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先生在英国(五)2018.12.7

约翰·密尔(John Mill)是英国另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他出生于1806年5月20日,卒于1873年5月8日,比马克思先生长12岁,去世也早了10年。他最著名的著作是《论自由》,出版于1859年,而《共产党宣言》发表于1848年,两书虽相距11年,却同属于19世纪中叶同一个时期。


中共中央党校哲学系教授许全兴2007年曾经在人民网撰文《怎样理解马恩“自由人的联合体”思想》,他说:

“毫无疑问,这两本书影响了20世纪几乎整个人类的政治思维和政治行为。在世界范围内各个国家的政治实践因此而分为两种:一种信奉共产主义思想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另一种崇尚自由理论实行民主政治。前一本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经典,后一本是自由主义理论的基石。20世纪的世界曾一度由这两本书所生发开来的思想和制度,分化为互相对立的两极。一直到20世纪将近结束的时候,这种两极对立的局面才因为苏联的瓦解和中国的改革开放而有所改变。”

“过去,对自由,有些人一度讳莫如深,总觉得是一个敏感的词汇;在对自由的理解上,也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误解。其实,自由思想是马克思的基本思想,这一思想集中体现在马恩关于“自由人的联合体”思想中。”


我不想去解读关于“自由”的定义,因为即使在中国,能够懂得或者明白这一含义的人都知道“自由”是一个公共概念而不是特指。无论以什么样子的理论去解读,“自由”就是“自由”,我相信马克思先生和恩格斯先生想说的“自由”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段时间,除了美中贸易争端之外,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也不太平,法国巴黎的“黄马甲”便是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据美联社报道,巴黎中心区12月1日遭遇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城市骚乱,示威者点燃汽车、打破窗户、洗劫商店,在巴黎地标性建筑凯旋门涂鸦。而中国新华网则撰文说:

“‘黄马甲‘”运动在法国持续发酵。数以万计的法国人通过社交媒体自发组织,身穿黄色马甲走上街头,抗议法国政府上调燃油税导致油价上涨,并借机发泄对法国政府福利改革的不满,这起运动规模之大令法国政府猝不及防。”


“分析人士认为,“黄马甲”运动折射近年来法国中产阶级在经济不景气、政府加重税收的背景下,购买力下降而缺乏获得感的困境。”


此外,比利时和荷兰也相继出现了“黄马甲”运动,加拿大也出现了身穿黄色马甲的抗议者,他们不但抗议碳税,还反对加拿大参与签署联合国的《全球移民协议》。


一种观点说,马克思先生笔下的工人阶级又觉醒了,这是资本主义再次灭亡的前夜。我不想评价这一观点,因为“黄马甲”抗议的严重情形至少表现了工人阶级或者说普通百姓对于政府政策的不满。不管“黄马甲”们是出于自私自利的利益诉求还是为了推翻可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他们似乎有权利走上街头,说“No”。这是马克思先生宣言的自由,也是约翰·密尔推崇的自由。我发现了一张照片,法国街头的一组黄马甲真的打出了一杆印有斧头镰刀的红旗。


乘坐伦敦地铁站前往大英博物馆,要在罗素广场站下车,然后步行穿过罗素广场就到了。我对于罗素先生是有情结的,莫名的就会喜欢“Russel”这个单词,觉得有点神灵保佑的感觉。



不过,罗素广场与罗素先生还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Russel”这个单词并非罗素先生的专利,英国人似乎也并没有太买罗素先生的帐。英国的名人多,再是百姓们除了信信上帝,最主要的是信奉自己而非什么伟人。这一点倒有点《国际歌》歌词的意思“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