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碎的

“世界是碎的!”是这些天以来我终于记忆起来的一个名词,因为“世界是平的”已经牢牢的占领了我们的脑海,添满了我们早已经不再封闭的内心。“世界是平的”是一个美国人说的,2005年,他写了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一部二十一世纪简史》(The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这位【纽约时报】的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L. Friedman),用了一个大大的副标题“一部二十一世纪简史”,竟然让全世界的人都相信了他的预言“这个世界是平的”,因为他书中的主要论题是“世界正被抹平”。

看看当下因为新冠病毒肆虐下的世界,如果昨天的“世界是平的”,那么今天的世界或者未来的二十一世纪,是不是已经碎了……



“这个世界正在飞速逃离你的理解范围。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错误的认知——世界会是平的。我们以为互联网作为一种全新的交流工具,它会把整个社会像一碗鸡蛋一样,慢慢地越搅越匀,大家会共享信息、价值观、观念和认知。但是十几年过去,我们发现,世界是碎的。”这一段话是罗振宇2016年跨年演讲时候说的,是不是有点未卜先知?嘲笑人家贩卖知识碎片的人大概唯有这一个碎片没有抓到,或者不信。


《世界是平的》究竟说了些什么?证明“世界是平的”用了些什么样的论点,疫情之下的未来会完全颠覆作者弗里德曼的观察和论据吗?换句话说,世界是不是真的碎了,对比下“世界是平的“所采用的论据,我们似乎可以从中管窥些什么?那我就罗列下作者描述出来的”抹平世界的十大推动力量”:

一、柏林墙倒下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下后释放出庞大的能量,苏联解体了,改变了世界的权力平衡,使世界倒向民主、共识、自由市场的方向,让人类开始以全球的眼光遥看未来。大量IBM个人电脑及赋予PC生命的视窗操作系统,就是在围墙倒塌的时候出现了。

二、网景上市

位于加州的一家小公司叫网景(Netscape),它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重要的网页浏览器,开始了普罗大众的上网文化。1995年8月9日,网景上市了,PC和它的视窗系统让网景浏览器和电子邮件成为最流行的交流工具,“世界是平的”基础奠定起来了。

三、工作流软件

英国物理学家蒂姆提出了万维网的概念。万维网的全称是「WorldWide Web」,其简称是「WWW」,是一个透过互联网访问的,由许多互相链接的超文本组成的系统。


四、开放源代码(资源开放共享)

源代码开放是一辆重要的推土机,全球数百万人因而可以免费取用多种工具,比如网络服务器专用的共享软件阿帕契(Apache)、操作系统Linux以及自由的网络百科全书维基百科(Wikipedia)等。

五、外包

以印度一国为例,1990年代末期,一是光纤开始狂飙,把印度和美国连接起来,二是千禧虫Y2K危机也逐渐酝酿,Y2K升级工作成为印度科技人才大展身手的大好机会,形成一股将程序发包至印度的热潮,令印度的经济大受裨益。

六、岸外生产

“外包”是把公司在内部进行的部分程序,让另一家公司代劳,再将完成的工作合并。然而“岸外生产”则是把企业的工厂整个搬至海外,搬去后产品和生产方式完全相同,但享有人工更低廉、赋税更低等的优势。Y2K把印度和全世界带进外包的全新层次,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把中国和全世界带进岸外生产的全新层次。越来越多跨国公司把生产移至海外,再将产品纳入旗下的全球供应体系。

七、供应链

供应链,指的是“横向合作-在供应商、贩商和顾客之中-创造价值”,沃尔玛便是其中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八、承包

承包,即是服务供应链,比如“第三方管理物流”(UPS)。

九、信息搜索

“信息搜索”指的是“修造和部署你自己的个人供应链-信息供应链、知识与娱乐能力”。Google被称为实现信息搜索可能性的最好例证。(Airespace公司副总裁柯恩AlanCohen说“Google就像上帝。”。

十、轻科技“类固醇”

作者说“类固醇”是放大的技术,比如增加的电脑计算速度、文件共享、多用途设备和无线传输。

我就不去解读这十大推动力量的前世今生以及今天面临的新挑战,其实,都还在,就是在人类或者国家的选择了。比如,拒绝Google,就是拒绝信息的完全分享;拒绝岸外生产,就是国家保守主义,以邻为壑;拒绝开放源代码还理直气壮,比如苹果公司的作为;柏林墙如果再起,则世界不仅仅是碎的,会是二十一世纪的最大梦魇……

每天看着越来越多、真真假假刷的海量信息,恍然间产生出这样的一副场景:我们刚刚有了一个认知——世界是平的。我们以为以分工和协作为核心创建的全球供应链和谐场景,会把整个世界像一碗鸡蛋一样,慢慢地越搅越匀,大家会共享信息、价值观、观念和认知。但是一场突入其来的新冠病毒,我们发现,世界碎了。而且,随着疫情拖得时间越久,世界也许会碎的稀里哗啦,不成体统。