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Conscious Investing—聊一聊"好"投资和"坏"投资12/20/2017(第96日)


在中国,关于"好"投资和"坏"投资的喧嚣,大概最著名的事件就是2016年的"万科之争"。期间博弈,颇具戏剧情节,有点记忆中老电影《子夜》的味道。我和吴鹏在《众筹学》一书中,还就"好"资本和"坏"资本做了阐述,无非就是想说明:"好"资本只会助力创业,不会想着霸占公司;而"坏"资本则骨子里的"坏"就是想着霸占公司,攫取投资的最大利益。


至于结果,王石反败为胜,但是这种高兴仅仅是因为冲着王石个人而非对这个事件。对于王石先生,我一直充满敬意,并且诚心诚意的钦佩,包括他当年股权分配时候的"去中心化"设计,尽管后来备受资本市场诟病,但是我认为中国90年代可以有如此远见和境界的人实在是太过于凤毛麟角。王石先生的登山划艇、哈佛牛津求学,包括田朴珺的红烧肉,我都觉得是真男人之举,也是中国企业人的楷模。各人有各人的道路,各人有各人的解读,但是王石先生的过人眼力架和精神追求,应该是高出好多所谓"高人"一大截,至于与那些个"黑"他的喷子们相比,那就不知道要高出多少个段位,至少我这样认为。我吹捧他,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再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下野,我用不着捧他的"臭脚"而拍他的马屁,纯属于个人的认知。


这期间,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资本"故事,比如俏江南的资本之殃、雷士照明的股权之争等等,听起来奇怪,其实并不奇怪,只是我们国人信奉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问题找政府"的思维作怪而已。因为,即使是我们大家熟悉的特斯拉汽车,埃隆.马斯克就是从一个投资人身份变成了现在特斯拉的老板,而原技术创始人们则早早的败走麦城。如果我们再久远的说个故事,著名的麦当劳大叔并非是创造麦当劳的那兄弟俩,而是销售出身的雷.克罗克以投资人身份获取了麦当劳的品牌连锁权并且最终买断了那哥俩的经营权。不过,客观的想想,这特斯拉或者说麦当劳,如果不是马斯克和克罗克的入主,估计今天特斯拉还是个餐馆门口送外卖的电瓶车,而麦当劳也就是街头巷角售外卖的白胡子老爷爷。所以呢,这事还真不能简单的拿"好"资本和"坏"资本去套这些事。这世界毕竟"胜者王侯败者寇"才是真理。


但是,无论如何,投资仅仅是认钱这一点,我是不赞同的!因为这个世界除了钱之外,还有很多需要衡量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并不是直接体现为金钱,但是他们的价值却与金钱具有同样的功用体现,这就是价值投资。就价值投资这方面的研究和实践,大多被赋予"道德"的光环,因此也就常常被束之高阁而显得曲高和寡,真的成了小众。但是这两年来,有些风生水起,时常被人提起,比如我之前写就的散记中,就记录了两个题目,一个是:"情怀投资人的称谓并非我独享",另一个是DBL公司的"影响力投资"。


与Jenny的相识是在刚来硅谷第一周时候的硅谷千人宴上,后来由于我提出的"情怀投资"和"影响力投资"契合了她的关注领域,与我的交流便多了起来。她同样是上世纪90年代赴美留学的那一批优秀学子,并且是热门的计算机专业,在硅谷大企业做过管理层,后来与百度李彦宏同为一批回国创业的海归们,商海沉浮,成功过,也失败过,最后还是扎根回到了硅谷。因为从事财富管理领域,她所关注的更多是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也因为沧海桑田,便更多了一些对于人生兴衰荣辱的深刻感悟,因此对于投资便有了更多公益上的理解。为此,她花了大量时间专门去读了慈善基金管理的课程,拥有慈善公益管理师的资格,读了不少的书,研究了不少慈善基金的成功案例,也做了相当多的社会调查,希望可以在这一领域帮助到更多有公益心的高净值人群的投资需求。


Jenny为人很谦和,也很善于倾听,对于一般人感觉比较"玄"的四维、五维的讨论,她有非常独到的见解,常常令我受益匪浅。因为这其中隐含的"黑洞"、"灰洞"还有"虫洞"的道理,其实正是慈善基金的缘起之途。


最近一个月来,因为她推荐给我看了一篇Corinne Mclaughlin 2012年写的文章《Conscious Investing –The new Wave in Money and Values》 ,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因此一直在探讨这样一种美国5年前即开始流行的投资模式,即"Conscious Investing"。但是非常遗憾的是,我们一直未能找到一个听起来更加准确的中文词汇以 对应这一英文名词,因为这一名词的直译,应该是"意识投资",我们觉得无法表达这一投资模式的内涵因而一直闷闷不乐。


Corinne Mclaughlin在文章中说:"真正的财富存在于社群链接之中。如果可以将我们的财富、智力和创造力等综合资产进行平衡和整合,再结合我们的经验、专业和知识技能就可以创造一个协调的生态体系,从而产生巨大的投资收益。"


她在文章中还说:"我们的工作就是把金钱同时看作是精神财富,而非仅仅是物质财富,而这一观点正是我喜欢在我的工作之中教授的东西。我们重新定义了富有并不仅仅是金钱,还包括博爱和健康的元素。"


Corinne Mclaughlin指出:"Conscious Investing是建立在他的丈夫戈登·戴维森(Gordon Davidson)和其团队成员25年前所发现的社会责任投资(Social Responsible Investing,简称SRI)的基础之上。而SRI在美国已经成为一个3.7万亿美元的行业,与整个基金领域的增长相比高了40%。刚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怀疑这一投资模式的价值,直到他们看到了社会责任投资公司的财务表现,便转而加入到了这一投资领域,形成热潮。 SRI包括四个策略:企业遴选,股东倡导,社区投资和有社会责任的风险投资。"


Jenny与我就上述的投资理念进行了几次深入的探讨,我以为与我倡导的"小众众筹"新合伙人制度以及"情怀投资"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处。其中的不同,就是说明美国这个国家的思考总是走在了全人类的前面,孜孜以求从不懈怠。Jenny同意我的观点,并认为以慈善基金的方式进行投资,财富所有人不仅仅为社会奉献了金钱,同时可以使个人的慈善份量大大提升,并且拥有经济效益上的直接考量。


我深以为然。


于是就想起了2016年北大好友晓波与我曾经策划的某全球著名慈善组织的公益基金架构,以及比尔.盖茨支持,前招商银行马蔚华行长领衔的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的慈善事业。其中的慈善投资逻辑基本上与Couscious Investing属于同一个脉络,说明这一投资模式并非仅仅只是一种探讨,而是一种正在进行的投资实践,并且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高净值财富人群的认可,包括来自中国的成功企业家们。


但是,不由得我又在想,千万也别将投资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就是非公益即为"坏"投资的道德绑架。因为这慈善投资仅仅是投资的一种,我们不能据此就将一切"以追逐利润最大化"的投资战略轻易的就贴上"坏资本"的标签。因为这个世界是多彩和多元的,而维系世界公平或者说商业公平的最核心法则是法律而非"情怀"或者什么"仁义道德"。因此,即使我非常认可王石先生,但我还是希望任何公司之间的资本交易,管他什么"阴谋"或者"阳谋",只要是在现有法律的规则之下,就没有"好"资本和"坏"资本之分,都是资本!


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找到了"Conscious Investing"的中文词汇!是不是叫做"理念投资"更加贴切这一投资模式的核心内涵,即认可一个慈善共识、认可一种社会责任、认可一种投资逻辑、认可投资并非仅仅是财务收益还包括更多的价值体现……最重要的一点是:认可这个世界终究会因为我们的投资而变的更加美好!

34 次查看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