一行驱车前往尼亚加拉,一路说不完的话,下车注意防疫。晓健和Connie校长等早早的就候在了学校门口,我们用手肘相触代替了握手,带着口罩的面颊虽然看不到彼此表情,却能感受到老友重逢的欣喜和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