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先生在英国(三)2018.12.5

伦敦逗留的这几天,我原本只是想到大英图书馆而不去大英博物馆,因为我一直以为“博物馆”是观赏文物的地方,而我只想与马克思先生多呆一会,找找马克思先生的当年灵感。当知道了马克思的大部分读者生涯恰恰是在1857年竣工的大英博物馆圆形阅览室里度过的时候,我一方面嘲笑自己的无知,便是决定第二天一定要去距离图书馆并不远的博物馆再呆上一天。那里的恢弘阅览室虽然没有了,马克思先生喜欢的那把G7的座椅肯定不在了,但宏伟的阅览室圆形轮廓还在,关键是马克思先生的魂魄一定还在那里游荡。


第二天来到大英博物馆,这座大英图书馆的主要前辈之一,外形上要显得威武雄壮多了。英国所到之处,凡是透着庄严,装饰华美,由巨大石头筑造的建筑基本上都是属于教权和王权的时代,即17世纪晚期启蒙运动开始之前,而以红砖为主要格调的简朴建筑风格基本上是18世纪以后的产物。



我不懂建筑史,只是所见所思。凡是以为国家都是教皇和国王私产的朝代,建筑就会很宏伟,彰显教皇和国王的神圣和伟大,钱自然也是举全国之力而不用太担心预算。而启蒙运动之后教权早就退居了二线,王权开始受限,百姓有了话语权,这建筑风格便一下子低调了起来,四四方方的红砖结构,历经300多年倒是形成了今日英国风景之中不可缺少的一片砖红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