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餐露宿(2020.9.28 第6天)


因为昨夜没睡好的缘故,一路上我拐进休息区打盹的次数竟然超过了五六次。行驶到横加公路17号由北向西转向的萨格伯里(Sudbury)城市,天色已经开始黑了。太阳刚才还让我不得不把遮阳板拉到左侧挡住它的刺眼,却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日落西山。


加拿大的高速路,自驾过的朋友都会有体会,不仅景色优美,维护的也非常好,偶尔会有修路的工程,倒常常成了了解加拿大交通文化的一景。老远看见一人举着一个Stop的牌子,车子便听话的排起了长龙。当Slow的牌子举起,车子鱼贯而行,不少人还会向这举牌的人挥手致意。这举牌子的人不过是工程队的工人交通员,持证上岗,可真的不是什么警察大人。

路开始变得黑漆漆的,没有路灯,我想象着如果将公路上行驶车辆的车灯全都关闭之后的情形,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跟在一辆大货车后面慢悠悠的开着,让思绪再飞一会儿。

一切美的事物似乎都是在阳光之下才可以发现,讴歌黑暗中的景物和人,灯光是必不可缺少的道具。如果唯有黑暗呢?没有一丝光亮,又会如何呢?我想,美是不会再有了,升腾而起的自然就是恐惧。如果时间足够久,或者发疯,或者适应黑暗的生活,让美的定义改写。

比如,光明时候看到的东西,会成为自己再次感知世界的美好记忆。去发现身边的其他人,从他们的话语或者温暖的身体接触中,知道世界并不是孤独的黑暗。黑暗只是眼睛里的感知而已,真实的世界里,依然是五彩缤纷的光亮。

如果世界真的如混沌初开之时或者末日时刻一样,除了黑暗并无其他,又会怎样?我想,当时人类如何过的,我们就会怎样?一定也有幸福,也有美好,自然也存在恐惧......其实,人类只是生活的形态变了,本质并没有脱离动物的原始。

我们总觉得黑暗已经离我们远去,其实就在身边,一个新冠病毒就让全世界的人类瞬间停止。战争的尘嚣天天在电视和广播上嚷嚷着,大人物喊倒也不奇怪,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疯子。小人物的百姓们也在摇旗呐喊,我觉得他们真的是在阳光下生活的时间太久了,需要扔到黑暗中去,让他们体会一下末日时刻的惊悚和无助。

到达西班牙小镇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寻了一个依山傍水的汽车营地,名字叫做Waterfalls Loge Inc。将车停在了一片草地之上,车头放在一颗大松树的下面,让松枝盖住了前窗玻璃,我感觉到了一点房车的味道。

今晚,我决定,就在车里过夜了。车是蓝色的福特皮卡,后座很宽大,毛毯、枕头等是去年在多伦多时候用过的东西,物件齐备。Covid—19还在到处溜达呢,我就暂且避之一避。

营地里除了几盏小路灯亮着,人们好像早早的就睡下了。耳边传来瀑布的流水声,不大,也不知道在哪里,余外的声息就一点也没有了。我下了车,在黑嘘嘘中走了走,脚下的沙子路发出声响,稍微有一点吓人。抬头看了看天,竟然有月亮高悬,可能因为太高太远的原因,小小的,也不亮。零星的星星挂着,也不亮。

回到车上,我用车钥匙的遥控将车锁上。故意开了一下门把手,警报立即叫了起来,夜间显得刺耳的很,赶紧关上,这也算是一道安全屏障吧。

稍微坐了一会儿,车灯也完全熄灭了,周边变的一片漆黑。我拿出电脑,开机,电脑屏幕竟然亮的有些晃眼,没有任何信号,文字却是可以写的,今天的散记就是这些了,明天见。

张家卫庚子年百日散记(2020.9.28 第6天)【一个人的加拿大(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