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去了(第50天)



取这个题目,是借了鲍鹏山-鲍先生的书名来着。
接过鲍先生递过来的书,白底大红的字体,“风流去”三个字甚是亮眼。望着笑容可掬的鲍先生,我小心的问了句“《风流去》书名的含义为何呢?”

鲍先生言“说的是人,也是事儿,成也罢,败也罢,斗转星移,无论如何风流,终究都要化风而去的。”
三千年来浪涛尽一声叹息风流去——
鲍鹏山先生,是上海开放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早年时候,他就在贾平凹主办的《美文》上开设专栏“再读圣贤”,声名鹊起。再后来,他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开讲,讲的是《新说水浒》,还有《孔子是怎样炼成的》,共16集,收视率直逼易中天。

【2016感动上海年度人物】颁奖词上说他是“上海市民欢迎的文化学者和道德榜样”
我笑道,初看《风流去》书名,我倒是立马浮现了“虫二”两字,以为与“风月”有关。看来是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