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12 (第四篇)911—加拿大航空的GTE “碰瓷”(二)

记得还有一次,并非航班超卖,而是中转国际航班因为前程延误而导致后程错过,航空公司不愿意担责补救的事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一家规模蛮大的航运公司担任秘书岗位。公司利用德国政府补贴贷款新造了两艘当时最新型的远洋船舶,公司总经理率领十人接船小组从青岛出发,中转北京前往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第一段航程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第二段航程是德国的汉莎航空公司。由于这是中国首次使用德国政府的补贴贷款,意义很大,中国政府方面也派出了相关官员前往。而当时的国际航班中转并不像今天这样的便捷和服务到位,因此公司便派我提前一天到达北京,对接有关接待事宜。

由于天气原因,第一段的航程一拖再拖,没有办法按时起飞,眼看着错过汉莎航空的中转航班,包括北京负责接待的人员也束手无策,因为在当时航空公司是老大,更何况面对的是牛皮哄哄的汉莎航空。北京接待人员几次沟通汉莎航空北京机场办公室,我也跟着前去了一次,均无果。前程延误的国航也表示无法协调汉莎航空,因为汉莎航空当天再无其他航班。汉莎航空认为这并非是他们的责任,属于乘客责任或者是前程航空公司责任,他们没有义务必须解决这一麻烦。

我记得当时的汉莎航空办公室位于北京机场老航站楼的二楼,需要乘坐电梯才可以上去。我觉得这事情一定要解决,否则公司还派我来干什么呢?耽误了接船仪式将对公司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包括北京接待人员的观点都认为汉莎航空属于国际大航空公司,有一套通行的惯例做法,难以改变,且责任确实不属于人家,我们最好赶紧去购买第二天或者更后一天的机票,至于损失如果可以向国航追索就追索,再无更好的方法了。公司方面也指示我赶紧查询其他航空公司的机票,不要耽搁,至于能否赶上接船仪式只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