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情


原创:张家卫

《少有人走的路》读书笔记






《少有人走的路》为美国心理医生斯科特·派克所写,共八本。微信读书上列出八套装的书名分别是:《心智成熟的旅程》、《勇敢地面对谎言》、《与心灵对话》、《在焦虑的年代获得精神的成长》、《不一样的鼓声》、《真诚是生命的药》、《靠窗的床》和《寻找石头》。全套书4000余页,我粗略算了算,全套书在百万字以上。


作者M·斯科特·派克(Scott Peck )生于1936年,卒于2005年,享年69岁。他是美国人,他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心理医生,他的杰出不仅在其智慧,更在于他的真诚和勇气。”


阅读这本书,无疑是一个需要耗时很久的旅程。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那么就会懂得心理医生基本的工作套路,就是用正确的废话帮助你找回自信,而那些正确的废话你都懂得,只是你自己不确定这些“废话”是不是真的正确,或者说怎样才会让这些“废话”成为有价值的东西。懂得了这一点,这本书的阅读就变得通俗易懂,一目十行,因为这些话“你也会说”,而且常常的深入其中。

如果你是一个不善于思考或者干脆就是懒得思考的人,你可以将这本书作为床头书,焦虑的时候或者百无聊赖的时候,拿出来翻一翻,或许会让你茅塞顿开一下。如果你恰巧担忧心理医生不菲的费用或者心理障碍,那么,斯科特的问题回答包罗万象,案例生动和真实,也许会让你打消去看心理医生的冲动或者尴尬,让这本书陪伴你一刻或者数日,或许会有不错的治疗作用。

我的阅读属于“善于思考的人”,因此一目十行,快速浏览,频频划线,寻找灵感。与一位大师级的心理医生对话,如果太久,会将自己绕进去的。我更相信我的直觉和现实世界中的个性体验。

TWG Tea Club Canada 读书会第80期推荐阅读这本书,我相信推荐的是一个旅程“少有人走的路”。一年12个月,48个周,算下来,读书会伴随着2020年开始的讨厌的新冠疫情,与它一起已经走过了一年半多的难熬日子。今天,我们共同期盼着”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未来美好世界。


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目光最集中的两个词汇是“爱“和”浪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作者斯科特在第八本书《寻找石头》的【浪漫】一节中写道“作为一个理性之人,谈论浪漫是件尴尬的事。我能轻松自在地谈起心理和思想,但说起浪漫,我依然有些不太习惯。”

“我们生活在世俗平庸的世界里,当神话闯入现实,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以令人兴奋,撞击出灿烂的时刻。每当这样的时刻,我都会产生一种感觉,似乎现实世界并不是我的家园,我的归属另有其地。而对于必须生活在现实世界的我们,两人之间的爱情,便是那宏大浪漫的最常见替代物,然而,这替代物却存在着诸多问题。婚姻看似缘于浪漫,却最终会沦为平凡世俗的产物,不得不以单调乏味的面貌接受考验。”

“面对这枯燥的现实,人们不得不想出不同的方式应对。在我的第一本书里,我曾宣称人类的浪漫爱情只是短暂现象,它会在婚姻中(无论时间长短)消亡,这是人类的普遍常态。后来我收到了大约两万封读者来信,其中有一封信,其作者言辞激烈地反对我的观点,我注意到它的作者那年22岁,正是将爱情视为生命的年纪。”

那么,斯科特在第一本书中又写了些什么呢?

“坠入情网是情感和心灵的一种退化。与心爱的人结合在一起,跟童年时与父母相伴的记忆彼此呼应,让我们仿佛又体验到幼年时无所不能的快感,又感觉到自己强大有力,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实现愿望。我们感觉爱无比强大,能够征服一切,前途无限光明。但我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感觉是虚幻的,常常与现实脱节。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两岁大的幼儿,自认为能称霸世界一样不可理喻。“

“残酷的现实,迟早会击溃两岁孩子的幻想,同样也会击溃我们的爱情之梦。”

“坠入情网并不是真正的爱,只不过是爱的一种幻觉而已。情侣只有在脱离情网之后,才能够真正相爱。真爱的基础不是恋爱,甚至没有恋爱的感觉,也无须以之为基础。”

斯科特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他写道:“坠入情网既然不是真正的爱,那么它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在我看来,它与人的性欲(性的需求和原动力)有关。坠入情网,是人类内在的性需求与外在刺激发生作用时,所产生出的典型的生理和心理反应。或者说,坠入情网是人类原始基因对于人类理性的征服,使我们心甘情愿地落入婚姻的“陷阱”。倘非原始基因在起作用,不知有多少恋人或者配偶(包括幸福的人和不幸福的人)在步入婚姻殿堂之前,就会因想到婚后要面对的现实,而感到张皇失措,只想落荒而逃了!“


因此,斯科特认为“坠入情网会给我们造成一种幻觉,让我们误以为‘爱情是永恒的’,而这种幻觉的起源,多半来自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浪漫爱情的神话’。”

斯科特更武断的结论道:“从本质上说,浪漫爱情神话是一种可怕的谎言。”

我不赞同斯科特的结论,尽管我也认为“浪漫”并不是“爱”的唯一要素,甚至都谈不上关键要素,但是“浪漫”一定与“爱”息息相关。当然,浪漫的深意并非一次性爱、一束鲜花和一个礼物那么简单。而“神话”也是“人化”的一种形式,并非虚幻,而是生活的片段,而人生又岂不是由“珍珠”模样的“神话”片段而组成的吗?

斯科特作为“正确的废话”缔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