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风雨无阻 ——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9.23 第1天)



作者:张家卫



昨天,周二下午三点半的TWG Tea Club的读书会,第43期推荐阅读的是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先生的新作《价值》。我很高兴,我的好朋友、2019年多伦多百日第三站的首席伙伴支持者波哥和双汇、百果园、小肥羊的主要投资人兵哥都来线上见面并分享了他们对于价值的真知灼见。我分享的文字《长期主义者的颂歌》也放在了昨天的公众号。

一晃,TWG Tea Club的读书会,按照每周一本书的频次,竟然坚持了43期,也就是走过了11个月的坚持。疫情来了之后,转到了线上Zoom,换了一个方式,反而将TWG Tea Club的门打开了,迎来了不少天南海北的新书友。利用政府令稍微宽松一些的机会,老书友小范围的与这些铁杆新书友们在TWG Tea 温哥华门店见了面,品尝了TWG Tea中秋的新月饼,才发现他们不仅仅声音甜美,人也长的个个风姿绰约,果然是读书人的玉树临风。

如果说上周六19号在香柏庄园与丁果先生对话后的烤全羊晚餐,算是线下道别,昨儿的线上读书会自然也就成了与大家说“再见”的时刻。大家用言语,用留言板上的字,表达着一份祝福……我很感动,念想着与相熟或者不相熟的他们,每一次的见面或者聊天,念想着我们相识的缘分,或者也就是微信群和网站上轻轻的点赞或者问安。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对世界充满了感激,庆幸自己可以来到这里,成为世界大海洋中的一颗小水滴,享受着大海的辽阔,享受着大海的自然和美,可以与大海中那些五颜六色的鱼儿虾儿或者不知道名字的小生物们一起嬉戏和欢歌。虽然,也会发生那么多千奇百怪的事儿,比如汹涌和海啸。但是,那么多的小水滴一起抱着相拥,风平浪静之后的大海依然是我们最可爱的向往。

2020年是我“十年十国”、“百日百篇”计划的第四站。因为疫情的原因,这“行走”的事儿自然充满了变数。如果坚持行走,无疑就成了“逆行者”,我又不是白衣天使,“逆行”会给自己更给他人带来怎样的影响,一直纠结的很。再说,这政府防疫令无论如何是需要遵守的,不仅仅是加拿大,也包括任何一个我意欲前往的国家。我坚持申请的国家和地区首先是以色列,然后备选了中国、日本、新加坡和台湾……

7月份的时候,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的回复来了,我着实兴奋了一阵子,终于可以前往这个神奇的国度,去年就是因为中东不太平接受教授建议而临时取消了原定日程,今年又遇疫情,但还是渴望可以圆梦。

Dear Jiawei,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and I am sorry for the delay in my response.

I was delighted to read that you are interested in a visit the Jerusalem Business school. We will be happy to host you. I CC to this email Dr. Sharon Arieli, who is my colleague at the business school, who will be happy to co-host you. We will look into the administrative issues and will email you again soon.

Best regards, Lilach

Lilach Sagiv, PhD.

Head of the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rea

Jerusalem Business School

Th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Mount Scopus, Jerusalem, 91905 ISRAEL

接受函后面注明了需要考量以色列国门开放时间以及签证等问题,换句话说,如果以色列因为防疫需要继续控制外国访客的进入,那么我就还是不能成行。

一直等到了8月中,世界范围内的COVID-19的威胁一直在高压之中,以色列的国门紧闭,再看看日本和新加坡,也是一样的状况。台湾倒是一个选项,但每天阅读着台海局势的紧张,我想了想,行走是独居和所见所闻所想,战地记者这活儿可不是我的“菜”。中国倒是可以回了,认真研究了下回乡须知,其复杂程度换了一句口吻告诉你“如果你真的爱国,最好此时不要回来!”读懂了这句话,再加上票价高昂,对于我这坚持“准苦旅”的百日行者,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这个机动选项。

八月初,我们一行去了萨省,去看了朱大姐的天鹅农场,考察了我们策划的孔家庄。我写了一个《一个新家的梦想》,温渡传媒的美嘉做了一个好看的《新家》短视频,朱大姐和我又线上讲了讲孔家庄的方案设想,发出了招募20名“意向垦荒者”的邀请,呼啦一下竟然报名了38位。五花八门的问题也就来了,一个是情怀,一个是梦想,事儿是好事,却也要踏踏实实的落地不是。

行走的初心在于发现真实,用最平凡的旅行和独居,与缘分的人和事儿相遇,再记录下来,卷成记忆,化为自己的内心。如果可以分享他人,给他人一点点启发,抑或是为他人带来价值,那就是不仅仅度己更是助人的好事。如果能够在行走路上,让梦想落地,岂不更是一件好上加好的好事呢?

于是,我就想,干脆就去萨省,去天鹅农场,去孔家庄如何?以“新家”为题,走一个“新梦想”的第四站。如果可以真的助力孔家庄的落地,应该是最好的所思所想和所见了。唯一的出入是与我的“十年十国”计划有点偏题,去年走了安大略省的多伦多,今年再去萨省里贾纳,虽然不是一个地方,却同属加拿大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不过,我又回头安慰了一下自己的不安,我居住在加拿大西部的卑诗省,去年去了东部的安大略省和纽芬兰省,今年再去中部的草原省,倒也是将第二祖国加拿大深度行走了一趟,也算一种近水楼台吧。或者,我就将第四站作为一个逗号,而不是分号,将“十年十国”的计划修改为10+1!

昨儿读书会后,一家人包了饺子,我又亮出了擀饺子皮的功夫,儿子惊叹于我这不会厨房的人啥时候学的这门手艺,我自豪的说:“你奶奶当年的亲授!” 那年月,一般只有过年或者大节日才可以包顿饺子吃,因此直到今天每当大的日子还是喜欢包饺子、吃饺子来表达喜庆或者迎来送往的心情。不过,老母亲却已经走了23年了。前天,大哥给我留言,说回去老家上了上坟,填了填新土,也替我念叨了念叨……

今天早上,加拿大气象部门针对大温地区发布了特殊天气预警:大温将迎来秋季首次活跃风暴,从今天到本周末,暴雨和强风将席卷大温多个城市。由于天气动荡,周三周四大温地区可能会出现雷暴。再看看多伦多的天气预报,却是风雨刚过,连着数日的阳光明媚。

一大早起床,我望望灰蒙蒙的窗外,果然是一夜大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去机场的99号公路上的车子早已经是川流不息,我笑曰:“真真的风雨无阻!”又想想多伦多的好天气,竟然有了一丝骄傲的感觉。

疫情之下的机场人很少,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复杂,或许是因为国内航班吧,例行的询问以及温度测试、初检和安检,保持安全距离,每一位机场人员都戴着口罩,不紧不慢,口罩后面我能感觉到他们笑吟吟的样子。

突然就想了一个问题,中国对待这病毒几乎到了全民皆兵的程度,发现一个病例,恨不得查出他个祖宗三代,封小区已经不够,听说还要封一座城。但这加拿大,首席卫生官包括省长、总理一再提示,政府有关部门也是一再警告,从上到下却是佛性的很,慢条斯理,该居家的居家,该上班的上班,该溜达的溜达,一切原则以政府限制令的通告为准,公众们自觉执行,皇家骑警也是发现了几起超出规定人数聚集的案例,除了按照政府令授权给予警告罚款和通报之外,并无其他更严厉的惩罚,但加拿大的一切波澜不惊,如同反正听不懂英语就让电视嚷嚷去吧的感觉。这不,卑诗省的贺瑾省长昨儿正式宣布提前举行大选,政府又要暂时停摆了,要不是NDP信守承诺立项了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我还真不大待见这新民主党NDP。

中国政府和加拿大政府,究竟哪个管法更好呢?只能说,谁住在哪里,谁就知道哪里吧。如同鞋子里面的脚,谁的脚谁自己知道。

我是全副武装啦!我这还是第一次戴上这面罩,Costco买的,19.9加元十个。戴着这行头穿行在机场和登机,有点威风凛凛的感觉,安检的时候刚想脱掉面罩,安检人员连连挥手说“NO”。登上飞机后,人倒也不少,除了每排的中间座位空着之外,每一排好像都坐满了。希望我们今天的航班一切平安!我相信一定会的!



对了,去萨省为啥要先飞来多伦多?去年12月离开多伦多的时候正是大雪纷飞的季节,皮卡便留在了那里。本来想着今年4月份春暖花开再来把车开走,顺便沿着美国的西行路线从东到西走一圈,COVID-19将一切都静止了。难为了宋扬家的车位,足足占了十个月!也好,飞来多伦多与老友见见,地接就交给Bob主席的小众俱乐部了。仅仅逗留三天,27日驾车去萨省,再走一次金色的加拿大秋天和秋景。


伙伴支持者:安泊金融





58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