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一个人的爱情(第15天)




成都这地界,对于国人并不陌生,来过成都的人一定是以亿为单位的。不过,我相信,对于每一个用心的人而言,成都不仅仅是一个名字。即使是成都本地人,他们眼睛里的成都也一定不都是一个样子。

我爷爷奶奶的家,解放前后的街道名字叫做成都南门内状元街,就在九眼桥的附近,当下川大华西医科大学的北面。套用北京的地名语境,那就是皇城根儿的地界。

记得十多年前,父亲带着全家人回成都老家过春节。初一四处拜年的时候,车子正跑在一条无比宽敞的大马路中间,父亲突然喊“停车”、“停车”,驾车的四堂哥不知所措的减慢速度。父亲指着马路中央说: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父亲的举动让我们哭笑不得,幸而大年初一的成都恬静祥和,大马路上的车子也并不是很多。不过,倒让我们大家一下子记住了爷爷奶奶祖屋的地址,那就是今日之人民南路二段大马路的的正中间,锦江宾馆的门口,马路东侧靠近岷山饭店。


再后来,九眼桥这个名字就深深的刻画进我的脑海。每每说起老家成都,我就会加上一句:就在九眼桥周边。凡是成都人,一下子也就会亲切起来,有的还会缀上一句“对,就在华西医科大那边!”

父亲是1949年10月份的兵,1950年要抗美援朝,他接着就入朝参战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受当时“极左”路线的影响,他离开部队来到了北方小县城-蓬莱,并没有选择回去大城市的老家-成都。

其中缘由,一直到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他被落实政策才慢慢的告知我们。我们家与成都老家的亲戚们也才恢复了往来。并随着我们这一辈的长大,亲情越来越浓,成都也就成了我们每年都要挂念来一趟的地方。

今天,我想去九眼桥看看。我跟大堂姐说:我想一个人去走走。

事实上,我并不是很熟悉道路,我只是想一个人以九眼桥为目标,漫无目的的去看看九眼桥的周边景物和人。

高德地图是中国手机上必须配备的导航工具之一,当然,该有的一切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似乎都有。看着琳琅满目的高德地图界面,说句心里话,我还是很怀念谷歌地图的简约和清秀。

我先去了九眼桥的东岸-水井坊街,去看了水井坊博物馆。


古色古香的博物馆墙上写道:“水井坊古老的身姿,依偎在锦江河畔已整整六个世纪。从宋代的锦江春,到明清及近现代的福升全与全兴成,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成都酒厂、全兴酒厂,再到当今的水井坊,无数代人的挚着与守望,酿成浓香四溢的玉液琼浆。”

川酒占了中国白酒的半壁江山,水井坊说它们是研究中国白酒历史的源头。我留意看的则是取“全”字为老字号的“福升全”和“全兴成”,新中国后因公私合营而变成了国营的成都酒厂,改革开放后又有了当年如日中天的“全兴酒厂”和“四川全兴足球队” 。

今天,我也终于搞明白了水井坊与全兴酒厂的关系,基本理顺了其中的资本博弈,知道了我们现在喝的水井坊的东家,不是全兴酒厂,而是来自英国的酒业大亨-帝亚吉欧(Diageo)。至于昔日八大名酒系列的“全兴大曲”究竟到哪去了,水井坊博物馆的导游员不管我怎样发问,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四川全兴足球队与青岛海牛足球队1995年的那场甲A保级之战,我去现场看过,印象深刻。四川全兴足球队后来没落了,曾经与大连实德有过交易,再后来,大概是2006年,足球队也就解散了。不过,当年风光无限的大连实德,今日也更没了踪影,被相忘于江湖。

水井坊街是一条老街,今天的 模样也是修旧如旧的套路。

博物馆门口的拐弯处有一条长椅,我坐了下来,竟然发现与两位成都人同框了,一位是坐在长椅上低头看手机的白发长者,一位是坐在电动车上低头看手机的口罩男。我拿出手机,收藏了这一刻,又一次感受了“手机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现实图景。



远远的望见“兰桂坊”三个大字。走过去才发现有“成都”二字。

兰桂坊的名号来自于香港,香港兰桂坊的创始人是一个外国人,中文名字叫“盛智文”。他是德国出生的犹太裔,后来去了香港发展,并取得不小的商业成就。2008年,他59岁的时候加入了中国籍。


成都兰桂坊就是这位盛先生受成都市政府之邀来办的。海口观澜湖和无锡也有一个,据说上海也要办。

兰桂坊的招牌就立在一座叫做“天仙桥“的小桥的头上,地上画着一些五颜六色的花瓣,看着像导游路线图。我这好奇心就上来了,跟着花瓣就踱到了桥对岸。水肯定是锦江水啦,桥的两岸以及水的上下游望去,太阳西下的市区景色,不仅仅美,还真是有大城市的壮观。

来来往往的车子并不多,人来人往的人也不多。天突然飘起小雨来,像雾一样,有点“薄晚孕奇烟“的景象。

走到天仙桥的另一端,才发现我竟然走在一条叫做“爱情专线”的路上。


2021年2月,成都的这条“1.314爱情专线”才正式点亮,连接了太古里、东门码头、合江亭、九眼桥等地标,全长就是大概1.314km ,取的谐音自然就是“一生一世”了。

刚刚过去的9月22日,是国际熊猫节。这条爱情线上举办了一个活动,叫做“我和熊猫谈个恋爱”。我也不知道我的熊猫在哪里?也许错过了,那天的时候我还在开元曼居酒店隔离着呢。

兰桂坊的路线也在爱情专线的路上。


天还没黑的兰桂坊显得有些冷清,我找了一家挂满红灯笼的茶馆坐下,只因门口摆的是成都标志性的大竹椅,茶馆的名字也起的好,叫“小乔得茶”。老板小乔热情的出来招呼,我这漫无目的溜达的散人也便坐下了。其实,也是实在走不动了,逛爱情的滋味可不仅仅是浪漫,还要有体力。

天完全黑了,“小乔得茶”的红灯笼显得更红了。我仔细的写了一个大众点评“偶遇小乔,然憩得茶,而坐再途。” 还在高德地图的打卡处点亮了一盏灯。


夜晚的九眼桥,非常漂亮。我骑着哈罗小蓝车,飞快的穿梭在锦江水边的沿江路上,时不时的还单手骑车,玩起了自拍……

九眼桥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朝的万历年间,是由当时的四川布政使余一龙督建的,竣工时间是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史上有记载“桥成,为洞者九”。桥的名字中间变了两回,一直到清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四川总督李世杰对这座桥进行了大修,竣工后就将桥定名为九眼桥了。

不过,这座古九眼桥在1992年的时候说是因为有碍泄洪就拆了。十年后的2001年,成都市在距原址1.9公里的地方又重建了一座仿古九眼桥,仍为九孔。外部则全由仿古青石块砌成,桥面也用青石块铺设,形象保持的仍然是明代建筑风格的九孔石拱桥。

世事沧桑,中国的建筑史也是一本中国历史的缩影。新中国之后的七十二年,从北京皇城根儿的拆城墙到西南边陲的拆古桥,拆也道理,建也道理,重建更是道理。

中国建筑界的大师梁思成先生1955年曾经大声疾呼“不能拆墙”,是没有用的。2012年,他和林徽因的北京故居也被拆了。沸沸扬扬了一阵,也没人还记着这事了。


九眼桥的酒吧一条街火了已经有些年头。我忘记了从何时起,因为九眼桥的缘故,我每次来成都一定要住在九眼桥边上的香格里拉酒店,也不管多忙多晚,夜间一定要去九眼桥酒吧街坐上一坐,听上几首老歌,喝上几杯酒,让思绪飞。

《长津湖》的电影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街头上的人很少,小雨却依然不依不饶的飘着。虽然还是雾一样的模样,却冷了好多。

我将夹克外套的帽子翻起,扣在头上,跑一会,走一会,跑过了大街和小巷,跑过了灯光璀璨的九眼桥,坐在了这家听起来人声鼎沸的音乐餐吧,名字叫做【不二民谣】。


服务小哥问道:“您一个人吗?” 我说“是”。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朝代、城市、建筑、亲人、恋人……所有的熙熙攘攘,到头来终究拗不过“不二“的法门,归于一,归于一个人,哪怕是最山盟海誓的爱情。

今天,是加拿大的感恩节。来来回回的祝福声中,我听到了九眼桥畔雨打锦江的滴答声响。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11第15天)





34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