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017 (第22日)器官移植和干细胞移植的未来—不再昂贵

器官移植这事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新鲜事,即使是干细胞移植,这几年我们也都能说个一二,谈不上陌生,至于靠不靠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其中最共识的问题除了法规之外,就是移植器官或者干细胞难觅,再就是价格高昂。


由于我早在2008年就关注了这一领域,并且涉猎其中,因此对于这其中的三个痛点体会颇深,当然这三个痛点也衍生出了一个非常巨大的新兴医疗市场,比如中国的深圳北科。


硅谷之行,总会有一些新的创意冲击脑洞,获得灵感。


器官移植和干细胞移植的痛点之一就是保存难,存活率低,其中最难保存的部分是肠道。 比如中国,白血病患者有8万人,但是目前仅有3000人接受了干细胞的治疗。其中的保存关键就是保存液,目前的保存液选择主要是液态氮,需要专业干细胞库操作和保存。


如果可以有一种价格非常便宜的保存液,并且可以保存在自家冰箱里,而且保存时限可以与液态氮具有同等功效,那么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比如脐带血,成千上万的家庭就成了一个干细胞提供源。如此大量的干细胞供应和匹配,这价格还怎么会昂贵?!


一位来自美国罗格斯大学的张明副教授以及他的团队发明了一种可以将新生儿脐带血保存在冰箱的新型保存液(成本是液态氮的十分之一),而且就此提出了一种基于互联网的干细胞共享模式。(还是共享!)


这其中会有哪些问题呢?我将其中与张明的部分对话记录分享于此,也许可以稍微答疑解惑:


问题:即使是干细胞的保存液,是否也需要进行临床试验?


回答:因为是体外,不需要做临床试验。


问题:那么器官移植是否需要临床?


回答:这个需要临床,因此我们开始先做保存液,形成收入之后,再进行其他项目开发。


问题:这个保存液的效用如何,是否稳定?


回答:这个保存液可以与液态氮达到一样的效果。


问题:保存期限呢?


回答:与液态氮基本一样,保存期十年。


问题:最核心的竞争对手或者说同行壁垒是什么?


回答:就是干细胞库,他们或许可能就丢饭碗了。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因为成本降低之后,大家可以共享,而不是唯一的垄断源。千万级的家庭都将成为脐带血的贡献源,通过互联网形成以共享平台为特征的巨大"干细胞库",传统的干细胞库依然是其中最大的贡献源。


于是我就在想,这就是商业的思维模式,当大多的器官移植和干细胞移植医疗企业扎堆研发治疗效果的时候,这些人回到源头去专注于研发贡献源的保存,这就是我常说的生态链结点链接问题,即"以小众的心态",做生态链上并不起眼但却是自己最强的事情,从而获取属于自己的生态利益,并且为整个生态链的发展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