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Make History10/31/2017 (第46日)

10月23-27号,是久负盛名的ACM(美国计算机协会)国际多媒体会议(ACM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ultimedia,简称ACMMM)的第25次年会,至今已经有24年的历史,而且一年一个地方。据了解,这个会议的性质非一般展会,而是典型的学术会议,在国际多媒体领域堪称顶级,中国的计算机协会推荐为A类国际学术会议。 27号那天的经历一直在写,总是因为中间日程的耽搁而搁笔,今天就算补上这个功课。

2017年,这个特别牛的会恰巧就在硅谷的山景城召开,而且选在了高大上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受Steve Mann Lab的邀请,我也就大模大样的前往了,先是被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一楼的那些历史悠久但是绝对震撼的场景时空穿越了一下,因为这些技术场景我竟然以为都是未来至少是现在的杰作,仔细看了看,其实都是计算机历史上的的发明和作品,比如诸多计算机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原始机器和模型都汇聚于此。ACMMM的会议以及展区是在二楼,我转了几圈,发现这里的参会人员基本上都是"计算机学霸"级的人员,要不就是教授、工程师,要不就是发明者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至少也是计算机领域的从业者,绝对是计算机大脑汇聚的一个地方,聊了聊,大概现场也就我这样一个"滥竽充数"者,好在我由于对科技的始终关注并且有我独到的商业见解,因此交流起来好像大家也都还蛮欢迎,至少觉得"商业模式"也是科学,而且很有趣。 交流了一圈下来,深刻体会到计算机领域的高大上或者说高精尖,实事求是的讲,至少在我过去的视野里,大多看到的是计算机产品的商品化,对于计算机的实验室研发知之甚少,而今天见识了这么多的计算机领域的研发人员,特别是他们中间很多是来自中国的大学和诸如阿里巴巴这样的科技企业,还是非常令人振奋。 今年的会议热门方向包括大规模图像视频分析、社会媒体研究、多模态人机交互、计算机视觉、计算机图像等,至少听这些个名字,就知道众多的计算机实验室正在为现实领域的科技进步快马加鞭......


因为北大的关系,见到北京大学的Logo便自然的亲切很多,因此便驻足在"Surveillance VIdeo Quality Assessment Based on Face Recognition"的展位旁与来自北京大学数字媒体所的蒋教授攀谈起来,了解了这是一项基于人脸识别的监控视频质量评价系统的技术成果,主要是针对目前正被广泛使用的监控视频设备标注为"高清"但事实上并不够"高清"的现状,提供一个基于人脸识别的评价技术,推动现有和未来监控视频系统的升级改造。 交流过程中,我得知本次会议规模不小,成果也非常丰硕,论文就收到了684篇,录用189篇,而参会的人员则来自全球各地,人数多达570多人,而其中过半来自于中国,说明中国在计算机领域的成就以及积极热情。就此,我提出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个困惑,那就是中国的技术水平与世界相比,比如与美国相比,究竟有哪些差距,我们有哪些处于领先水平?

蒋教授说:中国的软件开发水平已经很高,与美国包括世界水平相当。但是中国的硬件研发水平和基础理论研究水平这个计算机领域的两端,与美国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个距离要有几十年的差距,但是我们现在正在追赶并且缩短距离。比如说,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在中国是顶尖的计算机研究机构,但是与美国的研究机构相比,差距还是很大。 蒋教授接着说:这其中的主要原因除了中国起步较晚之外,再就是中国的计算机基础教育不够,基础理论研究水平上不去,因此就很难在技术上引领,只能是亦步亦趋。 聊起这样的话题,似乎也就不仅仅是中国的计算机领域,其实也包括其他的领域,那就是我们中国的教育环境,还是缺乏足够的创新精神或者说"叛逆"精神,即敢于质疑原有技术理论的精神,而这一点在西方教育体系当中表现的就非常明显,值得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的深思。 当然,就中国计算机领域的教育创新,清华大学由姚期智院士在2005年就创办了清华学堂计算机科学实验班(简称姚班),而北京大学也在2016年邀请"图灵奖"的获得者约翰.霍普克罗夫特教授加盟设立了"图灵班",其目的就是从本科生开始,对标美国等高校教学体系提高中国学生的计算机基础理论水平,培养中国的顶级计算机未来人才。

其实,我们中国人的智商水平无论从横向的比较,还是从纵向的比较,都是属于高智商的群体。历史上我们有著名的四大发明,有郑和下西洋的壮举,今天我们从改革开放初期一切都需要复制外国的商业模式,到今天我们的一些商业模式,包括美国在内都需要复制来自中国的模式,比如说电子支付领域,这是些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如果我们可以真正的审视我们的教育,比如给予学生敢于说"不"的学习精神和学习环境,相信他们的"创新"精神和"创新"成绩单一定不输于任何国家的孩子和青少年们,我们的"中国梦"就会更早些实现。 这样的期待 其实远不止是我们的期待,中国的核心智囊刘鹤先生就曾经在《中国经济50人看三十年》中发言中说:"创新是教育的函数,教育发展好了,创新成果将接踵而至。而比尔盖茨曾经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他认为美国唯一的优势是通过开放的教育吸引了全球的优秀人才,转化为创新的优势。我们需要抓住这个机会。" 离开计算机历史博物馆的时候,回头望了望会议的主题横幅"Let's Make History",我就在想,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这句话的主语是"China"。

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