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爱情(第15天)




成都这地界,对于国人并不陌生,来过成都的人一定是以亿为单位的。不过,我相信,对于每一个用心的人而言,成都不仅仅是一个名字。即使是成都本地人,他们眼睛里的成都也一定不都是一个样子。
我爷爷奶奶的家,解放前后的街道名字叫做成都南门内状元街,就在九眼桥的附近,当下川大华西医科大学的北面。套用北京的地名语境,那就是皇城根儿的地界。
记得十多年前,父亲带着全家人回成都老家过春节。初一四处拜年的时候,车子正跑在一条无比宽敞的大马路中间,父亲突然喊“停车”、“停车”,驾车的四堂哥不知所措的减慢速度。父亲指着马路中央说: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父亲的举动让我们哭笑不得,幸而大年初一的成都恬静祥和,大马路上的车子也并不是很多。不过,倒让我们大家一下子记住了爷爷奶奶祖屋的地址,那就是今日之人民南路二段大马路的的正中间,锦江宾馆的门口,马路东侧靠近岷山饭店。


再后来,九眼桥这个名字就深深的刻画进我的脑海。每每说起老家成都,我就会加上一句:就在九眼桥周边。凡是成都人,一下子也就会亲切起来,有的还会缀上一句“对,就在华西医科大那边!”
父亲是1949年10月份的兵,1950年要抗美援朝,他接着就入朝参战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受当时“极左”路线的影响,他离开部队来到了北方小县城-蓬莱,并没有选择回去大城市的老家-成都。
其中缘由,一直到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他被落实政策才慢慢的告知我们。我们家与成都老家的亲戚们也才恢复了往来。并随着我们这一辈的长大,亲情越来越浓,成都也就成了我们每年都要挂念来一趟的地方。
今天,我想去九眼桥看看。我跟大堂姐说:我想一个人去走走。
事实上,我并不是很熟悉道路,我只是想一个人以九眼桥为目标,漫无目的的去看看九眼桥的周边景物和人。
高德地图是中国手机上必须配备的导航工具之一,当然,该有的一切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似乎都有。看着琳琅满目的高德地图界面,说句心里话,我还是很怀念谷歌地图的简约和清秀。
我先去了九眼桥的东岸-水井坊街,去看了水井坊博物馆。

古色古香的博物馆墙上写道:“水井坊古老的身姿,依偎在锦江河畔已整整六个世纪。从宋代的锦江春,到明清及近现代的福升全与全兴成,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成都酒厂、全兴酒厂,再到当今的水井坊,无数代人的挚着与守望,酿成浓香四溢的玉液琼浆。”
川酒占了中国白酒的半壁江山,水井坊说它们是研究中国白酒历史的源头。我留意看的则是取“全”字为老字号的“福升全”和“全兴成”,新中国后因公私合营而变成了国营的成都酒厂,改革开放后又有了当年如日中天的“全兴酒厂”和“四川全兴足球队” 。
今天,我也终于搞明白了水井坊与全兴酒厂的关系,基本理顺了其中的资本博弈,知道了我们现在喝的水井坊的东家,不是全兴酒厂,而是来自英国的酒业大亨-帝亚吉欧(Diageo)。至于昔日八大名酒系列的“全兴大曲”究竟到哪去了,水井坊博物馆的导游员不管我怎样发问,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四川全兴足球队与青岛海牛足球队1995年的那场甲A保级之战,我去现场看过,印象深刻。四川全兴足球队后来没落了,曾经与大连实德有过交易,再后来,大概是2006年,足球队也就解散了。不过,当年风光无限的大连实德,今日也更没了踪影,被相忘于江湖。
水井坊街是一条老街,今天的 模样也是修旧如旧的套路。

博物馆门口的拐弯处有一条长椅,我坐了下来,竟然发现与两位成都人同框了,一位是坐在长椅上低头看手机的白发长者,一位是坐在电动车上低头看手机的口罩男。我拿出手机,收藏了这一刻,又一次感受了“手机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现实图景。



远远的望见“兰桂坊”三个大字。走过去才发现有“成都”二字。

兰桂坊的名号来自于香港,香港兰桂坊的创始人是一个外国人,中文名字叫“盛智文”。他是德国出生的犹太裔,后来去了香港发展,并取得不小的商业成就。2008年,他59岁的时候加入了中国籍。


成都兰桂坊就是这位盛先生受成都市政府之邀来办的。海口观澜湖和无锡也有一个,据说上海也要办。
兰桂坊的招牌就立在一座叫做“天仙桥“的小桥的头上,地上画着一些五颜六色的花瓣,看着像导游路线图。我这好奇心就上来了,跟着花瓣就踱到了桥对岸。水肯定是锦江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