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AMINO和海外华人的"主流"梦想10/17/2017 (第32日)

今天,应该特别感谢foreGrowth.com的COO Max的推荐,与硅谷著名的AMINO资本管理合伙人SUE见面,交流之中,我们有相当多的投资理念包括文化理念颇为相似,我也因此受到很大启发,并因此想起了今天的题目。



如果我们可以翻开华人在海外奋斗的历史,就会看到一幕幕的前赴后继,客走他乡的奋斗场面,如今散落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个人出发的动机各异,奋斗的故事各异,但是奋斗的目标却几乎是千篇一律,那就是站住脚跟,出人头地!因此,他们表现出中国人一贯的勤勉刻苦,中庸克己,也不乏精于算计......不管是努力去学习语言,还是求学深造,不管是极力的融入当地人圈子,还是积极的笼络华人社群形成势力......海外华人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们一定要融入主流"。 问题是,即使是在今天,即使是在硅谷,我们的海外华人绝非主流...... 因此,我就常常在想这样两个简单的问题,第一我们为什么要争入主流?第二我们怎样才可以成为主流? 这样的问题其实很大,但是如果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回答,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融入主流才会赢得真正的尊重,才会赢得更多的平等机会。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我试着用AMINO资本以及我记忆中的几个事例聊一下我的观察。 AMINO资本是一家风投公司,在硅谷这个有上千家风投公司中本来并无特殊之处,但是其特殊之处,来自于他们的合伙人团队,这是一个由曾经硅谷华人高管自建的VC。其中道理,SUE给了我一个解读,其中蕴含的逻辑和情怀使我学习良多。



AMINO资本2012年创立,其中的合伙人有Google中日韩语言搜索专家(《浪潮之巅》作者)吴军、Google资深工程高管和图像搜索及亚洲语言搜索发明人朱灿明、Facebook高管魏小亮、大数据专家徐霄宇等5位曾经的硅谷大公司华人高管,目前还有2位来自Googlehe和Hotmailde的西人高管也加盟成为他们的合伙人。 据SUE的介绍,AMINO资本目前投出的项目超过130个,失败的项目仅仅2个,而成为独角兽公司的已经有3个.....这样业绩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其中的核心东西就是合伙人,就在于合伙人的背景和经历。 SUE说:"海外华人在美国西海岸的奋斗历史,如果以百年来看,之前就是一个劳工的历史,那是第一阶段;进入到最近的这20-30年,硅谷华人的基本标签变成了:餐馆老板、房产和保险经纪以及码农(工程师),这是第二阶段" "奋斗的过程中,涌现出了两种人:一种人进入了高管,在公司里面进到决策层;另外一种就是依靠自己创业成功,事实上也是成为了高管。这些人有了钱有了社会地位,这就是华人到了硅谷的第三阶段,即精英阶段。" "我觉得我们比较幸运的走到了下一个阶段,即与主流对话的阶段。这其中有这样几个关键因素:一是因为已经有最优秀的华人做到了硅谷大公司的高管位置或者创业成功,同时因为中国的经济强大和市场强大,华人因此有了做投资的土壤。因为做VC一定要有社会地位,要在产业链的制高点呆过才可以看得到未来。二是做VC不能仅仅自己有钱,要用别人的钱。中国的钱因为巨大的海外投资需求出来海外,这个土壤就造就了我们新一代的华人可以进到VC或者投资界,特别是对来自大陆的华人来说,这是第一次。" "这对硅谷,包括美国社会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因为就投资而言,这是创新创业产业链的高端。我们因此不仅仅是自己在做事,还是在配置社会资源,帮助更多的创业公司做大做强,当然这其中一定有相当多的海外华人创业者创办的公司,我觉得这应该是华人的骄傲。" SUE对于美国西海岸华人三个阶段的分析,非常中肯,其中深含着中国人对于"中国"二字的深厚情感。SUE根据我的问题,详细分析了为什么来自中国的那些个著名投资基金反而海外"水土不服"?为什么AMINO资本可以在硅谷成功而很难简单的在其他国家和地域复制成功?以及为什么就投资这个行业是需要深厚资历而非简单的因为你年轻或者有资本?...... 离开了AMINO资本位于Palo ALTO市中心的小楼,步履匆匆的走过并不吵杂但是满是各色人种的街道,我就在想这样的问题"究竟什么才是主流?" 我记得来自中国湖南,美国"猫王故乡"孟菲斯创业成功的中国环球飞行第一人陈玮曾经跟我说:"美国这个国家是多元文化,同时更是一个征服者的文化,因为美国的建国之本除了自由宪法之外就是胜者为王。我们华人在海外,不能总想着去融入,而是要有自己的事业,要有与他们做同样事情的事业,甚至要比他们还优秀,那么你就是用事业和人格征服了他们,他们因此就会拥抱你,你就是主流的一员,不是融入,是进入!"


我还记得著名的西人报纸Vancouve Sun的记者在温哥华1029咖啡馆采访我的时候,他最后说:"西人社会里一直以为华人只会三样东西,一是做餐馆,二是买卖房子和卖保险,三是做贸易。现在通过你们的案例知道,华人不仅仅会这些,还会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并且落地成功。"


1987年出生的加拿大ForeGrowth Club(富国会)的创始人Max说:"老一代的华人前辈们通过奋斗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东西,但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年轻的二代们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主动并且有价值的奉献社会,成为加拿大社会的贡献者和主人。"


SUE说:"我们还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我们只是在别人制定的游戏规则之内做很多有意义的事。因此我们希望未来华人可以在美国、在硅谷参与制定游戏规则,成为重要的投票者和举手者,那就是议员、大法官以及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为下一代华人铺好下一个台阶,对美国的社会有更大的贡献和影响力。" 今天的话题其实真的很大,其实一定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真知灼见,我无意于去深入讨论这样一个话题,这不是我的专长,只是想通过别人的视角去思考"主流"意义,从而对于我们现实当中的海外落地生根提供另外一个视角的启示。 我对SUE说:"在海外,无论我们怎样的融入,我们都很难成为主流,因为我们的黄皮肤、黑眼睛和黑头发决定了彼此之间的不同。而在中国,无论你怎样的平凡,你都是主流,同样因为你的黄皮肤、黑眼睛和黑头发。因此,所谓主流非主流的讨论并没有特别意义,其有价值的意义在于你究竟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比如设立海外创投资本的路径是什么?" "那就是中国的语言、语境和中国的资本、中国的市场,海外与中国的链接是海外华人的绝对优势,而这一优势你只有做的最强、最优秀、最独特,那么主流就会找到你,你就会以胜利者的资格进入了主流,因为主流需要你,这就是道理......比如硅谷AMINO资本、加拿大的Grivitas金融以及洛杉矶陈玮阳光资本的模式。

9 次查看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