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的华人农场主(第70天/2020) 【里村的二三事(二)】

马骥是一名80后,1986年出生,属虎的。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家虽是河北承德,却是紧靠着内蒙,小时候看惯的便是内蒙草原一样的景色和生态,因此见了萨省的田野和麦浪,就像小时候的家乡。

最早知道马骥,还是从朱大姐的书《我在萨省做农场主》中有了一个印象。朱大姐描述了一个毛头小子怎样来的萨省,怎样从一无所知到跟着老外农场主Peter实习,踏踏实实,立志做一个真正农场主的故事。

这次来天鹅农场,朱大姐跟我叨叨最多的也是这个马骥,按照朱大姐的意思,萨省真正称得上农场主的华人就是他了。所谓真正农场主的含义,就是不仅仅自己有地,而且是亲自播种、打理和收割以及其他一切的农业耕种和销售流程,包括大型机械的使用和维护。简单的说,当地老外农场主咋干的,咱就是咋干的。

又见了一些人,口里也都会不时的提起这位里村的年轻人,但马骥好像沉浸在自己的农场里,与华人圈子走的并不是太近乎。前些日子去双盛农场,管理人光凯与马骥倒是相熟,也是推崇备至,认为马骥确实是萨省真正称得上农场主的华人。

与马骥相约,我要去他农场看看,而不仅仅是见面。因为朱大姐和光凯的引荐,虽然正是疫情紧张的时刻,我们的见面还是如约而至。

马骥的农场在里贾纳的白城以北60公里,50分钟的车程。按照GPS的导航,过了一个叫做巴尔戈尼(Balgonie)小镇的地方,就是364公路,与南向的天鹅农场和东向的双盛农场不大相同,北向的农场主密度明显增大,大概一公里的距离就有一个农庄,另外就是地势起伏较多,越往北走,起伏越大,竟然有点丘陵山地的感觉。

走过一片麦田,突然一个大下坡,涌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山谷,黑黝黝的山坡地上被白雪覆盖,因为风吹的缘故,斑驳的地方露出了山脊的黑色,山坡上不规则的排列着一簇簇或大或小的林子,颜色更黑,像炭黑的颜色,白杨树的冬天颜色就是这个样子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林子会一簇一簇,而不是像平原上一片一片?”马骥说:“山坡上会因为风吹的缘故形成褶皱,而褶皱的地方就会将水积下,白杨树也就择水而居了。”


山坡的底下,坐落着一个小小的村落,房子不多,却像极了中国北方的那些屯子。一大片收割后的牧草地保持着金黄,打成的牧草卷七七八八的横在田野,竟然没有被白雪覆盖,我这次懂了“也是风吹的缘故”。

远远的看见一辆黄色的皮卡停在坡底,路上横着三个红色的站桩,两个年轻的姑娘穿着橘色的反光坎肩站在路边,又是一个检查站!

我在前面刚刚通过了一道,检查员是一男一女的两个年轻人,长的像原住民,询问得知是为了“防范Covid-19传播的加强措施”。他们的态度很友善,登记了驾驶证和车牌,又给农场主马骥打了电话确认,然后放行。

当相貌也像原住民的两位姑娘得知我已经在前面登记了信息,便立即友好的挪开站桩,让我通行。我竖了下大拇指说“Good job”,她们竟然有些羞涩的笑了。我的前面没车,后面也没车,大概是等了好久才终于见到了我这辆枣红色的皮卡。

见了马骥,才知道按照GPS导航的路线,我走了一条虽近却是一条乡村道路,而且大雪覆盖。马骥连连道歉未提前说明应该走6号大路,我却很高兴,因为见识了风景,也体验了从640乡村路上穿越大雪覆盖下的乡村小道和麦地的乐趣。

马骥的农场占地不小,粮罐也不少,大大的院落中停放着一些大小设备和运输工具。居住的房子则更像是农民家的房子,兼着办公室的功用,墙上的白板写着一些要办的信息。一张长条桌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姥姥家大队部的那张桌子,不大整洁的桌头上划拉出一块地方,马骥和农场的经理Jason早就冲好了一壶茶,等着我了。

马骥比我想象中矮了一些,却是精壮的那种,咋一看像是玩健身的练家子,得知了他老家来历,看着确实有些蒙古人的范儿。

经理Jason,白净的很,话不多,来自浙江绍兴,一问竟然是95年的小伙子,却已经在农业上耕耘了数年。他正是在天鹅农场所属的70# RM社区中心奥格玛读的高中,业余时间就与当地农场主混的很熟,因为热爱上了这个职业,毕业后又继续去读了一个农业机械专科学校,与正在奥格玛实习农业的马骥相遇,再之后就跟着马骥一起践行他们的农业发展大计了。

我是下午一点钟才到的,原计划在马骥的农场呆2-3个小时,最后竟然一直聊到了黄昏,当马骥带着我去看了他的农田和那条属于他地界的2公里长山谷,然后路口辞别,太阳已经落下了一半。天边一片火红,6号路的景色完全不像是萨省的一望无际,彷佛行进在山峦之中,美丽的一塌糊涂。当一首《鸿雁》的车载歌声响起,车子、人、道路与晚霞、天地彷佛融合在了一起。

回想着与马骥和Jason的聊天,我一下子涌上了一阵阵感动,那就是中国人的骄傲,中国年轻人的骄傲,让我再一次看到了海外华人一大更比一代强的希望。

马骥的大学是在北京读的,因为女友已经在多伦多读书,他便义无反顾的追寻而来,硕士毕业之后,因为专业学的都是建筑,先是去了纽约发展一年,然后回到北京在家族企业中任职高管,负责投资业务。用他的话说“虽然金融和地产行业充满机遇,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去实体企业一展身手”。

2014年,他又回到了多伦多,与女友租了一辆房车,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游遍了加拿大和美国那些甚少有人走过的地方,沉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