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后记

作者:张家卫


34:我的后记:在一次推介会上,一个图书销售员举手问安.兰德:“您能不能用单腿站立的时间把您的哲学本质讲清楚?”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哲学是客观主义,认识论是理性主义,伦理学是个人主义,政治学是资本主义。”全场掌声雷动,庸众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旗帜鲜明、朗朗上口的口号。安·兰德后来干脆将自己小说的主题提炼为“两个反对”:以个人主义反对集体主义,以理性主义反对神秘主义。

张家卫的解读:今天是我对全书的评点,篇幅较长,请耐心阅读。

历时34天,是读书以来最苦的一个时期,《阿特拉斯耸耸肩》上下两部,中文版全书1400页,确实是放在铁轨上可以使火车出轨的厚度。但是,却收获极多,最大的收获就是将自己的全部原有认知检讨了一遍,如同电脑的查毒软件扫描一般,尽管依然不可以真的颠覆我已有的大多数认知,但是,至少使我懂得这个世界上美好存在的方式很多,比如,最大的美好是不以他人的名义去背叛自己。


安.兰德的哲学包括强调个人主义的概念、理性的利己主义(“理性的私利”)、以及彻底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她相信人们必须透过理性选择他们的价值观和行动;个人有绝对权利只为他自己的利益而活,无须为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但也不可强迫他人替自己牺牲;没有任何人有权利透过暴力或诈骗夺取他人的财产、或是透过暴力强加自己的价值观给他人。她的政治理念可以被形容为小政府主义和自由意志主义。

《阿特拉斯耸耸肩》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就是要展示她理想中的英雄:一个或者一些因为其能力和独立性格而与社会产生冲突的人,但却依然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朝着他或者他们的理想迈进的人。


《阿特拉斯耸耸肩》这本书,真的如我所言,可以发现Trump的影子,或者说可以为他以及他的企业家精英内阁们解读吗?。

《阿特拉斯耸耸肩》出版于1957年,虚构了在上世纪经济大危机时代,美国政府试图模仿苏联,实行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最终搞得整个局面陷于崩溃边缘。而与此同时,愤而起来罢工的不是普通的工人,而是安.兰德心目中的“创造者”:发明家们和企业家们。


这些社会精英逃离到神秘的亚特兰蒂斯山谷,在工程师约翰·高尔特的带领下建立了一个个人主义的乌托邦,悲愤的看着被集体主义主宰的现实社会自取灭亡的过程,并且时刻准备着重新拯救美国。安·兰德通过约翰.高尔特的长篇演讲表达了她的核心思想,即:财富是由少数精英人物创造的,英雄的选择将拯救即将堕落的世界。

即使作为局外人,我们都可以知道以奥巴马为代表的美国之前历任总统最为标榜的就是“政治正确”和“普世价值”以及“世界警察”等公平、正义观,而在Trump看来,这是打着“正确”之名损害美国根本利益的行为,因此在竞选最激烈的时候,特朗普面向狂热的听众,公开声明:“我就是安·兰德的粉丝!”


篇幅问题,也是角度问题,我无法也无需去刻意对比Trump与书中人物与观点的惊人相似,但是,至少在我阅读过程中所发生的很多事情,包括Trump对于叙利亚、阿富汗和朝鲜的另类举动,在书中都可以找到据以解读的依据。

安.兰德认为导致非理性社会制度出现的思想原因,是那个时代流行的非理性、排斥自我权力的所谓利他集体主义道德观念的进攻。她认为这种道德观忽略并刻意灭失了人必须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的自然人性,是一种把人的自然人性拧着来做的反人类行为,其结果就是把人变成了一种缺乏维护自我权力意识的、为虚幻的“集体利益”服务的工具,而这些所谓的“集体利益”不过是为了满足少数人野心的“美好托词”或者说一种“呓语”。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做出提示,安.兰德的哲学观,并非简单的如我们日常用语中理解的“自私自利”,这是一个根本的误解。

在安·兰德看来,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必须是由少数精英领导,而自由市场和自由社会不能由多数庸众统治,因为他们只会压制少数创新者和知识巨人,将人们拉平到某种共同的水准,而这样的结局一定是灾难。只有少数才华出众的人士出面领导国家,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同时,更有可能将自由社会提升到像他们那样的水平,从而促进社会进步和人们安居乐业。

Trump的内阁班子成员构成,无疑可以让我们看到了这一观点的落地,而他们几乎全部都声称自己是安.兰德的忠实粉丝。特朗普精通于商业上的交易,而安·兰德帮他完成了一整套商人哲学。而安·兰德哲学的全部核心,就是彻彻底底的资本主义商业伦理

因此,读懂了《阿特拉斯耸耸肩》,读懂了安.兰德,也就能预测特朗普将何去何从,会打什么样的牌,有什么样的美国和世界。至少我赞同这一观点。(2017/4/29)

【《耸耸肩》的晨读分享完毕,明天会将2017年同时期一些研究者的观点予以整理和推荐,相信对于理解今天的特朗普先生更具客观性。因为那个时候聊三年后的他,我们如同时间穿越。就我本人而言,因为我一直铭记着《耸耸肩》的段落,因此我似乎读懂了特朗普先生过去三年所走的每一步,自然也从不夸夸其谈的咒骂特朗普先生或者将其视为无敌美国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