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不能丢掉的日子2018.11.11

11月11日,如果回首望过去数年,至少在我的心目中,这不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但是2014年,我去加拿大UBC大学参加了一场"The Rememberance Day"的纪念活动,然后用随笔的方式记录了一场纪念的宁静和一场天猫的盛宴,因此便记住了这个中国绰号"光棍"的日子。这一天加拿大被称为国殇日或者老兵节。




2017年的11月11日,我栖居硅谷,便将2014年时候写的那篇《1111的日子》再次温习,贴在了那天的散记里。我刚才翻了翻,竟然依然还是一样的心情。世界变化的好慢……



如果仅仅是翻阅日历,时间过得真是飞快,已经又是匆匆一年。我不太喜欢重复同样的话题,因此今天的散记本来是权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安静的想一些事情或者人就可以了。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脑袋里却充满了11.11的影子,没有办法留白,11.11真是一个不能丢掉的日子。



今天最大的事件,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的纪念日。11月11日11点,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内的78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来到了巴黎,冒着小雨聚集在凯旋门。这场纪念仪式已经沸沸扬扬的筹备了好久。




我看了视频,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应该是来自巴黎北郊圣·德尼地区Livry-Gargan高中的华裔小女孩用中文朗读的一封中国劳工写的信。小女孩的中文发音已经非常法语化,我听不大清,但是看着屏幕上各国大佬们认真的聆听一个来自中国的声音,还是禁不住的动容。




小女孩朗读的这封信是当年23岁的顾杏卿先生所写,讲述的是停战当天欧洲人奔走相欢的场景。而他来自中国上海,是14万中国劳工中的一员,当时的岗位是一名翻译员。后来,他根据中国劳工一战中的经历写了一部《欧战工作回忆录》,再后来被中国的央视与加拿大的电影公司作为蓝本,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潜龙之殇:一战中的华工军团》。




关于这14万中国劳工的故事,之前的散记中我曾经提到,那是段祺瑞北洋政府时期,中国于1917年一战后期采取"以工代兵"的方式,直接参与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且属于战胜国的一方。



11月11日这一天,不仅仅是法国,从欧洲到北美再到大洋州,英国、法国、德国、俄国、美国、加拿大乃至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甚至包括日本,都在纪念着这一天。Remembrance Day这个词在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以"国殇日"称呼。法国、新西兰以及其他英联邦国家则称之为停战日(Armistice Day)。罂粟花日(Poppy Day)通用于马耳他和南非;美国人则称为退伍军人日(Veterans Day)。日本人称之为国民哀悼日(日文:国民哀悼の日)。满街的人都会佩戴一种红罂粟花,也被称为虞美人,甚是显眼。与鸦片罂粟一样的红艳和漂亮,却并不属于同一植物。



已经有些日子了,剑桥的一些当地人早早的就将红罂粟花别在了胸前,街头巷尾那些个铁栅栏上挂满了关于"Rememberance Day"的海报,教堂里也早早的布置上了纪念的话语和安排。不过,除了那句"Lest we forget"之外,就看不到太多的动员口号,一切都像是本来就该如此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