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小城窥加拿大华人的往事今生【世界将向何处去(十)】

作者:张家卫



我前些天去了距离天鹅农场80公里的穆斯乔(Moose Jaw)城市,这是萨省除了萨斯卡通、里贾纳、艾伯特王子城(Prince Albert)而排名第四的一座城市。其实,人口与艾伯特王子城差不多,3.5万人,却是昔日太平洋铁路上的一个枢纽,如今加拿大的横贯公路贯通了穆斯乔这座城市。这个地方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属于中部省份的一个枢纽城市。



加拿大中部省份最早的唐人街也是兴建于这里。据查,当时穆斯乔唐人街的雏形就是从卑诗省过去的5个华人开始的,开始是几家洗衣店。1910年,一个小规模的唐人街在河流街(River Street)形成,当时的华人人口是150人,到了1913年,穆斯乔这地方已经有了452名华人,有35-38个华人洗衣店和3个中餐馆,不过,华人妇女只有2名。1911年的时候小唐人街还成立了一个华人教会,算是加拿大唐人街历史中的第一个。


后来,加拿大的排华法案开始实施,再加上蒸汽洗衣等新技术的推广应用,伴随着1929年全球性大萧条的到来,又遭遇了萨省连续十年的干旱和蝗灾,华人的生意变得越来越举步维艰。穆斯乔的华人人口从1921年的320名下降到1941年的260名。20世纪40年代,穆斯乔的小唐人街几近消失。

穆斯乔有一个老外开的华人博物馆,是2000年开的。我慕名专程前去参观,也是印证一下穆斯乔的唐人街历史,从一个侧面来对比下加拿大的华人移民历程。因为疫情,博物馆早已经闭门谢客。肖丽秘书长通过穆斯乔商会的老外会长Rob先生约了博物馆的管理人Kelly女士,我才得已前往,当然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待遇。


博物馆的名字叫做穆斯乔地道(Tunnels of Moose Jaw),其中有两个部分的展馆。一个是还原了百年前华人移民的艰辛生活以及不懈争斗历程的场景,另一个是反映了芝加哥黑帮以此为基地贩卖私酒开设妓院的历史。

为什么将博物馆放在地下通道里呢?我问Kelly其中缘故,她回答说:“地下通道在西人的语境中,代表着见不到光,与主流脱节,意味着艰难和苦难,将博物馆放在这样的地方,寓意着百年前华人族裔的不易历史。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地下通道属于市政设施,租用过来成本很低,可以将博物馆维持下去。”


我认真的浏览了这一并不宏伟的地下华人博物馆,基本上就是还原了当年华工、华商在加拿大的生活和工作场景。博物馆虽小,管理的却是井井有条,通过展示可以看出当年华人在此的境遇,拥挤的洗衣房、缝纫房等工作车间场景,大量的历史照片,包括人头税的缴纳证明等,说明了这里是太平洋铁路完工之后华人的一个落脚点。当然,中药房、小型电影厅、麻将桌也有,狭小的烟馆空间让人可以想象出当年华工以微薄的薪水寻找到的片刻快乐。

展品的来源和照片也不限于穆斯乔,其中一些照片和物件还是从卑诗省淘过来的。说明卑诗省确实是华人最早进入加拿大的地方,而据史料记载,最早进入卑诗省的华人是从旧金山海上乘船过来的,包括华商和华工。

问起华人博物馆的由来,Kelly介绍说,源起于21年前博物馆创始人之一的 Javian Danny Guillaume先生在穆斯乔公园里见到的一幕,当时一些人正在进行丑化华人的言论,Javian 先生听了觉得很气愤,因为他了解加拿大华人的历史和贡献。因此,他联合了其他两位合伙人,决定开办一家华人博物馆,用公司的方式运作,希望将这段真实的历史展示给当地人和加拿大的西人,让他们知道华人当年的艰辛、困苦以及社会贡献。

Kelly说她的父母亲是从英国来的,她已经在博物馆工作了15年。她去过中国,去过北京、西安等地方,她喜爱中国人,她说她的命也是华人救的。原来她小的时候,一次马路上突然晕倒,是一位华人餐馆老板王先生将她紧急送到了医院,她一直牢记在心。如今,这位华人老板王先生的餐馆也在博物馆里被还原成当年的模样。

前些天,我在线上与《加拿大华侨移民史》作者之一的丁果先生交流,他说:“在加拿大,华人博物馆几乎全部是由西人做的。他们的华人博物馆主要是给当地人看的,其中的主要受众者就是学生,包括小学生。因为,加拿大人对于其他族裔的历史有着本能的学习需求,这也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熏陶和教育的结果。但是,华人对于自己的海外移民历史的兴趣并不是太大,也许也是文化熏陶和教育的结果。”

我深以为然。在查阅有关资料的过程中,我阅读了不少中国网友评价加拿大历史或者其他国家的留言,其中的一种观点便是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因此对于海外华人移民历史的挖掘和保留并不以为然,因为太多了,随便找出一个中国村子的历史都可以与加拿大不少省份的首府比上一比。因此,毫不掩饰的要嘲笑西人如此虔诚的对待自己的历史,还要如此认真的对待其他族裔的历史,不可理解。也因此认为,拿其他族裔的历史作为博物馆,纯属自己无历史的一种表现。

阅读到这些所谓“正能量”的文字,禁不住的为中国人心寒。自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以来,我们的国民教育不可谓没有拨乱反正,那个砸烂一切的“文化革命”的“砸”声,声尤在耳,满目苍夷的文化废墟上刚刚焕发了生机,国人就以刚刚取得的经济上的傲人成就,变得如此刚愎自用,又何来中华民族的真正崛起呢?一个真正崛起的民族是包容并蓄、谦虚礼让的民族,是让别的族裔敬仰而非自我吹嘘的民族。

早中期海外华人的移民历史无疑是一个不会让人高兴的历史,但是,如今的海外华人移民史就是一个让人兴奋的现实吗?

卑诗省政府今年7月份宣布正式立项建设华裔加拿大人博物馆,首开了加拿大历史150多年来的先河,这是华人移民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好事。不少人欢欣鼓舞,写下了很多文字,我也在之前写过文章《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还与丁果先生等12位创始理事发起了“加拿大传承与未来基金会“,要为博物馆的建设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