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麦卡锡(McCarthy)是谁?(三)2018.10.18



今天晚上,去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又看了一场电影,严格的说是一场"观影沙龙"。电影的名字是《The ballet of the nations》(国之芭蕾),用芭蕾舞的手法,但不是芭蕾舞剧,揭示了战争背后的逻辑和结局。2018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英国很多地方都开始了纪念活动,但是并没有统一的 "口号"和部署 ,有点润物无声的感觉,比如圣保罗大教堂大厅一角的纪念壁、最美拉文纳姆(Lavenham)小镇的墙壁战士名单,还有剑桥大学栅栏上挂着的五颜六色的活动海报……





短短50分钟的电影,从头到尾基本上是黑白色调,通过一个英国老妇人手里翻阅的图书展开剧情,这本书的名字就叫作《The ballet of the nations》(国之芭蕾)。




整个影片的主角是 一男一女,一个神经质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沉稳的女人,控制着一个如同僵尸般的乐队和一群无声的舞者。神经质的男人形象你可以想象,就是一个疯子、病态而且占有欲极强的人物,举止夸张。女人是他的女人,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狐假虎威、狼狈为奸、为虎作伥是我可以想象出来的词汇。



其实根本不是一个乐队,我称之为乐队是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玩具乐器或者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或吹活拉,每个人的面部都被化装成乱七八糟的模样,甚至看不到脸,机械的坐在两条长凳之上。他们的全部角色就是随着男人的神经质指挥棒,以更加神经质的动作和表情回应着神经质的男人,博得神经质男人的赞许或者痛骂……



一群无声的舞者,影片特意以一个近乎裸体的背面首先表现了每个舞者无与伦比的完美人体,然后他们就穿上了舞服,舞服的颜色变化以及他们的舞姿变化,就是整个影片的喜怒哀乐……而控制这一切的就是神经质的一男一女和僵尸般的乐队。



影片中最扣我心弦的镜头是贯穿全剧的美丽海边,两排形似十字架的树棍和树枝,不成规则的排列在海水与沙滩的交汇处……伴随着舞者们的喜怒哀乐,倒下一个、两个、三个……



舞者们喜怒哀乐的舞姿背景,不时的被模糊的军人形象所替代,叠加出了舞者就是军人们的化身影像……



舞者们在一男一女歇斯底里的指挥棒下,疯狂的舞着,以战斗的舞姿舞着……一个一个的倒下,躺倒在同样是一片躺倒的白色十字架之间……



影片的最后,长长的定格,满满的屏幕,密密麻麻的行行列列,字幕是:1918-2018,世界上曾经发生的战争。



麦卡锡(McCarthy)是谁?



影片放映之后,主创团队与主持人、观众进行了一轮对话,中心意思如同观影活动海报所言:" The film foregrounds pacifist and dissenting voices, at a time when these narratives are more than ever in peril of being ignored."(这部电影想表达的是和平主义和不同的声音,而这样的表达却在当下存在越来越被忽视的危险。)



美国著名的小说家科马克.麦卡锡用笔揭开了"英雄"的本貌,用碎片化的叙事和混沌的逻辑告诉世人19世纪40年代美墨战争的血色故事并不遥远,他是"和平主义者"。也曾经著名的"乔".麦卡锡参议员却以"麦卡锡主义"载入美国史册,或褒或贬暂不评价,但是他一定不是"和平主义者"。麦卡锡参议员在小说家麦卡锡24岁的那年,也就是1957年就撒手人寰了,自然也没有机会阅读1985年才出版发行的《血色子午线》。而即使阅读过这本书,对于那些个 "血色英雄们" 或者 "血色百姓们" 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我们拿特朗普总统做个例子说的话,两个麦卡锡就是特朗普雌雄同体的两面……而更多特朗普们的表现事实上还不如特朗普总统。我们憎恨战争!



科马纳.麦卡锡今年已经85岁了,《路》是他的第十部小说,是一本语言简洁、气氛悲凉而又纯净的末日小说。故事讲述了核武器给人类造成毁灭性打击之后的寒冬里,一个男人带着年幼的儿子穿越废墟和沙漠,亡命南方海岸寻找温暖和希望的旅程。



《时代》杂志评价说:"《路》揭开了隐藏在悲伤和恐惧之下的黑色河床,灾难从未如此真实过,科马克•麦卡锡仿佛是这个即将消失世界的最后幸存者,他把未来发生的那个时刻提早展现给我们看。"



好莱坞灾难大片《末日危途》便是由小说《路》改编而来,2009年上映,又过了九年。



前些天,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温,网络上突然热传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著名的朱成武少将一番言论:"如果美国人将他们的导弹或制导武器对准中国领土内的目标区,我认为我们将必须以核武反击。如果美国人决心干预,我们就决心反击。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城市的准备。"朱成武还说:"中国领土包括台湾和中国的船舰和飞机。"



"西安以东所有城市",该地区人口近10亿人。



我查了查,朱成武少将这番话是2005年7月14日,在一场由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会主办、北京市政府协办的记者会上,回答有关中国如何回应美国介入台海冲突的问题时,以英语发表的核武攻美的言论。不过,网上一直没有被"河蟹"。



在人类有限的生命旅途之中,我们究竟是为了活的所谓伟大而不停的杀戮,还是为了另一些信念而放下武器,永远是一个难以抉择的终极问题。



《The Road》,《末日危途》和《路》这两个片名和书名,中文翻译的真好!


【全文结束】

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a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